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繡球花

*OC有(雖然不是人XD)


鐵灰色的天。
被吩咐待在原地的褚冥漾走出了涼亭。
方才還晴著的天,是太陽斂起了笑容,如同孩子被懲罰後的露出哭臉。
「阿,果然下雨了,就看這天氣怪怪的。」抹去滴落在臉上的雨滴,他快步的走向公園門口,雖然冰炎交代他不要離開涼亭,但他總覺得他應該要走出來。
就只是個第六感。
沒有帶傘,他讓老頭公張了一個貼身的結界,好讓自己不被淋濕。
灰色的天、灰色的空間。
暗沉的景色裡卻閃過了一抹紫色,使褚冥漾停下了腳步。
「你好」穿著紫色和服的女人撐著紫色的油紙傘,傘遮住了眼。
「…你好」褚冥漾疑惑,但仍是回應了對方後,繼續向外走去,女人給他很不好的感覺。
他突然有點後悔,早知道剛才就不要離開涼亭了,邁開步伐,但身後卻傳來啜泣的聲音。
「嗚…嗚……」
他停下腳步,疑惑的往身後看,只見女人仍站在原地,望著公園內的繡球花。
褚冥漾和冰炎因為而到了日本,但不知道為什麼冰炎不想讓褚冥漾插手,所以便把他放在涼亭內。
「嗚…嗚……為什麼……嗚…」
哭泣聲越來越大聲,褚冥漾吞了口口水,有點緊張的緩緩走向女人。
「請問……您怎麼了嗎?」
女人沒有回答,只是繼續的啜泣著。
「為什麼……要離我而去……明明說好了阿……明明接到了阿!」


 「請問……」褚冥漾決定在靠近些,畢竟對方看起來情緒不穩。
在靠近僅有一步的距離時,褚冥漾才赫然驚覺女人並不是人!
「你、不是人!?」同時褚冥漾的結界也傷害到了女人。
女人瞪向褚冥漾,「你是來除掉我的?哼哼,我有做什麼嗎?」
像是嘲笑著自己般,女人只是抬起了手,撫著腕上白皙的皮膚。
雨突然就變大了起來,磅礡的雨聲讓褚冥漾不知道女人究竟是看著自己的手,喃喃些什麼。
褚冥漾感到十分緊張,但又不知道眼前這位不是人的女人會做出什麼事。
他只好加大了結界的範圍,好讓他聽見女人的聲音。
「和過去的我一樣佼好的臉孔、白皙的皮膚,女孩呀女孩,你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那就甭活了吧!」
她轉向褚冥漾,勾起了一個甜甜的笑容,
「甜蜜的男孩,等等就換你了。」
褚冥漾知道自己必須逃走,但他必須救那個女人的身體才是,
身體的主人是無辜的!
「等等,不要阿!」褚冥漾撲了過去。
女人的傘被撞落在地上,連同一把短刀,但刀子似乎還是割傷了女人白皙的皮膚。
鮮紅的血灑了出來,若在地上、花上、褚冥漾身上。
看見被鮮血染紅的繡球花,女人大笑。
「哈哈!這裡也有阿!我要丟出去、丟出去!再讓他接到就可以了!」
褚冥漾疑惑著女人的話語,卻也不得多想,拿出口袋裡的手帕,先把被刀劃過的地方簡易包扎,並且阻止女人摘下染紅的繡球花。
「如果您願意說,我可以聽聽您怎麼了,但請您不要摘下它們,還有、請不要傷害現在你所在的這副身體,她是無辜的。」
女人斂起笑容,眼神迷茫的望向褚冥漾,在看見他堅定且清澈的眼神後,眼淚便又噗溯溯的掉落。
「他明明答應我的……明明接到了阿!」
女人嚥了口口水,吸吸鼻子後,帶著哭腔開始陳述她與另一男子的故事。
 
女人的父親是一位非常喜歡各地民情的人,其中,他最喜歡的就是中國的娶親習俗,拋繡球,更是他最想嘗試的事情。
他知道自己無法達成這個願望,便將願望寄宿在自己女兒身上,很多家長都是如此的,他也是。
從小他灌輸自己女兒許多他自己所喜歡的那些民俗故事,還小的孩子並不知道,只是不斷的吸收,放在腦裡成為自己的事物。
說也巧,女人的父親有了機會和朋友一同前往中國做生意,便把女兒一同帶去。
在工作之餘,他開心的和女兒逛著中國的一切,放任時間流去,轉眼兼女兒也過了二十。
他總是不斷的催促自家女兒趕緊辦個拋繡球大會,為自己找個好人家。
 
繡球,是將自己的姻緣交給命運,讓上天來決定自己未來的夫婿。
但女人其實很想回日本再拋繡球,她希望自己的丈夫是和自己相同故鄉的人,
這樣才會有相同的想法、相同的習慣、相同的語言。
在年輕一點的時候,認為自己應該可以喜歡上藉由繡球決定一切的男人。
但是,過了二十歲之後,她想了很多,覺得自己不該這樣決定自己的另一半。
一個還沒有愛,還異鄉的男人,她可能沒有自信和他共度未來。
所以女人苦苦哀求,希望爸爸能夠答應她。
 
