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同居20題 (後10題)

11.吃了對方的點心


褚冥漾回家的時候就看見桌上擺著一塊蛋糕。

聞起來很香,沒有添加任何裝飾,就只是塊戚風蛋糕。

剛回家的褚冥漾覺得有點小餓,因為平時冰炎就會買點心給他,所以他也很自然的以為這塊蛋糕是給他的,畢竟冰炎沒有很喜歡吃甜食。

雖然很好吃,但這塊蛋糕真的是很不甜,怎麼說呢,就是很清爽。

可能是很適合冰炎的胃口吧。

該不會這真的是冰炎的?

「褚?」

還說人人到!

「學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吃掉你的蛋糕!

褚冥漾瞬間下跪道歉。

「你是不是又腦抽了?」他覺得他家學弟腦部抽動太多遍了,一天內。

 

事後證明那是別人給冰炎,但冰炎也打算給褚冥漾吃的蛋糕。

 

12.一起修房子(裝修/打掃)


「學長的能力不能拿來打掃房子真是太可惜了。」

黑館的人偶被褚冥漾撤掉後,房間的整理都要靠他們兩人。

「你是要我直接燒掉重來嗎?」

冰炎提著水來的時候就聽見擦沙發的褚冥漾在碎念。

「黑館燒不掉吧。」還是真的可以?

不想繼續討論燒房子話題的冰炎只是把水放到褚冥漾面前。

「熱水耶!好舒服的溫度。」

褚冥漾要洗抹布才發現冰炎提來的是溫度剛好的熱水,這種冷冷的天氣要一直碰冰水也是挺難受的,這應該是冰炎用能力變了溫度。

「有學長在真是太好了!」

「?」

 

腦抽無止盡


13.夢遊


褚冥漾雖然說會夢囈,但不會夢遊。

至少他自己是這麼覺得的,夢囈這件事也是別人跟他說的,不然他也不知道。

但是冰炎知道褚冥漾會夢遊。

不太常,大概一個月一次。

 

跑去黑館廚房點早餐後才回來。

 

「學長,今天的早餐又是我剛好想吃的耶!」什麼時候黑館小精靈那麼客製化了。

「……」冰炎決定什麼也不說,對褚冥漾比較好。


14.吵架


「學長……」

褚冥漾跑上去找2A的冰炎,帶著哭喪臉。

「怎麼了?」這種情形怎麼覺得有點既視感?

像是在日本卡通裡會看見的,夏碎有給他看過。

「早上我看見人偶們在吵架,嚇的就直接跑出來了,很多東西都沒拿,但是現在回去我又怕會看到,你可以跟我回去嗎?」

褚冥漾有些不好意思地搔搔臉,但是下午的課老師有交代作業,他已經做好了,如果因為人偶的關係沒帶,根本無妄之災。

那老師會剝皮的。

「…走吧,順便吃午餐」冰炎皺了下眉頭,是不是應該警告那些人偶了?

「謝謝學長!」


15.浴室大戰


今天的黑館有點不同。

不知道是誰說了日本澡堂的事情,讓黑袍們倍感興趣。

這是褚冥漾回到黑館後才發覺的黑館大更動。

 

和喵喵他們從商店街分開後,褚冥漾心情愉快地走回黑館,因為今天他吃到很多很好吃的點心,也和對方要了名片和DM,下次想和冰炎一起去。

很奇怪的是,他越是靠近黑館,越是看見許多大氣精靈們在嬉鬧,嬉鬧是正常的,但是一大群他就覺得有問題了。

 

他進到守世界後真的覺得大氣精靈真的很喜歡湊熱鬧。

 

他還是走回了黑館,在進門前他都不覺得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漾漾,日安。」賽塔從大門走出來,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賽塔,您好,請問黑館發生什麼事了嗎?那個……大氣精靈們好像都很有興趣的樣子。」詢問發生什麼事時賽塔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褚冥漾只好補述。

「只是增加新的設施而已,漾漾也快進去吧,黑袍們都很開心呢。」

喔,黑袍們很開心可能要鬧得天翻地覆了。

褚冥漾思考著自己該不該直接離開現場,才能保住自己一條小命。

但是賽塔用著一種『不進去嗎?』的眼神看著自己,他只好勾起笑容,大步邁向地獄。

「再見,漾漾。」賽塔親切地朝自己揮手才離去,而褚冥漾則在黑館門前做深呼吸好讓自己有個心理建設。

「褚,你在幹嘛?」

冰炎一來就看見自家小學弟不知道站在門前幹嘛?該不會是查拉又沒收好那些東西了吧?

