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陰陽師】畫境

*以花鳥卷之事訴說酒茨故事

*聽了這首歌後浮現的畫面

*************

相由心生。

花鳥卷為一畫化妖,有人說是畫中少女走出了畫,也有人云進入了畫的世界。
在平安京,花鳥卷在成為晴明的式神後,一直都是溫柔婉約的大姐姐,和姑獲鳥一同照顧著寮裡的其他式神。

畫裡細枝掛著紅梅,花香撲鼻。
畫裡鶯鳥囀囀,清脆宜人。

與畫同生的她平時會進入畫,卻不會離開畫。
休息時,就進入畫中的世界,而畫軸在旁人看來就是普通的畫軸。
偶爾,畫中的少女會躲去其他地方休息,看起來就是一幅風景畫。

相由心生,傳有男子盯著畫看後進入畫的世界,見著了如桃花源般的風景,
而不知覺的走出畫時,自己仍是盯著畫的男子,方才的桃花源宛如夢一場,興許是盯畫盯得走神了。

***

「摯友!」茨木剛打完覺醒素材,一回來見著酒吞童子便跑向他。
「噓!」酒吞在唇前豎了手指,示意茨木小聲一點。
「摯友在幹嘛?」茨木乖乖地壓低聲音,他見酒吞手中拿著一畫卷。

「這不是花鳥卷姐姐嗎?闔起來就是在休息吧,摯友怎麼打開她」
茨木不解,但是摯友做事一定有摯友的道理。

「所以我叫你小聲一點,吵醒她就不好了。」酒吞也以氣聲說話,這樣的聲音讓茨木覺得新鮮,王者之語必是豪放大聲,但是這樣小聲說話仍是感受的到那霸氣,這樣也很棒,摯友不愧是真王者,眾妖之頂!

「好」茨木乖巧的點點頭。
「茨木,你看這畫卷裡,畫得不挺像是咱們大江山的風景嗎?」
酒吞將畫卷湊向茨木,嘴角勾起驕傲的笑。
對,大江山,他們成長的地方。

他們最引以為傲的故鄉。

即便被屠妖之人褻瀆,即便染上了大量殺戮之血、恨意蔓延,回首之時,他們只會看見當時的好。

茨木失了手臂,酒吞沒了頭顱。
地獄之手抓住的是滿腹的怒火,人類可恨,但是摯友......
如今摯友在他身旁,他一度看見畫軸中的風景染上烈火。
但酒吞看見的不是那般惡劣的景色。

「你看,那是你第一次喝了鬼葫蘆裡的酒而醉倒的地方,本大爺記得清清楚楚的。」
酒吞看見的,是大江山中他和茨木美好的回憶。

「吾友心喜,吾亦心喜。」
是的,酒吞的笑容感染了他。
如今他倆與晴明簽了契約,已和過去為非作歹的惡妖不同。
那麼,大江山的風景仍是依舊。

哪裡有惡火燒過的痕跡,大江山一片翠綠,大江山一片雪白。
美景,四季都是美景。

相由心生。

***

「要去打大蛇嗎?」
酒吞放下了畫軸,他知道不可沉溺過往太久。
而且,再看下去花鳥卷都不用出來了。
「和摯友一同,打爆幾層大蛇都可!」
茨木興奮的去放下剛打回來的覺醒素材,歡欣鼓舞的跟著酒吞童子去第九層了。

帶兩人走遠後,晴明才走了過來。
「花鳥,辛苦你了。」

「不會,晴明大人,即便是像酒吞童子與茨木童子這樣的大妖怪,也是有思鄉之情的,我沒有做什麼,不過是躲起來而已。」
花鳥卷開了畫卷,美麗的軀體探出了上半身,鶯鳥也飛了出來。
「大江山的風景是兩位自行想像出來的。」

晴明輕笑,拿了一幅新的畫軸給花鳥卷。
「這興許是我所見的景色,花鳥,讓你來看看吧。」
晴明開了畫卷,讓花鳥卷鑽入他手中的畫。

***

一幅全白的卷軸。
她感受到墨的味道,她知道晴明大人正在繪製一幅新的畫。
此時她不可探出頭,只能等著自己的世界在筆墨下建築著。

於是輕哼歌聲,在什麼都沒有的世界裡緩緩入夢鄉。

直到再次被喚醒時,她不過是在自己原本的畫軸裡。

你,夢見了什麼呢?


她聽見有人如此輕語。

评论(2)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