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慎選形容詞

名字。
有人說過,名字影響一個人的性格甚至命運。
不少父母為了給小孩一個美好的未來而跑去算一個好名字,所以才會出現菜市場名這樣的困擾,畢竟名字好大家就用。
不過現在也有不少父母給自家小孩的名字用上有意義的字等等。
 
名字。
就是父母贈與的寶物。
 
 
 
「冰炎這個名字,不就是說明他的脾氣像是熱水器壞掉時那樣又冷又熱的嗎?」
「姐!學長那也不是本名阿」褚冥漾只能苦笑的面對自家姐姐。
「哼,胳臂向外彎」喝下一口茶,接著起身準備出門,當然沒有忘了偷偷報復一下褚冥漾。
「我先離開了,要送你回去還是那傢伙來接你?」
穿上了紫袍,褚冥漾覺得這樣子的姐姐魄力質似乎上升了不少。
「學長會來接我。」露出甜甜的笑容,褚冥漾準備拿起桌上放的最後一個草莓塔,
當然,是白鈴慈做的。
「姐!!!」褚冥漾發出哀嚎,他的草莓塔上的草莓都沒了!
「哼,反正你想吃那傢伙一定會買給你,再見。」
「怎麼這樣……」
苦著一張臉的褚冥漾只能拿起塔底,看了一下之後決定去冰箱裡拿出巧克力醬淋上去吃,打開冰箱才發現褚冥玥放了一盒要排很久才買的到的蛋糕組合,便又歡樂的拿個客廳準備配電視享用。
 


 雖然說是配電視但其實也只是有個聲音而已,明明以前就是個電視兒童,幾點播些什麼都知道,結果出去住後難得回家悠閒一下,開啟電視卻都是些無聊的節目,
轉來轉去結果還是放在迪士尼頻道,看著看很多遍的神隱少女。
 
咬著一個小蘋果派,看著湯婆婆拿走了千尋的名字,褚冥漾想起了方才的名字話題。
「像是熱水器壞掉時那樣又冷又熱,雖然有點可憐,但姐形容的好像滿正確的。」
輕笑了幾聲,褚冥漾想起了剛認識冰炎時,確實可能這樣形容他也說不定。
 
……還是他當初就是這樣形容給家人聽的?
 
完了完了!以他腦殘的腦袋的確是有可能提出這樣欠揍卻又中肯的形容阿!
 
 
冰炎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抱頭煩惱不已的褚冥漾。
 
開門後就聽見褚冥漾自言自語的聲音,其實也沒有特意的放輕腳步,反正平時就被形容成向鬼一樣的無聲無息了,冰炎就這樣站在一個其實褚冥樣看得見他的地方。
沒看到是他的事。
 
冰炎站在那裡看著褚冥漾一下正座眼神略顯認真不知道在想什麼,雖然嘴裡咀嚼甜食的速度看起來有點驚人,一下又抱住頭在那也不算大的沙發上滾來滾去,卻又不會掉下來。
冰炎扶額,看著二十分鐘就這樣過去想著是否該出聲叫他了,也許在那之前褚冥樣就維持這樣的行為已經很久了也說不定。
 
回去先抓去給堤爾看看好了。
 
「褚。」冰炎往沙發走過去,看了一眼貌似被嚇到的人,然後默默的從袋子裡拿出一杯可可多糖少冰,逕自插上吸管後遞給褚冥漾。
「學長謝謝。」什麼時候來的,我都沒有發現。
「這已經不是我是不是黑袍的問題了,褚,我站在那。」
冰炎指了指剛才站的地方。
意外耐心已經被磨得很大顆的冰炎覺得現在能這樣和褚冥漾平心氣和的說話對以前的他來說真的是天大的奇蹟。
「……阿哈哈,學長我沒有注意到啦……」
苦笑、只能苦笑,不能他還能幹麻,好,他還能吸冰炎買給他的可可。
拿出買給自己的無糖青茶,看了一眼不知道在汗顏還是心虛二擇一的褚冥漾,
「所以你剛才在幹麻?」
「學長,名字很重要對不對」放下手上的可可,褚冥漾打開剛才冰炎放在桌上的花袋子,從味道來聞可以知道是雞蛋糕,雖然打開後發先還有車輪餅。
抽出一個卡通造型的雞蛋糕,然後鑽入冰炎懷中給自己找了個舒適的位子。
 
「你剛才想這個想得這麼懊惱?」挑起眉,沒有想到懷中的人是因為這種是煩惱不已快三十分鐘。
「……那是另一件事,等等在說,你先回答我問題啦學長!」
扭動了一下坐直身體,褚冥漾拿了個車輪餅,恩,奶油。
「名字當然很重要,尤其是對你而言,然後巧克力的車輪餅沒了。」
冰炎繼續吸了口無糖青,他不是沒有看見褚冥漾咬下去那副失望的表情。
「沒關係,奶油也很好吃,先不要說言靈,像是我的漾就跟水有關等等,名字到底會不會對一個人的個性或命運造成影響呢?」
褚冥漾將最後一口可可大力的喝掉,然後又拿了塊雞蛋糕。
冰炎默默的將手伸向車輪餅,悄悄的把紙袋裡頭的車輪餅通通解決。
而褚冥漾則是悄悄的把雞蛋糕通通吃完了。
由於兩人都在吃東西,僅有電視動畫的聲音。
『我的名字是千尋』
 
「名字,對我而言是父母贈與的寶物。」
最先打破兩人間的沉靜空氣是冰炎。
「褚,我的名字,你知道吧。」將桌上的垃圾收一收,冰炎與褚冥漾面對面。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被漂亮的紅眼盯著而講出冰炎的本名還是覺得讓褚冥漾感到有些不自在。
「對,那你叫我什麼?」
輕輕撫著對方的髮,冰炎繼續引著褚冥漾的話。
「學長」眨著眼,其實無法了解自家學長到底想要他說些什麼。
「既然我認為我的名字是我父母贈與的禮物,那麼你為什麼不叫我的名字呢?」
冰炎勾起一個壞笑,這才讓褚冥漾發現挖了一個洞給自己跳了。
「……一……一ㄚ……」
「嗯?」
「……一…一ㄚ……亞!」好不容易,褚冥漾才努力的叫出冰炎的名字。
「乖孩子,褚、喔不,漾漾」在褚冥漾嘴上輕輕吻了一下,冰炎勾起讓褚冥漾感到最害怕的那種黑色笑容,還加上那兩聲輕聲的話語……
「我去買巧克力的車輪餅,你最愛吃的那家。」
語畢,冰炎便離開褚家大門。
留下一臉呆滯的褚冥漾,恢復表情後又露出快哭的樣子開始在沙發上翻滾。
 
「我就知道他一定知道了啦!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啊!」
 
 
 
 
「果然是我自己說出來的嗎?說他的性格像是熱水器壞掉時那樣又冷又熱!

评论
热度(1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