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有你在身旁-番外 【藺蘇】

*現代paro的藺蘇

*剛才發錯了現在重發QAQ

*大學生設定

*室友突然畫了藺晨給我就突然打出的番外XD

**********************

期末熬過後在放假之前,中文系有個活動。

 

兩人前天就把報告全部都交出去了,對他們而言就是提前放假,但是梅長蘇卻走不開,因為他今天才發現明天是中文系的期末化裝舞會。

其實景禹學長早在一個月之前就提醒過他,可能是怕他會忘記所以昨日又傳了簡訊來提醒一次。

 

中文系的化裝舞會很有趣,不僅僅是穿上古裝,而是言談舉止也要有模有樣。

這可有趣了,有名的人物著作多資料多,要模仿起來也較容易。

看見五個孔子在一起聊天,或是聚集完整唐宋八大家都不是問題。

 

雖然有趣,但他實在是不知道該辦成誰。

其實也不是一定要歷史留名,小說內的人物也是可行,往往紅樓夢裡的人物也不少。

他已經以病為由逃掉兩年了,其實也不是理由,天冷他身體便不好。

今年冬不冷,期末熬完身體也在藺晨的照顧下恢復得差不多了。

他實在是沒辦法再拒絕景禹學長。

 

梅長蘇嘆口氣,決定到隔壁房間找藺晨商量。

藺晨因為昨晚收到系上一些人的期末求救訊號,其實他是不想管的,被當又不關他事,但是老師其實在期末開始前就有請他幫忙指點一下,不得已才當起臨時小老師所以熬得有點晚,開著通訊軟體的他怕吵到長蘇,回自己房間去了。

 

已經是早上十點了,梅長蘇覺得藺晨應該起床了。

他小聲的開門進去,發現藺晨趴在小桌子上,筆電已經闔上了,應該是已經結束救火了。

原本想回自己房間不吵藺晨,但是看藺晨也沒有披個外套,怕對方著涼,躡手躡腳的走到藺晨身旁幫對方蓋上被子。

沒想到這一蓋,藺晨的眼睛就睜開了。

「長蘇阿……早阿」該睡醒的聲音帶點低沉的嘶啞感,很少比藺晨早起的他很難得聽到這種聲音。

「早,你幾點睡的?」

長蘇才坐下來,就被從桌上起身的藺晨抱入懷裡,頭靠在對方肩上。

「…七點」

因為就靠在肩上,還有些朦朧的聲音直接傳入長蘇的耳,耳根子都紅了起來。

「那就再多睡一些。」長蘇輕拍對方的手,笑得開心。

 

 

藺晨也沒有睡很久。

而且醒來時後發現長蘇在他懷裡讓他嚇了很大一跳!

他不是還在教那些不用功的人嗎?喔不對,記得是結束了覺得身心俱疲所以在桌子上小憩一下,想著睡一小時就去叫長蘇起床去吃早餐,但現在都幾點了?

十點多……

最重要的是他真的沒有長蘇來找他的記憶。

 

長蘇被藺晨那一抖給抖醒了。

「醒了?」也只是假寐,一睜眼便是清醒。

「餓了嗎、對了,你來找我不會只是眷戀我的體溫吧。」

藺晨的腦終於清醒恢復運轉,一開口便是依舊的欠揍語氣。

這讓梅長蘇開始懷念起幾十分鐘前那沒睡醒的藺晨。

「不跟你鬧,明天是期末化裝舞會,今年是躲不過了,不然景禹學長會直接來抓人的。」

梅長蘇直接往後躺去,將身體的重量壓在對方身上。

「想不到扮誰?」有些調皮的戳著對方的臉,藺晨讀出長蘇心思。

「恩……很苦惱阿,有很多想選的、藺晨,你要陪我去嗎?」

長蘇轉身面對藺晨,藺晨一見,對方眼裡卻滿是委屈,像是被誰欺負了一樣。

藺晨從來就敵不過這雙眼睛。

梅長蘇見藺晨仍有猶豫,只好又補了一刀。

「景禹學長說會帶景琰一起去。」

 

「我們來選人物吧。」

藺晨立刻將長蘇扶起,掀起筆電開始上網找衣服。

 

最後依照藺晨的需求挑了本背景是在大梁的小說,說是裡面有人物和他們很像。

衣服當天晚上就送達了,藺晨像是看到什麼新奇玩物,快速拆了包裝就把衣服拿起來
「來,長蘇,這套是你的,你要直接在這裡換還是要去廁所換?當然我不介意你在這裡換喔!」藺晨笑得燦爛,像是在期待什麼,長蘇只說了聲你大爺便進廁所換衣服去。

 

藺晨趁長蘇進去換衣服的期間,很快的換好了自己的衣服,順道連假髮都戴好了。

覺得長蘇有點慢,但也不好催促。

藺晨閒來無事就拿起手機先拍了一張,後來又拿起派對道具咬在嘴裡又拍了一張。

梅長蘇一出來看見得就是這番情景。

「長蘇,你覺得我這樣是不是萌萌噠」

藺晨以手指勾起假髮的髮尾,做出讓長蘇覺得很欠揍的裝可愛表情。

「敢問藺公子今日是否忘記吃藥。」挑起眉,長蘇抓好狐裘大衣踱步過來。

「這件狐裘大衣還真保暖阿,以後在家冷也能穿。」

「你說我沒吃藥我看你才沒……你今天是不是真的還沒吃藥?」

藺晨止住了回嘴,想起了正經事。

一伸手拉住長蘇的手便施力讓人落在懷裡,拂上手腕便開始診脈。

 

「你明天恐怕是不能去了。」

藺晨有些不忍的說出事實,眉頭皺得緊。

「…沒關係,和你一起不也玩到了嗎?」梅長蘇輕笑,其實他沒有那麼在意能否去參加,只是鬧著覺得有些興奮罷了。

輕拍對方的頭,藺晨對梅長蘇笑了下,「等等幫你戴上假髮,全副武裝的拍照給你景禺學長看,讓他知道你是有準備的,我在和他說你的身體情況不適合你去。」

藺晨細心的幫長蘇戴上假髮。

梅長蘇覺得對方摸過的地方都有些暖暖的,自己的手空著,不禁也玩起了對方此刻的長髮
「藺晨,謝謝。」

「說過是一個謝字也不用的,不過阿……也發一張照片給蕭景琰看。」

 

梅長蘇一聽便失笑「好,就聽你的。」

梅長蘇咯咯的笑著讓身子都在抖動,這一笑讓藺晨正在穩定中的假髮有些歪了。

「曖,你別亂動,細髮還沒塞完阿!」

 

评论(6)
热度(4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