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室友組/黎嚴】百里香

*護玄《十年》裡的怪談篇延伸
*除了室友組還有默認CP因聿

*********


「這種停電的日子最適合來說些鬼故事了。」
嚴司拿起手電筒很老梗的從下巴下方照射上來。
但在場只有少狄聿被嚇到的樣子。
畢竟作為檢察官和一個跳針眼,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
「別鬧了。」黎子弘壓下嚴司拿著手電筒的手。

颱風天。

不能回家的虞姓兄弟託付了恰巧到局裡的兩人回他們家去照顧孩子。
結果一到就遇上停電。

虞因和少狄聿反應很快地先拿起手機照明,接著到平時放手電筒的地方拿出手電筒取代手機的照明,畢竟手機還有通訊的功用,不能因為照明而消耗了電量。

「我說小黎,我覺得他們倆個根本不用我們來照顧阿。」
嚴司把玩著從黎子弘手中奪回的手電筒,有些乏味的和兩個小的面面相覷。
「我們可以照顧好自己,再說也不是小孩了。」
虞因苦笑,但現在外頭風雨大成這樣也不能讓兩人回去。
「在父母眼中,小孩永遠都是小孩。」
黎子弘不禁伸手揉了揉虞因的頭髮。

「所以我們真的不打算說鬼故事嗎?明明氣氛這麼好。」
嚴司小小的對黎子弘咕噥著他也想被摸頭,一邊又打算將話題繞回鬼故事去。
撇除每次被圍毆的同學遇到的危險事,他那媲美靈媒的陰陽眼一定看過不少精彩的東西。
外頭的風吹的窗戶不斷震動,是那種聽了好似下一秒窗戶就會碎裂的巨響。
少狄聿害怕的向虞因靠近。
「小聿不怕,該做的措施我們都做了,窗戶也有貼膠帶。」
虞因輕輕的拍了拍少狄聿的頭,讓對方安心了不少。

「既然被圍毆的同學這種看過的人不願說,就由大哥哥我來做為開場吧,不然在這邊你看我我看你,是要培養感情嗎?」
沒等眾人答應,嚴司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
那是他和黎子弘還是室友的時候,沒錯,就是大學時期。
「那是我室友第一次進行聯誼,他這麼健全的青年整天都跟著別人登山露營的,終於有天像個大學生一樣去聯誼,大哥哥我真是感到非常欣慰。」

還以為是要開始講鬼故事,沒想到居然是前室友的爆料大會。
雖然對黎子弘很不好意思,但是虞因和少狄聿的確是提起了興趣。
其實颱風天能看見的東西會變得比較多,應該是都進來躲避風雨吧。
所以虞因其實很不想說鬼故事,他覺得周圍那些會靠近一起聽。
雖然換作人性,八卦也是一樣愛聽吧。

黎子弘小小的咳了聲,「其實那天只是說要試膽,對方找了三個女孩子去而已。」
沒有打算要阻止嚴司說從前的故事,畢竟與其讓他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亂講,不如讓他在自己眼前亂講,他還可以糾正。

「三男三女當然是聯誼阿,不過大哥哥我這個跟屁蟲跟著去所以成了四男三女,而且我還沒帶這個,只好讓前室友一直替我照路了。」
嚴司搖搖手上的手電筒,笑得一臉欠揍。
讓虞因覺得其實嚴司可能會被馬踢。

「那天是去學校裡傳聞有鬼的一間農學院倉庫,不過留言破解就是了。」
看著虞因放鬆的態度就知道對方一定以為自己只是要說八卦,只好先預告他自己是要說鬼故事。

於是他收起玩笑的態度,開始說起屬於那間倉庫淒美的愛情傳說。
同時,也說了自己是如何探查出真相。
一個鬼故事講到最後,簡直成了講解手法的破案節目。

然後電來了。

***
似乎是因為颱風走的快,風雨一變小電就馬上搶修,所以才沒有停太久。
確認好電器都沒有問題,虞因回頭就看見少狄聿頻頻打著哈欠。
可能是鬆懈下來就想睡了。
「大爸剛才有打電話回來說他們早上才會回來,我們就先睡吧。」
虞因讓少狄聿先上樓。
「嚴大哥和黎大哥你們可以睡在大爸和二爸的房間,那我們先去睡了,晚安。」
「等等,被圍毆的同學。」
嚴司叫住虞因,接著從口袋裡翻出兩個像是香包的東西。
「這是你們大爸說要給你們的,好像是百里香吧,壓在枕頭下面可以睡好不做惡夢。」
「謝謝。」虞因接過香包後也打了一個大哈欠,於是他也上樓回房間睡覺了。

留下嚴司和黎子弘在客廳。
「要睡嗎?」嚴司也打著哈欠,他們本來就要放假,所以睡不睡其實沒關係,回到家再睡也行。
「睡他們房間不好意思,我看新聞吧,你要睡你可以去睡。」
黎子弘走向沙發,就開始看起這次的颱風造成那些地方有災害,雖然颱風對台灣來說已是家常便飯,但是風雨帶來的災情不是他們所樂見的。

才剛坐下,就感到身旁的沙發也陷了下去。
「那你的肩膀借我吧,我也不好意思去睡他們的房間。」
嚴司拉了拉外套,很自然的就靠上黎子弘肩膀。
黎子弘沒有拒絕,只是專心的看著新聞。

「吶、那時候你怎麼會回來找我?」
還以為嚴司睡著了,黎子弘突然聽見耳邊傳來嚴司的低語時身體小顫了下。
「當然是因為擔心你。」
「那是因為還不夠認識我吧,如果是現在呢?」
嚴司輕笑,因為靠在黎子弘肩上所以笑的氣輕輕的吹在黎子弘耳邊。
他覺得有點癢。
「現在更會,你太亂來了。」

像是得到自己要得答案,嚴司就不再發問,乖乖地睡覺了。

在確定嚴司是真的熟睡後,黎子弘才輕輕的撫上嚴司的頭。
「怎麼可能放你一個人呢。」


他不禁輕笑。



评论(2)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