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成長

獻給我身邊的朋友及所有即將畢業的人

***
褚冥漾睜開眼睛,一瞬間他忘了自己在哪。
意識到自己流了些汗。
房間沒開燈,但因陽光照進來所以很亮,
明明才春天,溫度卻高得跟盛夏沒兩樣。
這倒是讓他意識到自己肯定不是在守世界。
 
「漾漾──起床了嗎?」
不過不論在哪邊,都有人大聲喊他倒是常態。


  
「起來了!」
他趕緊將棉被折一折就衝去盥洗,他覺得他媽一定不是叫他起床吃早餐。
不,吃早餐也會,但是一定是附屬,主要的事情大概是──
「漾漾,吃完早餐後去幫我買二號砂糖。」
猜對了。
「好。」他從白鈴慈手中接過百鈔,然後到了一杯牛奶出去。
三明治被放在桌上,剛好可以一邊配新聞。
「真不愧是連假,到處都是人。」除了一些新聞會應景播報清明的習俗由來外,
大多都是哪裡的景點適合連假遊玩之類的。
 
其實Atlantis並沒有連假,但是因為清明節的關係,還是回家來祭祖。
也可以帶一些媽媽做的草仔粿回去給其他人。
記得之前然有做過一些小一點的,也很好吃,只能說真不愧是同一家的人嗎?
還是姓白陵的都很會做菜?
 
「今天拜拜完會有很多好吃的,阿你學長有要來嗎?不然菜太多吃不完你就帶回去。」白鈴慈處理著一大早去傳統市場買回來的材料,明明只是要拜拜弄得卻像是要好好辦一桌,而且還是大桌,今天褚冥玥也不在,褚項也出差去了,家裡只有褚冥漾和白鈴慈兩人,這樣是為什麼他選擇回來的原因。
「他有事情,應該是不會過來,那晚一點讓我包回去好了,我朋友都很喜歡吃老媽你做的菜喔!」褚冥漾塞下最後一口三明治,準備起身去買糖。
 
扭扭腰,剛睡醒身體感覺還沒有醒。
不過會被問到學長他也有點驚訝,看樣子他媽媽果然很喜歡學長。
 
冰炎從十天前就去出任務了,和很多人一起,看樣子是很重要的任務,這樣也沒辦法有所期待早一點回來吧?
褚冥漾已經很少自己一人走在原世界的街道上,出外讀書的學生在回到家後,
總是對自己家附近的景色又熟悉又陌生。
大致上時間身邊也有冰炎的陪伴。
也許是這樣自己才會沒注意到週遭的變化吧?
連開了一家新的超市他都不記得了。
 
進去超市,褚冥漾避開零食的走到調味料區。
眼角瞥到汽水,突然就會憶起一群人在水妖精聖地烤肉賞月煮火鍋和交換禮物。
他真的很喜歡那天,每個人都在,每個人都很開心!
就算是最後燒掉了一切也很開心,回憶是燒不掉的。
 
「二號砂糖、二號砂糖,阿!是這個吧!」
排隊結帳的時候,褚冥漾都還在想著那天的事情。
回憶中的事情越是開心,回想起來除來開心外還會多一點空虛。
其實冰炎現在不要出現或許是比較好的,褚冥漾不禁這樣想著。
「謝謝。」
從店員手中接過發票,他順手塞入捐贈箱裡。
他覺得人真的是經歷越多事情之後,情緒就越發鮮明。
而且發生點都很奇妙。
 
他緩緩走回家,不想再多想些什麼。
 
「褚。」
嗚喔,年紀大了,果然會出現幻聽。
「褚,論年紀我比你年長很多。」冰炎不悅的走向前直接牽住對方的手。
「最近又要監聽我的心聲了嗎?」褚冥漾停下腳步,低下頭悶悶的說著。
「你連想個東西都手舞足蹈的,光看都知道你再想什麼,更何況──」
冰炎將褚冥漾的臉抬起來「你認為我還需要監聽心聲才能了解你的想法嗎?」
即便是變成黑眼,但是被盯著看還是很可怕。
褚冥漾突然意識到剛才的自己說了很不得了的事情。
「學長、對不起!我剛才只是……」
褚冥漾剛才完全是下意識的回話,他沒有想到突然憶起的一件事會對他影響那麼大,如果是這樣,他是不是真的該繼續讓冰炎監聽他的心聲?
「沒關係,褚。」
冰炎手上還拿著黑袍,看樣子應該是任務一結束就過來這裡了。
他了解,平時總是有人陪伴在身邊的褚冥漾,突然面臨自己一人的情況,總是無可避免的胡思亂想。
他知道、所以才趕了過來。
「如果你想要大家在聚在一起,現在打給他們讓他們過來這裡唱歌又有何不可?」有的是方法、有的是時間,只要大家都還有辦法連絡,一個傳送陣法就可以見面,這是連畢業後都可行的事情。
 
所以,不用怕。
 
「不用啦、明天還要上課,你們體力可以我可能還不行!」褚冥漾又綻開了笑容,
連忙揮著手,因為他覺得學長真的會把大家都叫來。
而且大家也真的都會來。
 
拆店。
 
「不會把店拆了,上次拆店的人應該可以說是你。」
「明明就學長你說不用管的、等等,學長你真的沒在聽吧!」
褚冥漾覺得驚恐,睜大眼睛望向隔壁的人。
但冰炎只是聳聳肩的表示用看的都看得出來。
 
「我媽說他希望你來一起吃飯,因為煮很多。」
「我的榮幸,吃不完拿回去黑館大廳也會被掃光,連湯瑪斯都想要來向你媽學做菜了。」冰炎想起那位手藝也很厲害的主廚,上次吃了一口褚冥漾帶去的果醬就巴著他要來見白鈴慈,不顧從前情分的把對方踢回廚房去了。
「哇,學長等等幫我家門設個結界好了,不然又像上次過年一樣我會嚇死。」
你知道火星只要有一個就夠了,地球不需要變成火星。
 
冰炎睨了他一眼,像是知道褚冥漾腦子裡在想什麼,讓褚冥漾縮了縮脖子,但在離開前還真的下了一個結界。
 
「所以你還會擔心嗎?」
提著大包小包的菜餚,冰炎突然丟出這一句。
但褚冥漾很快就知道對方指什麼。
他勾起了笑容,很是自信的說:
「我相信我和我的朋友們,會一直都是朋友的,不怕分離。」
即便是有人需要離開,也一定會有相聚的時候。
 
不用怕。
 
「這樣想就對了。」
在心中讚嘆著褚冥漾使用力量的方式,他覺得其他人也可以不用擔心他了。


人這個種族,果然站起來之後會更勇敢。

评论
热度(1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