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特傳冰漾】還在

※超級注意:這應該是我人生中寫過的一篇最偏向是BE的文
即使我不認為他是BE,但是畢竟一方還是離去了QAQ
這一篇是我在面對現實,雖然我是HE主義者,但總是要對我自己的結尾來個交代。
所以漾漾如果壽終離去後,
學長的身旁仍會有許多人陪著他,這是我所有傳達的。
在這方面,我認為是HE的。
所以還是盡量斟酌喔,也許會有人不能接受漾漾死去的前提,那就別點進去了!



*************************************************************************

 猛然的睜開眼睛,身體告訴他是天亮了,起身、他走向鏡子。
紅眼、白髮,在認識褚冥漾前、是這樣,
百年後他離去了,也依然是這樣。
因為他是精靈,擁有近乎永生的生命,而褚冥漾……
縱使能活百歲,也不過是人類。
戴上帽子,紅眼與白髮瞬間轉成墨黑,天亮了,他要到原世界、去台中。
 
去那個曾經與褚冥漾生活將近一世紀的地方。
 

 

 ────
 
保健室裡,提爾與米可蕥正在吃著手工泡芙,聊著最近有哪些可愛的孩子。
米可蕥漂亮的金髮在留長後放了下來,長捲髮襯出她的成熟。
「小喵喵以前那樣很可愛,但是現在這樣也不錯,明明就都是長捲髮的鳳凰族,怎麼我家老姐就是那樣的嚇人,小喵喵就是那麼可愛。」
提爾笑瞇了眼睛,手中的手工泡芙調著適當甜度的餡料,其實他不經意的想到曾經也有個笑得開心且喜歡吃甜食的可愛孩子。
承受了很多他們不該背負的,祖先們留下來的債,卻依舊是笑得那樣開心。
「輔長,以前都已經是百年以前了。」米卡蕥嘟起嘴巴,縱使他是希望別人稱呼她美麗,而不是可愛,但對於讚美她還是非常開心的。
和眼前的長輩有著相同的思維,畢竟他們所想的那個人最近才剛前往冥府。
米可蕥只是想著眼淚就浮上眼眶,她知道她不能夠那麼難過,從小時候她就知道因為種族的關係,所以生命的長短也會不同,她能夠幫人治療,卻也改變不了壽終正寢的時間,對於能夠到達一定歲數而離開的他們,他是應該感到開心。
無論是哪一位人類的朋友,到了這個時間點都已經不在了。
「今天他也去了嗎?」提爾吞下最後一口,他知道那孩子一定是帶著一整盒去了他們一同居住的地點。
從褚冥漾離開後一直是如此。
「恩。」米可蕥沒有多說什麼,她怕自己一開口,眼淚就會潰堤。
 


─────

他從口袋掏出鑰匙,打開門後習慣性的應了聲「我回來了。」
在久遠一點的以前,褚冥漾會像隻小狗一樣的跑來門口,抱住他的腰說「學長,歡迎回來。」
在普通久遠的以前,褚冥漾會在沙發上等著門有時不小心睡著,卻總在靠近時睜開了眼露出笑容,「歡迎回來,學長」。
即使臉上有了歲月的痕跡,笑容給人的力量仍然不減。
在前一陣子的以前,褚冥漾不是躺在床上就是坐在輪椅上,百歲多的他比一般百歲的人還要有精神,總是嚷著要吃甜食,而那笑容,是冰炎珍貴的寶藏。
「回來了阿,學長」
 
彷彿還看見那有活力的老人躺在床上等著他拿甜食過去般,除了行動不便外沒有特別病痛的他,總是對著冰炎說,好像在高中前就把醫院都去完了。
所以年老的他只要在家裡等著年輕的另一半回來,真是幸福。
他放下了手中的泡芙,那是順到去排隊買回來的,褚冥漾很喜歡吃的手工泡芙。
拿下帽子,髮色瞬間變了回來。
「褚。」
紅色的眼裡沒有特別的情緒波動,只有堅定。
「我還在。」我遵守著約定。

────

「安因,早上好。」
賽塔才一上樓就看見站在冰炎房門的安因。
「賽塔,早上好。」收起皺起的眉頭,安因綻開笑容。
「亞殿下出門了嗎?」賽塔偏著頭看著自己手上拿來的早餐,在得到安因的回答後有些可惜的微笑。
「亞殿下每天都去原世界,但任務仍然有在接,我從夏卡斯那邊得知今天亞殿下沒任務的消息所以準備了一些食物要幫他補一下的。」
「賽塔準備的都是對冰炎很好的食物,先放著,等他回來再熱給他吃,他一定會收下的。」安因給了賽塔一個安慰的笑容,他知道,那位有禮貌的孩子一直都是視賽塔為家人般的存在。
「謝謝您,請問您又是為什麼在這裡呢?」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只是覺得有些心疼。」安因搖搖頭,要他們不在乎是不可能的,縱使因為活得久而看著身邊的人一一離去,卻是無法習慣。
「提爾那邊似乎有米可蕥做得美味手工泡芙,不如我們一同前往品嘗吧。」
賽塔輕輕的順了對方的髮,難過也滴不下淚,是他們看太多的後遺症,不是習慣了,只是不能讓自己太難過。
「精靈的邀約總令人難以拒絕。」他又勾起了笑容。
 
