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別離

有那麼一陣子,他會突然想起和賽塔一起去時間交際之處時,他不小心碰觸到的那些時間的記憶。
 
不論是凡斯,還是那隻松鼠。
甚至是一個最近在腦海裡越發清晰的記憶,清晰到彷彿他就是當事者。
 
橙紅的葉子飄落、美麗的黃花綻放。
大地因季節而染上了屬於秋天的顏色。
 
他向遠方揮著手。
遠方是一群他曾經照顧的孩子們,現在長大了、正在離去。
遠方那裏興建了一座漂亮的大都市,他的孩子,拋棄森林、拋下他。
遠方的孩子說著他們沒有家人。
 
他忍下大喊的衝動,畢竟,他花費了好大的工夫才擺脫這些拖油瓶。
那些他很喜愛的拖油瓶。
他忍下的傷痛噎在喉嚨。
 


 「褚!」
冰炎大聲的喊醒褚冥漾,他皺起眉頭,這已經是這個月第五隻的食夢鬼了。
「又是那一個夢嗎?」冰炎將褚冥漾扶起,趕緊餵他喝些精靈飲料。
「……學長,我覺得好難過」褚冥漾喝完精靈飲料後只是抓緊胸口,眼淚不斷的往下掉,他停不下來。
「他們都離開了、都離開了……沒有留下任何一個。」
他的語氣突然變得冰冷冷的,眼淚仍然在掉,臉卻沒有任何表情。
「我早就說要帶你去給提爾看。」冰炎幫褚冥漾擦著眼淚,其實他如果可以,大可現在就開起一個傳送陣連人帶床的就轉去給提爾。
但是不行,現在的褚冥漾太脆弱,他很怕一個不小心就會傷害到他的靈魂。
 
靈魂,現在褚冥漾會這樣就是因為當初和賽塔去了時間交際之處時,差一點被捲入時間記憶的洪流裡,為了讓他……一切都是因為他。
 
「學長,不用的快沒事了,真的,相信我!」
褚冥漾自己某去臉上所有的眼淚,綻開的笑容掃去方才臉上的陰霾,笑得非常開心,因為他知道。
他知道那個人已經快要了解了。
他將臉埋在冰炎的胸口,感受著和時間潮流不同的溫度。
又再度進入夢鄉。
這一次,他又再一次看見那個人。
他感受到他的情緒已經平復很多。
 
該逝去的事物總會逝去;葉子會掉落、花會凋謝、人會老。
該離去的人物也總會離去;家人、朋友。
 
是他告訴他的孩子,要勇敢追逐自己的夢,該走就離去,不用太在意──
 
被留下的。
 
他。
 
原本以為就算只剩他一人也不過是回到最初的情況而已,他沒有想到眼睜睜讓自己扮演被留下的人會是那麼的心痛。
 
橙紅的葉子飄落、美麗的黃花綻放。
大地因季節而染上了屬於秋天的顏色。
又再一次到了秋天。
 
罷了。
 
『再見了。』
 
「不!」
褚冥漾突然驚醒,冷汗讓他留著連頭髮都濕了。
身旁的冰炎緊張地看著他,但是這次並沒有出現食夢蟲,而褚冥漾也沒有哭。
這讓他感到疑惑。
 
「學長,你以後不用再擔心了,他不在了。」
任由冰炎拿毛巾幫他擦著濕漉漉的髮,褚冥漾傷心地說著。
「也終於試看開了,不論結果是什麼,他認為好就是好,我們無權干涉。」
時間潮流裡的記憶,已經不知道是多久以前的了,他們兩人連這個記憶是什麼時間偷偷跟著褚冥漾回來的都不知道。
即便是感到不忍,他也無法對他的記憶做些什麼。
 
該逝去的總會消逝。
精靈擁有近乎永生的生命,而他最多不過百歲。
被留下的總是最難受,而他是會拋下別人的人。
「學長……我」
「現在不用跟我說那些廢話!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腦袋在想什麼,沒事想那種事情幹嘛,給我好好地看著眼前的路,好好的走下去。」
冰炎緊緊的抱著褚冥漾,他知道褚冥漾會受到那個記憶影響而胡思亂想,他也知道褚冥漾所擔憂的。
但若有那天的到來,他會願意放棄精靈近乎永生的性命。
離別之前製造回憶,而不是思考離別時的事。
 
在那之前,只要緊緊握住他的手走下去就可以了。

评论
热度(12)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