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可愛者神煩

褚冥漾是個吃貨。
喔不,褚冥漾是甜食限定吃貨。
從精緻甜食到便利商店的餅乾零食他都愛。雖然甜點店學長也會帶他去吃,或是自家老姊、親戚,也會給他帶回來。但是便利商店的零食,那實在是太方便了,導致他三不五時就會去補貨,房間裡總有那麼個零食區,而且總是不會變空。
再只剩一兩包時就會去補貨,還不忘把日期較早的放上面一點。他都想去便利商店打工了……好吧,他也想去甜點店打工啦!
 
冰炎不是沒把褚冥漾的行為看進眼裡,但是自己倒是沒有阻止他的理由,反正就像是個小動物一樣,一直吃一直吃而已,很可愛。看他吃得那麼幸福自己也會跟著心情好起來。況且,用甜食就可以唬的一愣一愣的人哪裡找,
什麼?別人也可以這樣把褚冥漾拐走?
拜託,你這樣對他說,他也只會用一個「我是黑袍」的話語甚至只有眼神而已告訴你。
但是這樣喜愛甜食的褚冥漾有個怪癖。


 可能是同樣的東西吃久了,雖然不至於口味上膩了,但是吃的方式卻膩了。
「只是拿起來吃不是很無聊嗎?」褚冥漾眨著他無辜的大眼睛這樣說。
每項東西就是有屬於他的吃法,這樣才能增添趣味。這是褚冥漾得出的結論。
最初冰炎並沒有發現褚冥漾的異樣,只是認為他可能是吃出什麼心得而已,
反正不過就是││
寒流來襲,閒著沒事,不為金錢煩惱的大學生二人,令人羨慕的窩在沙發上看電視。褚冥漾抓著一堆零食放在沙發旁的小桌子上,每樣都被漂亮的拆開了。不用擔心他吃不完,那是最不用考慮的事,反而該擔心他是不是吃不夠。稍微瞄了一下桌面,Pocky五盒,金牛角3盒,滿天星6包,品客2罐。喔,還有卡迪納薯條。
判定那些零食應該是夠他吃一部電影的時間,冰炎收回偷瞄的視角。決定起身去拿之前米可蕥拿來要給褚冥漾的懶人毯,很可愛,有狗耳的那個。打開衣櫃直接就抓了那一件,然後就聽見褚冥漾的聲音,
「學長!你看你看!」
冰炎走回沙發,看著褚冥漾獻寶似的露出雙手,十根手指上全是金牛角,咧了很大的笑容,沒有等待冰炎的回覆,便一個個的吃掉了。
冰炎也想不到該說些什麼,只好默默的把剛才拿出來的懶人毯給褚冥漾披上,
其實他原本是想要讓褚冥漾自己穿上的,但他現在雙手都是餅乾……把帽子戴上,恩,果然很可愛。
 
 
「學長要嗎?」
沒有意識到冰炎的心情複雜中的故作鎮定,褚冥漾似乎是吃過一輪後又套上了新的,而且是兩層。多套幾個便多層就像中國朝代的指套了……將手指上的餅乾遞上,褚冥漾又再問了一次「學長你要嗎?」講完還不忘眨幾下眼睛,還偏著頭。
「恩。」
只應了一聲單音,但冰炎的內心根本奔騰125!像是機車廣告一般的在心中跑了好幾圈。他咬下一整層。
褚冥漾露出滿意的笑容之後,才換回普通的吃法在看電影。
將視線轉回螢幕,冰炎覺得今天的天氣似乎越來越冷了,真不愧是寒流。
想說摸一下褚冥漾的手腳判定要不要去幫他泡熱可可來,結果一轉過去又看見褚冥漾再吃品客,當然,不太正常。
「唔唔唔唔!唔唔!」
冰炎聽得出這句是「學長你看!你看!」褚冥漾將品客洋芋片抿了兩片,看起來就像是鴨子嘴。看似很得意的動了兩下,還發出了呱呱聲。完全就是讓冰炎呈現僵化的狀態。
『我和他之間是不是產生代溝了?』冰炎滿腦袋裡都是在想這件事。
但他還是想起了正事,摸了下褚冥漾的手腳,然後忽略褚冥漾一臉很期待冰炎也做一下的臉,起身離去泡熱可可。
拿著可可回去後,褚冥漾已經玩膩了鴨子嘴,開始弄起了卡迪納薯條。沒有馬上走回去位子上,冰炎決定在褚冥漾身後看著,只見他只是放在了兩根在嘴裡含著,看起來很像是惡鬼的牙齒,但似乎自覺沒趣,便開始了另一種卡迪納薯條的玩法。
褚冥漾開始將一根根的卡迪納像是在排營火的篝火一樣疊了起來。用到一個高度後還放了品客當他的屋頂,最後在上頭放上一個金牛角。看起來就是一個小屋子,完成後的褚冥漾馬上回頭,一臉興奮的尋找冰炎。一轉頭就看見冰炎緩慢前進,他興奮的指著小屋子,嘴張開開卻沒說什麼話。
「褚,很厲害呢。」冰炎從眼神得知,褚冥漾是想得到他的讚美。
「恩!」走回沙發旁將可可遞給褚冥漾,冰炎鬆了一口氣,
『太好了,沒有代溝』他不禁這樣想著。吃光了自己做起來的房子,喝著自家情人泡的可可,褚冥漾幸福的不斷笑著…這是冰炎的想法,實際上是褚冥漾又想到了什麼,開始拿起滿天星就是一直套自己的手指。在一整隻手都套滿了之後,才開始笑的。
褚冥漾完全就像是打開了什麼開關,電影也快演完了,雖然兩人都沒什麼在看就是了;一個顧著玩一個就這樣一直看。
「學長,這個這個!」
褚冥漾抽出了pocky,是愛心形狀草莓巧克力口味的那款。將一頭含在自己嘴裡,然後不斷示意著冰炎吃另一頭。沒有任何害羞,這就是人玩開了結果。
 
冰炎勾起笑容,很高興自己跟褚冥漾真的沒有代溝,他愉悅的咬向另一頭。
 
反正,人可愛,做什麼事情都可愛。冰炎得出了這樣情人眼裡出西施的結論。
但也不全然是情人眼裡出西施,他這樣的結論,反而是有根據的。
不知道?去看周敦頤的愛蓮說阿!
「可愛者神煩。


───────

幫周敦頤大大(?)平反一下,是『可愛者甚繁』
純粹是已經脫離被國文好多年描述蓮花那段卻忘不去才(ry

评论(2)
热度(22)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