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中二病也要滑地板

那只是自己突然興起的一件事,沒有想到會發生成這樣子阿!
果然這個世界的人都不是正常人……
 
躺在冰炎的床上,褚冥漾看著天花板,「就這樣先回來真的沒關係嗎?」
冰炎去找傘董事了,他則是先被冰炎帯了回來,仍是感到忐忑,但他也不敢在學長不在的時候又回去找他們,閉上了眼,他希望這次不要發生任何意外。
***
那是一切和平後,鬼王塚又再度獲得了開放,不……應該說幾天後才要正式開放,但是袍級者有特權可以先進去。千冬歲的情報班的職業病發,找了一大群人說要去看鬼王塚。說了一大群人不外乎就是那一大群,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些不合的也都來了!像是雷多他們和西瑞阿!千冬歲和西瑞阿!安因跟西瑞阿!
完了完了!等等一定會戰爭!
抱持著這樣的心情,褚冥漾忐忑的跟著進去了。沒想到一切都非常非常的順利,每個人都努力的仔細的在看,紀錄的紀錄,知道的人就講解,不知道的人就發問。
阿……真是好和平喔……
褚冥漾鬆了一口氣,也拿出筆記本很認真的紀錄。
 
直到走到了第三大廳。
 


 褚冥漾將筆記本放回背包裡,因為他聽見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就傳了過來,喔好吧,是兩個聲音!
「漾~」
「西瑞~~還有漾漾!」原來我是附加一起叫的。褚冥漾暗自吐嘈,然後面對這兩個越來越像的人。
「怎麼了嗎?」
「聽說漾~你以前來這的時候用了很厲害的一招!」露出了獸爪,西瑞一副就是很想要切磋的樣子,超意味不明,褚冥漾決定要忽視,「咦!真的嗎?漾漾果然是很有特質的人呢!好想看喔!」偏偏旁邊的雷多又露出眼睛發光的樣子,他只好解釋了。「其實當初好像是有誰幫助了我,並不是我自己的力量,所以你們想問我怎麼弄得或是再用一次我都沒有辦法,不好意思,還有,西瑞把你的爪子收起來。」
「呿!」
「不用收阿,他那顆越來越美麗的頭配上獸爪,力與美兼具,如同是原世界埃及的藝術品!」
喔……埃及?
「你白痴阿!是希臘!根本大爺一起去的地方你竟然會搞錯!」
在褚冥漾想要出聲糾正的時候,西瑞已經搶先說出口了。
不過一起去阿,阿……好閃好閃!
 
褚冥漾揉了揉眼睛,他望向後方正在和其他人認真解說的冰炎,悄悄的嘆了口氣。
但那小倆口似乎小吵了起來。
「西瑞,不要這樣!我不是故意記錯的,原世界的藝術品都比不是你的美好!」
「哼,本大爺才不是那些東西能比的!」
「那你什麼時候才會把身上的獸毛也用成彩色?」
原本想淡定走過去的褚冥漾聽見了這句話不自覺的噴笑了出來!彩色的鷹獅!喔喔!一定很壯觀!
雷多的眼睛繼續發著光,但似乎踩到了西瑞的大地雷!
「本大爺變成鷹獅那副威武的模樣,哪是這些顏色可以表現的!」
那你現在頭上就不要頂著那些顏色,變回來不是很好嗎?褚冥漾無力的在心裡吐嘈著,沒有發現被西瑞大力推開的雷多往自己撞了過來。
「阿!漾漾││」雷多的聲音喊著,但褚冥漾已經因為那個力道不小心被撞進了第三大廳了。除了雷多和西瑞之外的人,都很認真的圍在冰炎附近。所以褚冥漾是第一個踏進第三大廳的人。
第三大廳是用水華這種高等的魔晶石製作的地板,非常的漂亮,也因如此,在開放其他人進入之前,為了維持良好的質感畫面,他們剛打好臘。
沒錯,你沒有看錯,就是打臘!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本以為自己頂多被撞得撞上那高級的地板罷了,沒影響到卻是一滑就滑到天邊去!而且還非常的遠!褚冥漾一邊大叫著一邊回想起以前國中時也常常在大理石地板的川堂之類的地方完這種滑滑滑的遊戲。突然想起那種感覺,褚冥漾成功的讓自己停下來了。
「漾漾,你沒事吧!」
因為剛才的大叫,讓跟來的人都靠了過來。
「漾漾,你剛才有做了什麼嗎?」沒有感受到各種術法的痕跡,似乎也不是幻武的幫忙,千冬歲感到疑惑。
看著每個人都盯著自己看,雖然他覺得這一群人明明走在冰上都可以無事,
這種打臘的地板根本就難不倒他們阿!難道只是因為是自己嗎?可惡!
雖然心裡是這樣講,但看見大家是真的用一副擔心的眼神看著他,褚冥漾說出了真心話。「我只是突然想到了以前玩的遊戲,大家會在大理石的地板上滑來滑去的,我也曾經玩過,就只是跑著衝過去然後不動的讓自己滑接著穩穩的停下來而已,小時候玩覺得很有趣的遊戲啦!」
不過那都是對正常人啦!你們應該是覺得不好玩吧……
 
