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碎歲】戀愛中的男人是幼稚的

「吶、冰炎你知道閃光這個詞吧」夏碎看向正拿橡皮筋綁頭髮的搭檔。
「知道,要幹麻?」挑起眉,冰炎總是不知道自家搭檔又再盤算什麼奇怪的事。
「那我們,要不要來打賭」夏碎勾起唇。

 閃光這個詞呢,就是指一對戀人做出甜滋滋的舉動所散發出強大的刺眼光芒。
一般來說,就是必須戴上墨鏡和牽可魯的時候。
當然,先不論二月中三月中和農曆七月中的墨鏡破碎節;事實上,
任何時間、任何地點都是他們可以放閃光的時候。
去死團的人們總是買許多墨鏡或前往保健室。
例如:「哇!我的眼睛!」這是從餐廳跑出的學生A吶喊的聲音。

最近明明也不是以上描述的三大閃光節,但就是徒增了許多被閃瞎的受害者。
他們在餐廳聚餐,一如往常是喜歡熱鬧的金髮友人提起的。
「最近突然瞎掉的人好多喔,喵喵去保健是幫忙的時候都是在處理眼睛的問題。」
喵喵扶著肩,轉了轉,疲憊的模樣看的出。
千冬歲下意識的扶了下眼鏡,褚冥漾則是乾笑了幾下。
優雅的叉起一塊蛋糕吃掉,喵喵眨了下碧色的眼睛,惋惜的看著眼前兩位友人。
「學長和夏碎學長是去出任務了嗎?怎麼沒有一起來呢?喵喵本來想先小小討論一下今年的聖誕節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呢……」
「聖誕節阿…奇怪了,那怎麼會只有找我們呢?」戳著眼前的黑森林蛋糕,褚冥漾想起冰炎便害羞的笑了下,但還是聽出喵喵的話有奇怪的地方。
「對阿,平時你應該找了一票人來才對。」千冬歳附和,並喝了口綠茶。
「因為喵喵想要辦個派對,聖誕派對!當然要邀請其他人來,喵喵會邀請很多人來,只是現在要保密,喵喵想給他們一個驚喜!」
似乎是瞞了很久而一口氣將秘密吐露出來,喵喵有些激動的比著動作,臉都紅了起來。
「既然要驚喜,怎麼又跟我們說呢,不是要給我們驚喜嗎?」
千冬歳看著眼前紅紅臉的友人,戲謔的提出質問,還有刻意作出樣子,挑起了一邊的眉。
褚冥漾見狀,便輕輕的笑出聲音來。
「千冬歳!連漾漾都這樣!」喵喵不滿的喊了聲,鼓起了小臉。
「好啦,喵喵不鬧你了,為什麼找我們呢?」端起第二盤蛋糕,是提拉米蘇。
「因為喵喵需要你們幫我策劃阿,喵喵可以負責食物,但是其他的還是需要你們。這樣才能夠成功的給別人一個盛大又驚喜的聖誕節。」
喵喵想像著大家的笑容,漾起了幸福的微笑。
千冬歳和褚冥漾看著這樣的友人,也相視而笑。

「那你們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會回來嗎?喵喵怕時間會來不及喔。」
拿了片中央籃子裡的餅乾,喵喵講回了正事。
「他們沒去任務啦」褚冥漾又乾笑了幾聲,搞的喵喵是一頭霧水。
千冬歲則是直接站起身,就直接的丟下移動符。
看著地面亮起的白光,其他兩人也急忙站進去。
「保健室。」

***
「你們兩個最近到底再幹什麼,不要給我增加無謂的工作!」
褚冥漾一行人進到保健室後,聽見的就是這樣的話。
說話的人是輔長。
「我們沒做什麼事阿」夏碎聳了聳肩,冰炎只是哼了聲。
「提爾輔長」喵喵喊聲,「怎麼了嗎?生氣不好喔」
「喔喔,喵喵阿,你可以去幫我治一下後面的學生嗎?老樣子」
提爾看見喵喵憂心的樣子,還是對她咧了一下笑容,但很快就揉揉眉心。
「好,又是眼睛突然看不見了嗎。」喵喵走向另一邊。

「我覺得我應該要去申請一下加薪,或是休息個一個月之類的。」
提爾看著跟著喵喵一起來的褚冥漾和千冬歳,到也收起了方才不耐煩的語氣。
「哼,明明是那些人的問題,這點程度就沒辦法防禦,來這裡治治眼睛也是應該的。」冰炎不耐煩的回答,倒也還是遞過了請褚冥漾帶來的精靈飲料。
「謝謝,如果你們兩位停止這些幼稚的行為我會更感謝你們。」
褚冥漾和千冬歳交換了一下眼神,他們不是不知道自家學長及哥哥在做些什麼,
褚冥漾從米納斯那裡得知,千冬歳則是一開始就知道了。
他們悄悄的在感受對方在做那無聊的打賭時所帶給他們的幸福,
但因此造成了輔長和喵喵的困擾他們很抱歉。
所以他們也想出了一個不用讓打賭停止,也可以不再讓輔長疲憊的好方法。
「輔長,真的很抱歉,不過,今天過後就不會在友人被閃瞎了。」
褚冥漾露出個靦腆的笑容,千冬歳則是自信的勾起唇。
雖然有些懷疑,提爾揉了揉兩人的頭,然後以休息之意將人都叫出保健室。

隔天,很神奇的,保健室恢復了以往的受傷學生流量人數。
提爾也很開心的拿出他抽屜還沒織完的圍巾,開心的織了起來。

「漾漾、千冬歳」歐蘿妲的聲音自後方傳來,褚冥漾和千冬歳轉頭。
「班長,謝謝你幫我們這個忙,不然就對輔長太不好意思了。」褚冥漾搔搔臉,想到因為是什麼而請歐蘿妲幫忙就覺得不好意思。
千冬歳則是對歐蘿妲點了下頭。
「不會,我才要謝謝你們,班費進帳了很多,你們要不要分紅。」歐蘿妲勾起唇。
「不用了……」兩人拒絕,歐蘿妲則是聳聳肩、離開。
看著歐蘿妲離去的背影,千冬歲若有所思的開了口:
「漾漾,我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總覺得冰炎學長和夏碎哥又想要做什麼了。」
「應該不會吧……這次都已經麻煩班長做出抵擋閃光的墨鏡了……」
褚冥漾想起自家學長做的事就不禁嘆了口氣,但也紅起了臉。
「希望如此……」千冬歳也跟著輕嘆了聲。

***
解決任務後,兩人在前往公會前,夏碎開了口:
「吶、冰炎,要不要加賭。」
「賭誰讓那副特殊墨鏡先破嗎?」冰炎瞇起漂亮的紅眼,裡頭滿是喜悅。
「答對了,蘇利文家族還真是不能小看呢。」夏碎不禁搖搖頭。
「哼,我跟褚放的閃光,那種東西是奈何不了的。」冰炎自信的回答。
「我跟歳才不會輸給你們。」夏碎勾起笑。

兩人前往公會,地上僅剩下遺漏的白光,
以及,褚冥漾下意識的冷顫。

评论
热度(29)
  1. Ciaran_阿然阿影 转载了此文字
    幼稚鬼!!!!!!!!😂😂😂😂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