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有你在身旁01【藺蘇】

*現代paro的藺蘇

*大學生設定

*跨年賀文,大概三篇結束

****************

年末,伴隨迎接新的一年的氣氛來說,在校園裡有的是更多面臨期末的死氣沉沉。

「有一波冷氣團襲來,跨年請做好保暖準備。」

少說了,還有寒流。

 

長蘇倚在牆上,方便床上放置筆電的小桌子是藺晨買來給他的。

之前因為坐在地上用桌子能靠著床比較舒服而被念了三十分鐘,說是地板太涼,坐久了會著涼,對他的身體不好。

長蘇心想,明明都被他給鋪上厚而軟的地毯了,怎麼還會冷、會著涼。

看向窗外,這天也的確是冷起來了,估計他又會把家當都拿來了吧,打著期末報告,長蘇勾起一抹自己也沒察覺的笑。

 

期末報告與考試對他和藺晨來說根本就不算得了什麼,憑著聰慧的頭腦與把讀書當嗜好的習慣,重得不得了的課業早已解決的差不多。

只是有些較為棘手的還在進行中罷了。

 

「長蘇阿,什麼事情讓你笑得那麼開心?」

門被開得無聲,也不知道是報告寫得太入神了還是真的被悄悄的開,長蘇知道,藺晨練會了如何把他的門無聲打開一事,就怕是進門時會吵到休息中的他。

其實他也沒那麼淺眠,怎麼就得費心至此呢?

「又笑了,是看到什麼了嗎?」

藺晨放下手中的東西爬上床湊到長蘇身邊盯著電腦螢幕,但看見得不過就是一堆黑白相間的文字而已。

「無趣,這樣死沉沉的法律報告也能令你笑。」

伸手按了存檔的快捷鍵後就把筆電闔上。

「曖,我還沒打完呢!」也不是沒看見對方有替他存檔,嘴上雖是那樣說著,但也就收回桌上的手,往藺晨身上躺去。

「我買了晚餐和熱甜湯,吃完晚餐後吃藥再喝甜湯,我知道你怕苦。」

藺晨調整好位子好讓長蘇躺得舒服,也提起對方的手開始把脈。

 

藺晨就讀醫學系,實質家中產業便是中醫大家,兩人的父親相交甚好,梅長蘇從小身體就不好,所以一直都是由藺晨的父親在幫忙照顧調理,待藺晨學的也不少後,自然轉交到他手中,畢竟兩人年齡相仿,也好就近照顧。

 

雖說就近照顧,但在進大學前,一直都維持著一周見一次,看病。

兩人各有自己的學業,上的學校也不同,總不能強迫兩人時時刻刻黏在一起。

進大學後兩人選了同樣的校外宿舍,住隔壁,也好照應。

 

「那藥是不是越發苦了,你是不是有偷加黃連在裡頭。」

長蘇知道對方脈把完了,也的確是覺得餓了,便想起身。

「等等,再躺會。」

藺晨將人按回了原處就盯著長蘇的臉看,不發一語。

長蘇也就眼巴巴的盯回去。

四目相交,從來就不是令他們感到害臊之事。

斂起笑容。

「你昨晚熬夜了對吧。」

藺晨瞇起眼睛,認真的語氣聽不出一點玩笑。

「……期末有份古詩作業昨晚剛好有想法,情不自禁就……」

撇開臉,他知道藺晨有些動怒。

因為那是他們約定好的,在兩人進來大學前──

 

「長蘇你還要不要命阿!雙主修中文系和法律系,到時候作業報告論文下來,還要不要睡覺!你以為你的身體可以熬嗎?」

無論是作為他的好友,還是醫生這個身分,他都不贊同梅長蘇做這樣不要命的決定。

「藺晨,讀法律系是為了我的約定,我跟你說過的。」

相較於動怒的藺晨,梅長蘇沒有太多的表情。

「我知道,學好法律好輔佐你那政治系的青梅竹馬蕭景琰,梅長蘇我跟你說,不論你們的約定如何,我只在乎你怎麼對自己,你要是倒下了約定不還是一樣不可完成嗎?」

梅長蘇不發一語,只是看著藺晨。

「……我住你隔壁好照料你,答應我不可以熬夜。」

藺晨淺嘆一口氣,轉過身。

「好,都聽你的。」梅長蘇露出笑容。

 

從小他就敵不過那雙會說話的眼睛,

藺晨知道自己一生一定會被梅長蘇吃得死死的。

 

算了,反正他情願。

 

「又食言,你怎麼就一點都沒胖。」

嘆了一口氣,和對方生氣只是讓自己難受,藺晨伸手捏著對方略為蒼白的臉頰。

「可能都到你那邊去了。」梅長蘇聽出對方已經不生氣了,笑著看過去。

「你大爺的!」

可能是受對方笑容影響,藺晨也恢復了平時那副模樣,伸出手就要搔對方癢。

「吃飯」

「好嘞!」

***

其實會開啟這篇賀文是因為一個腦洞

寫現代的文筆感都不一樣了,熟悉多了XD

我寫了兩千字發覺還沒寫到腦洞所在索性拆開XD

评论
热度(3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