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阿影
【琅琊榜】紙鳶

*白菜生日快樂!

*其實我不清楚古代紙鳶的製作方式XD
我是以我小時候爺爺做風箏給我的方法下去寫的wwwwww

*************************


午睡方醒,他就看見藺晨坐在廊邊,飛流則在他面前一臉期待的看著。

通常飛流會待在藺晨身旁,要不是熬藥,就是有東西吃。

再來──就是玩具。


「還以為你在做什麼,原來是紙鳶。」

長蘇也沒刻意放低音量,不過是緩緩的踱過去,這突然發聲可讓藺晨嚇了一跳。

手中的小刀險飛出去。

「長蘇,醒了就別嚇人,拿著刀可危險了,不小心飛出去傷到飛流怎麼辦。」

藺晨刻意看向飛流,想得到對方認同。

可只得到飛流的白眼,想是...

【靈能百分百】一來一往 【將律】

*靈能百分百漫畫93話衍伸 →就是這個
*鈴木將x影山律
*短打
****************

一年3班。

鈴木將來到影山律的班級,才要踏入門口就全身一震。
他感受到一股低沉的氣壓,刻意壓抑的。
「在生氣?」

不過進了大門就知道為什麼了,原來女僕餐廳的女僕全是男孩子,而影山律也無可避免,更不用說平時就受歡迎的他,現在不論男女都對他投以愛戀的眼神。

鈴木將本想偷偷的退出去,因為他知道律應該不想讓他看見此刻的他,然而其他服務生卻已大喊「一位客人入場」,影山律也只好換上營業用笑容回頭。

當然,他在看見客人是鈴木將時差點將教室毀了。

「你為什麼來了?」影山律將鈴木將拉到一旁低聲說
話,見...

【琅琊榜】掏耳朵【藺蘇】

午後,光線充足卻不會太熱的時間點。

長蘇讓藺晨側躺在自己腿上,動作輕柔的撥開藺晨耳邊的髮。

「不可以縮喔。」

長蘇一手拉開藺晨的耳,另一手拿著竹製細長的掏耳棒,緩緩地進入。

「又不是小孩子。」

藺晨看了一眼外頭玩著球的飛流,不禁輕笑。

「別笑,等等動到了。」

一笑身體就震動,長蘇比藺晨還要小心,畢竟掏耳棒已經進去耳朵裡了。

「長蘇別怕,我相信你。」

藺晨近乎是完全放鬆的,這和幫飛流挖耳朵時的確是完全不同的。


替飛流挖耳朵時完全就是一場戰鬥,飛流會害怕掏耳棒進入耳朵,整個身體會縮得非常緊繃,尤其是肩膀的部分,更是會向上縮到將耳洞遮蔽住。

這樣會非常難挖,且完全看不到。...

【琅琊榜】圓

*藺蘇+飛流XD

*祝梅梅生日快樂!

*留言我晚點一起回(跪


********************************************

傍晚時分,飛流坐在床邊滾著豫津帶給他的小球。

以皮革包覆,內容似乎填充著穀物。


「飛流,看你不太會打馬球就玩這個吧,叫做蹴鞠,就是個踢球的遊戲,能多人一起也可以一個人踢著玩,下一次有空我再來找你玩。」

豫津特地送了球來後就離開了,似乎是有事剛好經過。

「飛流你下次要好好謝謝豫津哥哥,他送了很多東西給你對吧。」

長蘇輕笑,覺得豫津肯定是因為獨生子當久了,一直很想要有個弟弟吧?

飛流握著球緩緩地點著頭,跟著長...

【琅琊榜】琉璃瓶

*藺蘇+飛流

*柴犬生日快樂!

*********************************************

他拿到一精緻的小琉璃瓶。

雨天時裝裝雨水,水滴落的聲音叮鈴叮鈴的好聽。

不過他也喜歡在晴天時,拿起琉璃瓶裝些清水,在艷陽下光線透過琉璃瓶和水折射出漂亮的光暈。

在月光下也是一樣的,渲著一種夜的幽光。

***

「飛流,蟲不可以放在裡面。」

長蘇見一隻黑蝶被飛流關在琉璃瓶內,時而闔翅、時而拍翅。

美歸美,但不太人道。


「他也做。」

飛流委屈的將蝶放出後,指著藺晨說。

藺晨開扇搧著輕笑不語,任長蘇輕捶他大腿。

「你看,你做什麼飛流就學什麼...

【琅琊榜】踩落葉

*雖然晚了一天,祝柳玥生日快樂!