────

坐在沙發上,他打開泡芙,拿起一顆緩緩吃了起來。
他知道褚冥漾會在心裡吐槽他吃東西很慢很像小朋友。
他知道對方會因為太想吃而大口塞下。
拿出影像球撥放,也是個吃泡芙的畫面。
『學長,幹嘛拍啦!』
『因為我是黑袍。』
 
勾起唇,彷彿他還在這。

────

「賽塔、安因,你們一起來了阿!來吃泡芙,喵喵做了很多喔!」
米可蕥一看見保健室裡走進的人就很開心的過去環住兩人的手,拉著他們到桌邊坐下,除了兩人,還來了九瀾和西瑞,讓保健室裡顯得熱鬧。
在每人口中都有著泡芙時,米可蕥開了口。
「大家今天聚在這裡不光是來吃喵喵的泡芙吧?」
她知道,大家都是為了冰炎的事情來的。
 
「漾他,走了也不少時間了。」
打破沉靜的是西瑞,在褚冥漾還沒到六十五歲的原世界退休時間,西瑞就不讓他再接危險的任務了。
「他曾經託付過我一件事……」
西瑞一說出這句話,在場的人都睜大了眼睛。
「我也是」這三個字不斷傳出。
「那麼漾漾一定是拜託了所有他認識的人同樣的事,當初他坐著輪椅出現時我真的是嚇了很大一跳。」米可蕥露出笑容,卻也牽動了淚腺,眼淚開始掉了下來。
「他一定也對亞殿下說過,所以我們才不用太過操心。」
賽塔輕拍米可蕥的背,緩緩的唱起歌來。
 
他們曾經擔心冰炎會因為褚冥漾的死亡而一同結束生命。
他們也曾經擔心冰炎會為了忘卻痛苦而拼了命的工作。
但是直到目前為止,冰炎的行為都很正常,只是每天每天都會去原世界的家報到而已;有任務時就解決任務過去,沒任務就早上過去,直到晚了才會回黑館睡覺。
 
平靜,平靜到他們都疑惑了。
 
────

睜開眼睛,他發現他仍然在台中的家裡。
現在的晚上已經開始變涼了,沒吃完的泡芙他轉回了黑館冰箱。
他也打算回到黑館。
 
沒有馬上起身,閉上了眼。
褚冥漾離去前曾經說過的話又浮現出來。
『學長,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其實也不是離去前才說的,褚冥漾在和他一起的時間裡總是會不經意的就提到。
『我希望學長能夠一直一直活下去,請不要放棄你的生命。』
他知道,他以精靈的生命來說可以活得比人來要來得長久。
他只是不曉得,為什麼褚冥漾知道他有這樣的打算?
『我希望學長可以代替我,繼續看著未來的風景。』
他記得他總是叫對方不要想太多,直到對方的頭髮斑白了,不太能夠行動了,他還是一直提起這件事,讓冰炎不得不去思考。
所以在對方真的離去時,他能夠接受的遠比自己想像的多。
 
他會活下去。
而他,一直都在。
 
────
 
保健室的眾人又各自咀嚼起口中的泡芙。
直到地面亮起了移動陣的白光,眼尖的他們依照陣法的排列就知道來得人是冰炎。
大家不約而同的站了起來。
 
「就知道你們又在這裡。」冰炎看著有些擁擠的保健室,沒好氣的環起手。
「因為喵喵做了泡芙,學長也要來一個嗎?」米可蕥率先咧了笑容。
「不用了,剛才我也買了褚愛吃的泡芙,所以冰箱還有。」
提起手,「倒是我這裡有排隊來的果凍,還有很多,你們要吃嗎?」
冰炎放到眾人中間的桌子,許多人才回過神來說了謝謝。
他先感受到肩膀沉了很多,回頭一看是大氣精靈們。
「亞殿下。」
在聽見賽塔叫他時,他已經被對方抱住了。
接著是來自更多人的擁抱。
他常看見褚冥漾被其他人這樣抱著,但自己被這樣多人擁抱,還是第一次。
 
「我、我們只是想告訴你,我們都還在。」
賽塔輕輕的在冰炎耳邊說著,向是唱歌一樣的輕柔好聽。
 
冰炎閉上眼,享受這難得的不討厭的悶熱。
「我知道,你們還在。」
他也還在。
沒人會忘記。
所以──
 
「謝謝。」
 
我會遵守約定。


**********************************************
大家好,我是阿影
我沒有想到我會寫出微BE來啦XD((笑什麼
就如同我開頭所說的,這篇其實我不認為它是一篇BE
因為漾漾是壽終正寢,而學長也是很能夠接受一切,且遵守和漾漾的約定
其實這篇比我預計中的短,本來還會交代出更多離去人的事,
畢竟喵喵身邊的朋友大多都是人類((哭
我以前也滿雷寫一方死亡的,但這也許就是成長吧((?
原作還沒有到那個部分,也許妖師可以活很久也說不定XD
但是畢竟學長還是說過妖師也是人這句話,所以還是當人類了XDDD
再來就是本來也想帶出更多關於漾漾有在糾結是不是不能再叫冰炎學長的這件事,
但是我覺得那邊交代出來就太難過了,所以我就刪掉了XD

也許這樣的結束有些倉促,不過這樣我之後才能寫出更多相關的冰漾來
所以說果然是有成長的吧((?
謝謝有按進來看的大家!

评论(2)
热度(1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