最後,女人的父親答應了,也一同回到了日本。
女人的父親找來了許多的同好們,很是熱鬧的辦了一場拋繡球大會,一位英俊挺拔的男人接到了繡球,在眾人的祝福之下,兩人很快的舉辦了婚禮。
也是曾經有過一段甜蜜的時間,結了婚才談戀愛並不是不可能,但幾年過去,男人發現他沒有想像中的喜歡女人,所以拋下了女人,尋找自己的戀情離開了。
 
「為什麼……你接到了我的繡球花阿,那我們不就要永永遠遠在一起嗎?」
女人又開始笑了起來,眼淚沒有停,讓褚冥漾看了很是不捨。
女人的思緒以及情感不斷的向他流了過來,就算沒有女人的敘述,褚冥漾也了解了一切,最後女人是傷心過度而死的。
「沒有人希望自己是這樣的……」褚冥漾覺得眼淚漫上了眼框。
女人有點驚訝,沒有想到褚冥漾會因為他的事而感到難過。
「甜蜜的男孩,你和你的情人是經過拋繡球的嗎?」
女人停下了尖銳而悽慘的笑,她再次看向褚冥漾,滿是無辜的困惑。
「這……」怎麼辦,若是講出不是可能會刺激到她!
褚冥漾把話堵在口中,內心不斷的思考解決的方法。
「褚!」
冰炎的聲音從公園外傳來,褚冥漾看向聲音的方向。
「學長!」喔喔,太好救星出現了!
冰炎很快的跑了過來,「不是叫你不要出涼亭!」
不重的力道巴在褚冥漾的頭上,冰炎眼裡滿是擔心。
「對不起!學長任務解決了嗎?」開心的勾起笑,褚冥漾發現剛才的緊張都沒了。
「解決了一個,另一個快被你解決了。」冰炎指了指又回去看著繡球花的女人。
「咦?」他不解。
女人抬頭看相褚冥漾,這時的她已恢復最初的平靜。
「甜蜜的男孩,你和你的情人有著比拋繡球還要更好的姻緣阿。」
女人沒有忘記,自己的父親給自己灌輸的那些,她是真的很喜歡,所以在自己的感情失意後,她也沒有去怨自己的父親給予她那些。
紫陽花、繡球花,她喜歡這些的一切阿。
「看來你們可以好好談一談了。」
在女人的淚又再度落下時,冰炎的聲音打破了此時的寂靜。
 
女人看向了發話的冰炎,只是驚訝的睜大了眼。
「紫、對不起。」冰炎的身旁站了一位長相清秀的男子,當然,不是人。
「陽生你……你怎麼……」女人哽咽的沒辦法把話說下去。
「當初我拋下你去尋找我所謂的戀情,那是因為當時的我突然很沒有辦法接受命運、繡球花決定的一切,但和你在一起時真的是非常快樂的,離開時沒有好好向你說明,讓你難過到生了重病還因此過世,我真的覺得很抱歉。」
男人的臉滿是愧疚與後悔,褚冥漾看得出來這個叫陽生的男子在找尋一番後,其實還是發現自己是喜歡紫的。
「那你還……喜歡我嗎?」女人在聽了男人的話後,沒有發怒、也沒有哀怨,指是有些羞澀的問出問句。
男人走向前,大力的擁抱了女人,對不起和喜歡你這兩個句子不斷重複。
冰炎走向前,拿出了一個繡球花的摺紙。
「繡球花的花語是──希望,由希望促成的兩人,豈不是充滿著希望。」
接過了冰炎手上的花摺紙,男人和女人一同落下了淚。
「謝謝。」
如花朵般散開,冰炎和褚冥漾的眼前只有滿滿的紫色繡球花。
 
「原先不想讓你接觸他們的。」冰炎嘆了口氣,沒有想到最後還是讓他們碰上面了。
「為什麼?」雖然有一度我以為我會沒命,褚冥漾苦笑。
「除了怕你遇到危險外,就是他們的事情太過於悲傷,才不希望你接觸。」
冰炎牽起了褚冥漾的手,憐惜的握了握,才丟下移動符。
「剛才,紫小姐說我有著比拋繡球還要好的緣分耶,然後學長你說拋繡球是由希望促成的兩人,那我們兩個不就是有著比希望還要好的緣嗎?」
想得開心,褚冥漾將另一隻手也覆上了冰炎牽著他的手。
「我們的緣,是由過去就決定好,藉由命運穿越千年到了未來,充滿著滿滿的希望。」冰炎勾起笑,並輕輕的揉著褚冥漾的頭。
「等等回公會後再帶你去找夏碎還有千冬歲,據說他們作了點心。」
「用繡球花作的嗎?」聽見點心,褚冥漾便更開心的笑著了。
「繡球花有毒,是別的。」
「那麼漂亮的花卻有毒喔。」褚冥漾扁扁嘴,他是真得覺得繡球花的造型很像和果子,結果卻不能吃。
「有毒才好,」冰炎看著突然就垂下臉的戀人,收緊了牽著的手,
「這樣才不會有人把希望吃掉。」冰炎加深了笑容。
看著自家難得笑得開懷的學長,褚冥漾便重拾了笑容。
「摁!」

评论
热度(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