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因禍得福後續

他俐落地綁起頭髮,拿起旁邊吃便當剩下的橡皮筋。

這個舉動讓遠處的新來的小學妹看了是直呼帥氣又心疼。

「學長綁頭髮好帥喔!可是怎麼用橡皮筋綁頭髮阿……」

 

「冰炎好了嗎?」明顯聽見而偷笑的阿斯利安走過來拍拍冰炎的肩,時間是晚上將近八點,他們要去站一小時做臨檢。

「好了學長。」因為對方是學長他也不會有明顯不悅的舉動,今天笑得如果是他的搭檔他就直接揍過去了。

「那就走吧,今天在橋下。  」

「好,阿利學長。」

 

***

 

「請停車,臨檢。」

「好,可以通過了謝謝。」

 

冰炎揮著指揮棒,在晚上他們還必須拿著手電筒照人臉,他已經不知道講了幾次上面兩句話,還有靠近機車騎士的臉,聞聞對方有沒有酒味。

雖然沒有規定,但是冰炎和阿利兩人是這樣分配的:

冰炎負責男的,阿利負責女的。

純粹只是冰炎不想應付女性駕駛的熱情而已,雖然阿利也不是不會被騷擾,但是畢竟還是學長,總是有經驗的多,知道怎麼應付。

在一個可能是紅燈所以下橋人數比較少的時段,

「冰炎,等等要一起去吃東西嗎?說是要幫兩位新進後輩迎新慶祝。」

阿利瞄了一下手錶,恩,在五分鐘就九點,差不多了。

他看向冰炎,其實覺得冰炎應該是不會拒絕,畢竟其中之一新進後輩還是他搭檔的弟弟,雖說是親屬,卻也沒有任何的走後門,在知識和程度上都相當不錯。

冰炎揮著指揮棒,還在想著要什麼回答的時候,車就又下來了。

剛好幫冰炎多爭取了一些時間;

 

思考拒絕理由的時間。

 

畢竟他不喜歡迎新活動,再者,小學妹他今天也看過了,另一位據說是他搭檔的弟弟其實也一起吃過飯了。

 

沒有去的理由。

 

 

冰炎看著眼前從橋上下來的唯一一輛車,想著還真是做為結束的最後一輛車時,就覺得那輛車、那個人,越看越眼熟。

「請停車,臨檢。」

「哇阿──」

 

『碰─!』

 

在冰炎靠前查看時,那輛車就像是中邪一樣,用很誇張的方式倒了。

「你怎麼了?」冰炎心想不會是喝醉吧,倒在他們警察眼前也太倒楣。

又覺得倒在橋的出口很危險,所以先將人拖到旁邊。

「冰、冰炎!」

「褚?」

 

冰炎在對方出聲後才發現不只車子眼熟,連安全帽也很眼熟、根本就是褚冥漾沒錯!

「哇阿!冰炎太近了!」褚冥漾看著超放大的漂亮臉,真心覺得心臟受不了!

「沒有喝酒阿,褚,為什麼會摔車?」

冰炎很認真地看了對方的臉色,和聞了味道,完全就是沒沾一滴酒。

他將對方拉起,然後也將車扶起。

「我、我只是突然看見冰炎的臉……被、被嚇到了而已……」

褚冥漾低下頭,膽怯的小聲說著摔車原因。

這種理由反而讓冰炎嚇到了。

「就因為這樣?我的臉有那麼可怕嗎?」冰炎挑起眉,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

「啊!冰炎你不可怕只是因為太突然了而已,因為我本來也想著冰炎。」

「想著我?」喔喔,好像聽見什麼不得了的話語了。

「咦!阿!我剛才說了什麼!我說出來了嗎?」褚冥漾驚慌的整個臉都紅了,

這讓冰炎覺得很有趣,遠處收好東西觀看著的阿利覺得更有趣。

「還沒說完,想我什麼?」冰炎悄悄的往褚冥漾多靠近一些。

「……我本來想著上次說要請你吃飯的事情,然後……你就出現了。」

其實也不能說出現,遇見?

 

「那你們兩位就去吃飯吧。」

阿利走了過來,覺得看夠了應該要幫忙學弟推一把。

反正他剛才一定也在想要怎麼拒絕去迎新會。

喔不,他不要去,等等才有話題講。

 

「咦?冰炎,你方便嗎?」褚冥漾看向冰炎,後者則看向阿利。

「迎新沒問題嗎?」

「沒關係,我會幫你說的,更何況漾漾會摔車不也是因為學弟你嗎?和漾漾去吃飯才不會對他過意不去阿。」阿利笑得很溫和。

「恩?漾漾?你們認識嗎?」冰炎覺得那稱呼有些熟稔。

「恩,我之前也因為一些原因所以認識阿利先生,另位也認識夏碎先生、戴洛先生、賽塔先生和安因先生等等。」褚冥漾很乖巧的伸出手指扳著算。

然後遇到的這些人真的都像模特兒一樣,當初遇到冰炎他就有猜想是不是同一個局了,進去之前都有先徵選過吧!

「恩。」所以他是局裡最後一個?

「那我就先去迎新會了喔,我回局裡回報就好,你們也快去吃飯吧。」

阿利輕巧的拍過褚冥漾的頭和冰炎的肩。

……是學長所以不能怎樣。

冰炎忍下一口氣。

「阿,車子好像發不動!」褚冥漾發出哀號,剛剛那一摔可能出問題了。

 

這讓冰炎握緊的拳頭頓時豎起了一隻拇指,阿利學長,做得好。

「坐我的車吧,車子去停好,明天再牽去修。」冰炎指了個可以停車的地方,然後去把自己的機車騎來。

就在褚冥漾要坐上後座前,他又發出了一次驚呼!

「冰炎!怎麼用橡皮筋綁頭髮!」褚冥漾趕緊從背包中拿出一個髮圈遞給冰炎。

「…謝謝。」冰炎將馬尾拆掉重綁,褚冥漾也因此露出更大的笑臉。

「不客氣。」

「那我們走吧。」

「好!」

 

那是冰炎第二次載褚冥漾,除了得到對方給的髮圈外,也確定得到了對方的心。

 

****

大家安安,我是阿影
怎麼會就生出後續了呢XDDDDD
腦洞真是厲害WWWWWWW
沒辦法,因為有一次和我爸出門晚上遇到臨檢,就是腦中閃過了畫面((X
謝謝大家鑑閱

评论
热度(1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