*****************

沙沙……沙沙……

飛流在院落外跳來跳去的,不斷發出沙沙聲響。

近幾天都有著近乎將人曬乾的豔陽,也因此風吹落的落葉被曬乾才能讓飛流玩著採落葉的遊戲。

左跳一片沙沙,右跳一片沙沙。

踩碎一片就笑,一個人也玩得不亦樂乎的。


其實他也很想找人來陪他一起玩,但屋內的人聚在一起在說事。

鴿子也來得勤,但他已經被緊告過最近的鴿子要是抓了一定關小黑屋。

只好繼續踩地面的葉子。


***

「飛流,不要熱著了,來喝綠豆湯。」

長蘇見吉嬸端來了冰鎮綠豆湯便將飛流叫近來,最近花了很多時間在商...

【琅琊榜】七月七 【藺蘇】

*七夕情人節快樂!

************************

七月七。

總會下一場大雨。
不論時間點總會下一場,磅礡大雨卻讓知曉的人能會心一笑。
不過炎炎夏日下場雨著實涼爽不少。


看著外頭的大雨,藺晨和長蘇只是輕笑不語。
這可折煞飛流了。
又不能出去屋邊玩雨水,兩位哥哥又不說話,但不是在吵架。

整間屋是充斥著外頭的雨聲。
只好玩著木雕的人偶和小鷹,將人偶放在小鷹上飛時卻不穩的掉下來。
匡噹的物品撞擊聲,突然地劃破寂靜。
藺晨和長蘇同時看向飛流,一句怎麼啦都還沒有問出口,飛流就以為被罵而跑出房間了。

「一定是你凶神惡煞的。」
長蘇指著藺晨笑,怕飛流跑去玩雨還是派甄平去看看。...

【琅琊榜】父親

*裏頭的CP是藺蘇,但沒有提到太多XD
*父親節快樂!

****************

弦月高掛,即便不如滿月光亮,型的缺陷在星子伴隨依舊是美。
不如說圓有圓,滿的好。缺倒也多了些空間,呼吸更有活的感覺。


夏日夜風舒爽,更不用說再一些時間就入秋了。
藺晨持著酒杯也不飲,只是望著月,月光映在臉上柔和表情。
長蘇悄悄伸手探去,就被藺晨另一隻手抓住。

「那才是你的。」
用下巴頂了下長蘇另一側的湯藥,碗裡褐汁沒有任何減少。
長蘇只好淺淺嘟起嘴的端起藥碗一口飲下。

「不跟你鬧了,怎麼了。」擦過嘴就望向看回彎月的藺晨。
「沒事,什麼怎麼了。」藺晨換上笑盈盈的臉蛋牽起長蘇的髮在嘴邊輕吻。...


【特傳冰漾】樓頂上的狐狸大人

 又是一個日暮時分。
火紅的天染著逐漸透出的夜色,自然的漸層最美麗。
伸展著身軀一邊打著哈欠。
兩旁的石燈雖被修復,也不過是擺在身旁的裝飾。
前頭的鳥居相差不遠。
縱使再怎樣氣派,驚訝多少前來的人。
始終是只剩祂一位了。

 褚冥漾面對眼前幾十隻食人蟲,只是露出前所未有的凶狠目光。
連一旁的西瑞都嚇得不敢輕舉妄動。
因為褚冥漾已經說了一句讓我來,見他發射一發王水泡泡,漂浮到蟲子所在的中央後,再發射一發普通的子彈讓泡泡破裂,王水四散。
食人蟲一隻不剩。
褚冥漾的凶狠目光一直到了拿手機打給冰炎後,才完全消失。
「學長我任務解決了,今天一樣可以去台南!」咧著大大的笑容,台南行是原本的約定。
掛掉電話的同...

【琅琊榜】空中相見06-完 【藺蘇】

*DJ與聽眾的AU

*我就想看他們談戀愛XDD

*這篇根本兩篇量XD但是上一篇都說這篇完結了就不分了XD

*應該會再加一篇尾聲來說一些東西,或是開車XD

01 02 03 04 05

*************************

雖然做出決定靠得是一時衝動,但絕非什麼都沒有想。

應該說,就是想得太多了。

梅長蘇四點就起床,這真是一個尷尬的時間。

倒回床睡很可能會讓自己遲到,只好拿出紙筆開始寫一些歌詞。


他想著要是見到DJ晨晨,第一件事要是直接就說請不要更改時段,是不是太過突兀,對方要是問起為什麼,就曝露了自己有在...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