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刀劍俱利鶴】等

他一直在等著……

縮在黑暗中,即便是全身潔白的他,也會因為沒有光線,

而感受不到無垢的色彩。

他等著、等著有誰可以過來。

 

給予他最高級的驚嚇感!

 

***

 

「呦!嚇到你了嗎?」

鶴丸國永記得自己看見那孩子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好吧,雖然他不論見到誰都是這句,他喜歡嚇人啊。

 

拿下臉上的大鼻子眼鏡,他有些疑惑地眨眨眼,

金色的眼眸裡映著的是對方的淚光。

「咦!嚇哭了嗎?嚇過頭了嗎?」

鶴丸國永覺得非常的手足無措,但是對方只是站起來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拋下一個單音「哼」就走掉了。

雖然才來到這裡的第一天,記得叫做……大俱利伽羅吧。

微微勾起嘴角,他覺得事情變有趣了。

 

***

大俱利伽羅縮在房間的角落,他不曉得為什麼家裡會突然又多了一把。

原先有光忠對著他囉嗦,走了耳根子也清淨。

留他一個人就好,他會一個人戰鬥,一個人生活。

 

所以對方問他是不是嚇到了,當然是嚇到了。

他連自己為什麼掉下眼淚都不太曉得還被看到。

 

夜已經暗下來,原先皮膚就黑的大俱利伽羅在黑暗中更是看不見。

不過、沒有光本來就看不見。

不論是黑還是白。

 

所以他可能在等待……

等待一個他不需要的人,需要、沒必要需要。

他一個人就可以。

 

 

***

 

「俱利醬那個時候完全不理會我呢!」鶴丸國永放鬆身體,讓自己完全靠在大俱利伽羅的背上,反正對方的背很寬很舒服。

「……很重」即使這麼說著,大俱利伽羅也只是調整姿勢讓鶴丸國永更好躺。

「你沒有回答我喔,不過阿,真的是嚇到我了阿!」

鶴丸國永爽朗的笑著,每每回想起剛認識的時候,總是能讓他笑到肚子痛。

 

***

「哇阿!嚇死人了!」

鶴丸國永覺得想接觸對方的時候卻開始找不到,他有些著急,還沒嚇到怎麼可以就這樣消失了呢?正當放棄想睡覺時,卻在房間角落發現了靠在牆角的大俱利伽羅。

鶴丸驚嚇的聲音將對方吵醒。

「……你是誰?」很快回應過來的大俱利伽羅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對方是誰。

雖然主人似乎有說過,但是他只要一個人就夠了,所以根本沒有聽進去。

「我是鶴丸國永喔,你知道嗎?我會叫做鶴丸,是因為我的真身──是鶴!」

鶴丸國永放下蠟燭,有些滑稽的將雙手舉起,做出鶴的姿態。

但大俱利伽羅一點也不捧場,連嘴角抽動都沒有。

這時鶴丸將蠟燭放好位置,自己走到紙門後方。

沒有想到原先映著的還是他人類型態的影子,一下子居然就真的轉變成鶴。

這讓大俱利伽羅睜大了眼睛!

瞬間蠟燭火熄,再出現火光時已經是鶴丸國永貼近大俱利伽羅臉的時候了。

「啪!嚇到了吧!」

「……沒有。」大俱利伽羅在抖了很大一下後故作鎮定。

但一切都看在鶴丸眼裡。

「之後請多多指教。」他勾起大大的笑容,金色的眼眸充滿愉悅。

 

***
「當初很希望我走,現在需要我了嗎?」

 

大俱利伽羅因為對方笑得太誇張所以有些不開心,往前移動後讓鶴丸的頭直接去見地板。

但是對方去以毛蟲的爬行方式,扭動到大俱利伽羅眼下。

 

「需要我了嗎?」

他勾起笑容,看著對方和自己相同的金色眸子裡映著自己,

沒想到他可以等到。

大俱利伽羅盯著鶴丸國永看了好一陣子,才發出了「嘖」的單音。

「不是……很需要。」

「那就是需要啦!哈哈哈!」對於對方的回答很滿意,鶴丸國永就這樣躺在地上咯咯笑了起來。

「囉嗦。」其實也不是不喜歡看到對方笑,他很喜歡看見他笑。

又輕嘖了聲,他低下頭,吻住了笑不停的鶴丸國永。

 

「這可真是最高級的驚嚇呢!」鶴丸在吻後笑得更加燦爛。

 

沒想到看見對方更加燦爛的笑容,他突然也想勾起嘴角。

其實兩個人……也不錯。


*********

寫給朋友的自耕文XD這個配對不多人吃的樣子wwwww

因為聽說鶴丸到的時候沒有光忠,然後伊達也死了,

所以假設想要一個人的俱利真的是一個人,其實他很寂寞

又有點厭世這樣XDDDD

然後鶴丸一邊嚇一邊進入他的心牆內WWWWW

评论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