「Y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漾~這超好玩的!」
好吧,已經有人開始玩了,還是那隻雞開始的。
「西瑞!我滑不出去!」
「把你腳下的陣法拿掉啦!」
明明這句話就是對雷多說的,結果開始每個人都開始拿掉陣法的滑了起來。
雖然乍看之下是覺得沒有什麼不妥啦!
但你要想想,一群非人類;精靈、天使、妖精什麼的在玩國中生玩的滑地板,而且還是在據說是古蹟一類的墓園地大廳中玩了起來。
這拍起來給別人看也不會有人相信的。
很快的,場面就接近失控的狀態,已經有人玩起花式了。
「蘇亞要和喵喵一起玩!」完了,有人把貓王放出來滑地板了!
「那我也讓拉可奧一起玩好了!」阿利學長笑得異常燦爛。
「安因,用翅膀飛一飛再降落會不會滑得比較遠呢?」賽塔露出微笑。
「精靈的邀約總是令人難以拒絕呢」然後安因真的敞開了翅膀,準備實驗。
偷偷靠向唯一沒有加入的冰炎身旁。
褚冥漾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看著現在這樣混亂的狀態。
「學長……不阻止他們真的沒問題嗎?」
「連那個人都加入,你是阻止不了的」冰炎指向了某個地方,褚冥漾順著方向看了過去。
很好……扇董事怎麼也出現在這,而且玩的花式還是最過火的一個!
「我去找師父來帶她回去,褚,你留在這不安全,先帶你回去。」
「咦!可是……」怎麼說也是我開始的……
「不要想太多,開始玩的人是他們,要負責的也會是他們,何況,還有賽塔在。」
「……好吧」
***
風吹了近來,很舒服,且他感覺身旁有水的感覺,所以他睜開了眼。
「我睡著了阿……」他看見米納斯優雅的待在床頭,方才的風有一些她的水氣,所以更加舒服。
『外頭的大氣精靈們似乎在笑鬧著一些事。』米納斯看著外頭說。
「什麼事?」褚冥漾突然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鬼王塚第三大廳大規模毀壞,所以開放時間延後。』
語畢,米納斯就回到幻武裡了。
 
留下有些呆愣的褚冥漾……他就知道,那裡一定會出事……
「不是只是個滑地板嗎?怎麼能玩成大規模毀壞呢?」
放任自己向後躺,他希望由軟綿綿的床再一次帶領他進入夢鄉,然後告訴他一切都是夢。
 
在那麼想後不久,手機就響了起來。
『嘟│嘟│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播謝謝。』
「這什麼鈴聲啦!也太原世界風了吧!」
褚冥漾吐嘈完後發現是簡訊,寄件者是雷多。
 
『漾漾,原世界的遊戲真是太好玩了,下次要再教我們喔!』
眼神死……
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褚冥漾只是將手機關機,然後躺回床上。
 
啊哈哈哈──如果一切都是夢那就太好了。
 
他選擇逃避現實。

评论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