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陰陽師】狐言【玉藻前】

這邊是假設,晴明還沒有踏上遊戲中的章節

官方還沒給出時間點我怕打臉XD

所以就模糊的寫(x
寫了個最想看的部分XD

*******************



天轉冷,夜轉紅。

迎面拂來的秋風微涼,宮廷裡傳得沸沸揚揚的陰陽師,遠離喧囂。

河岸旁的菊花開得甚美。

 

每每見菊,他便輕嘆。

 

「後悔嗎?」

母親的臉才剛浮現,那聲輕柔的童子丸言猶在耳。

卻聽見另一人的聲音。

「誰?」

他警戒的站起身,看著樹後緩緩走出一位美麗的藝妓。

他才聽聞,宮內有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子。

今日一見,才曉得不是女子,是狐妖。

 

「狐之子,你後悔嗎?」

藝妓華美的衣著有著滿滿的狐面,胸前卻是朵彼岸花。

他有些不解。

「你曉得我是狐之子?難不成你認識我的母親,狐妖。」

晴明沒有鬆下警戒,面容更添嚴肅。

自己的術法能驅妖除魔,但妖沒有絕對的惡,如同人沒有絕對的善。

所以他沒有隨意動手。

「不愧是鼎鼎大名的晴明大人,這點耍著玩的變身之術無法瞞過您慧眼。」

狐妖輕笑,右手向外用力一甩,華服的振袖發出與空氣接觸的聲響。

宛如鼓聲。

從某方傳來的鼓聲陣陣,磅礡的像是要震破耳。

但是他不覺得討厭,反倒是覺得鼓聲震入心底,越發急促,越是鼓動人心。

 

眼前的狐妖換做另一樣貌,狐面遮臉,但他仍可看出是一位俊美男子。

 

鼓聲驟停,接著傳來的是悠悠的笛聲。

 

不知不覺烏雲佈滿天,細雨緩緩飄下。

「狐之子,明知我是妖你卻沒有對我動手?」

笛聲沒有停,晴明看著眼前的狐妖,不知道怎麼的,覺得對方此刻是悲傷的。

「如你所說,我是狐之子,母親為信太之森的狐妖,因為我的關係,母親不得不離開而回到森林,不能再與我和父親相見。」

 

雨下大了些,一妖一人卻沒有離開的意思。

 

「妖不全是惡,人也不全是善。」

秋日的菊開的甚美,即便原先想見的暮色搭上菊的景色見不著了,這雨景的菊也還是美麗。

「若所有陰陽師都如你一般便好,葛葉的孩子。」

狐妖拿下面具,如晴明所想,果真是一位俊美的男子。

也如他所想,他帶著悲傷。

 

「你果然認識我的母親,你們同為狐妖,可知悉她現況?」

晴明總算是走的離狐妖近了些,好不容易能夠稍稍探聽母親的消息。

不禁激動了些。

「葛葉為吾友,不過已經很久沒見了,近日才提筆捎信,還不見回音。」

狐妖不禁搖搖頭。
而距離近些,晴明也感受到對方妖力非凡。

「你不是普通狐妖……九尾妖?」

「玉藻前,沒報上名是我的錯,不會怪你狐妖狐妖的叫。」

玉藻前笑了,看著眼前的孩子露出窘迫的表情。

似乎是不懂得如何面對眼前多重身分的他。

究竟該當成鼎鼎大名的妖怪?

還是作為母親的故友?

 

「葛葉的孩子,我懂你以守護京都為己任,因此才來告訴你。」

 

玉藻前將面具帶回,轉個身又變回原先藝妓的模樣。

「也許有一日我會與你為敵,若你妨礙我,我便會拚上全力。」

 

葛葉,吾友。

我的孩子被陰陽師殺死,你的孩子成了陰陽師。

這就是你所謂的命運嗎?

 

如果真是如此,那怕一次也好,我要戰勝它。

 

「此話何意?」

難不成是要對京都出手?

晴明看著眼前離去的玉藻前,身後有著美麗的九尾。

他該懂的,玉藻前眼中的悲傷是什麼。

「我會好好守護京都,你雖為母親的友人,我也不會放縱的。」

 

聞言,玉藻前才停下腳步。

 

「在那之前,我會替你母親好好照顧你。」

她勾起笑容,那是一抹最美麗的笑容。

宛如晴明便是羽衣和愛花。

 

而晴明也像是見著了葛葉。

 

雨停了,夕陽紅艷的爬上菊。

也許有一日,紅的不僅是暮色,而是京都大火。

 

 

 



「葛葉,你的孩子長成一位了不起的人了。」


评论
热度(13)
上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