「學長!你剛回來嗎?賽塔說黑館有了新設施」所以我不敢進去。

「據說是引進日本澡堂模式的樣子,夏碎和千冬歲那對兄弟也有參與討論。」

冰炎一手掛著拖下來的黑袍,一手扶著額,其實他也有想到裡頭會是怎樣的情形了。看著眼前的褚冥漾一臉想進去又害怕的表情,很有趣,但是一但進入大門就無法全身而退的這點他也是知道的。

「我們回房間吧。」

還在驚慌的褚冥漾最後只感受到冰炎將他納入懷中,和地上亮起的白光。

 

所以說,有移動陣真好。

 

16.不小心洗了全部的衣服


「學長,洗衣籃裡的衣服怎麼都不見了?」

褚冥漾放學回來就想著要去洗衣服,但是卻沒看見衣服,只好問一下正在看書的冰炎。

「我剛看著那些衣服有點多就想說幫你拿去洗了。」說是洗也不過是放入洗衣機而已。

「洗了?加洗衣粉了?按下去了?」

原本以為對方會感激的說『謝謝學長!』之類的,沒想到卻是一連串有些歇斯底里地發問。

「那邊的衣服還沒有分色阿!」

褚冥漾崩潰的跑向洗衣間。

 

17.一方沉迷(遊戲或其他興趣)

「褚,你最近怎麼沒再把那個網頁遊

戲打開玩了?」

冰炎從學院回來後就看見自家學弟似乎在看著甜點節目的樣子。

明明有好一陣子都在鍛刀、撿刀的。

「學長、因為我刀帳已經滿了。」也就是他目前的刀劍男士都有了。

「在新的玩法或是新的刀出現之前可能不會開吧。」

褚冥漾悠悠的說,順手又記下一道甜點的名稱。

「怎麼這次玩得哪麼順?」冰炎皺眉,感到疑惑。

「因為我覺得會來,就真的來了。」褚冥漾擺擺手。

 

喔,真是好用的言靈。


18.朋友來探望

 

「褚,今天洛維會帶你同學過來的樣子。」

冰炎一開門就給褚冥漾丟下一顆震撼彈。

「咦!帶幸運同學過來這裡嗎!!!」原本還在床上賴床的褚冥漾在聽見消息後馬上彈了起來。

「恩,要吃火鍋嗎?把人都帶來介紹一下吧。」

也不是不知道褚冥漾其實一直都有在和衛禺聯絡,讓對方認識自己的朋友一直都是褚冥漾最想做的事情。

「好,那我們去買火鍋料吧。」

 

 

 

19.被對方枕膝/肩膀,壓麻無法動彈


「學、學長……」褚冥漾小小聲地發出聲音,

捷運已經快到底站了,人也越來越少了,所以其實他不介意被冰炎枕著肩膀睡覺,畢竟任務才剛結束就陪他來逛饒河街夜市一定很累。

只是、已經不是被不被注目的問題了……

「褚,要換線了喔。」捷運雖然快,坐起來也還是挺久的。

「學長我……手麻了」動不了了!還有你什麼時候起床了!!!

「……」我有睡那麼久嗎?

「等等請你吃可麗餅。」

 

冰炎,甜食贖罪

 

20.一方耍酒瘋/醉酒


感受著頭髮被指尖滑過的觸感,以及梳子經過的感受。

此刻的冰炎只能忍住去樓下報仇的衝動,畢竟他得先照顧好身後在幫他梳頭髮的這個人。

哼、君子報仇,三年不晚。

「學長的頭髮真的好順喔,都不會打結真好,摸起來也好好摸喔,嘿嘿嘿。」

身後的褚冥漾自從被他從大廳抱上來之後,就一直說要幫他梳頭髮。

他只不過是任務結束回來,就看見自家小學弟被惡魔慫恿喝酒,那時候已經是有些醉了所以被給了酒精濃度更高的酒都不知道。

聽大氣精靈說一開始奴勒麗給的不過是水果酒而已,還有些甜甜的褚冥漾傻傻地就喝多了。

冰炎輕嘆了口氣,突然感受到一陣拉扯頭皮的痛。

他下意識的嘖了聲,卻換來身後人無比的恐慌。

「學長!會痛嗎!!對不起我剛才好像快睡…著…」

沒聲音了。

想要轉身的冰炎馬上感受到背後有人壓上的重量。

「沒有被吃掉真是太好了。」不然他就去掀了惡魔族。

將人輕巧的背起來,轉放在床上躺好,思索下,決定等等把人挖起來先喝一些水好了,不然一定會頭痛致死。

「米納斯,下次遇到類似的事情就通知我。」

輕敲下褚冥漾的手環,空氣中馬上出現米納斯的身影。

「冰炎殿下,我想主人不希望這樣麻煩您的。」

 

「那請你自己行動不用理他沒關係。」冰炎對米納斯點頭致意,就離開了房間。

米納斯勾起好看的笑,像水揉出的身軀在空氣中轉了一個漂亮的圈便消失了。

「了解。」


评论(4)
热度(13)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