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讓我,聽見你的聲音【藺蘇】

*這不是現代paro但是我較文言的方式還沒練好所以用淺白的文字QAQ

*******

他靠坐在廊下的門邊上,望著略陰的天空。

院子裡的孩子似乎拿著玻璃瓶子在接著開始滴落的雨水。

 

雨沒有很大,水聚不起來讓孩子有些苦惱。

 

他不禁莞爾,放下手上的書,喚聲。

「飛流──」

 

聽見長蘇呼喚的飛流趕緊拿著沒接到多少雨水的瓶子,一張漂亮的小臉因不滿而皺了起來,「蘇哥哥……」

將瓶子遞給長蘇後把手上拿著的另一東西很生氣的丟到地上,

飛流重重的踏了幾下地,「騙人!」

一向聽得懂飛流在說什麼的梅長蘇看見地上被飛流踏著的是樹葉,便讓飛流去折一葉來給他。

只見長蘇將樹葉置於唇上,就發出漂亮的聲音,看著飛流發光的眼睛,他輕笑。

「藺晨哥哥沒有騙你喔,是飛流自己沒學會而已,來,蘇哥哥教你一遍。」

飛流乖巧的點點頭,拿了另一片葉子跟著長蘇一起學。

 

「雨變大了,飛流放了瓶子就進來吧。」

下意識的望了天空,和剛才的細雨不同,雨越下越大。

梅長蘇起身移動到屋內,飛流接過瓶子後就開始去接水。

 

豆大的雨滴落到玻璃瓶裡,讓裏頭的小船開始浮了起來,讓飛流待在廊下,目不轉睛的盯著瓶子看。

 

「小船也是藺晨哥哥做給你的嗎?」

剛才拿過瓶子就有看見裡頭有艘樹葉小船,看得出手藝有些拙劣,估計是學了什麼有趣的招數就拿來騙小孩吧。

「恩!」

飛流見水滿到八分了,便很開心的拿進屋裡給長蘇看。

「船,好玩!」

「恩,好玩,下次再一起去遊湖坐船,好嗎?」梅長蘇摸摸飛流的頭,

「…一起嗎?」飛流皺起眉頭,好像很不願意問,卻又覺得不能不問。

「對,和藺晨哥哥一起,對了飛流,知道你藺晨哥哥去哪嗎?」

 

下雨的天總讓空氣有點悶,雖然廊子外是有些風,但就是怕去了自己的身體折騰不起,卻總想撐把傘外出走走。

飛流晃了晃小小的腦袋。

「不知道阿…也是,那人哪是能夠被別人知曉行蹤的?想去哪就去哪,多麼的恣意快活,不像我……」

「蘇哥哥!」

 

他只記得最後聽見飛流的大叫,意識就沒了。

他做了一個夢。

本以為又會看見梅嶺的那一幕、看見大火、父帥。

但他只是看見自己位於熱鬧的金陵街上。

雨下著,大到聽不見身邊的聲音僅聽見雨聲,

而他站在街中,撐著傘,一切如同他方才想做的。

 

接著有人走過他的身旁。

「兄長……」女子輕言,並未多談便離去。

「小殊阿」男子只是拍拍肩膀。

「小殊……」他聽見有人吸了吸鼻子。

「蘇哥哥!」接著少年跑了過去。

「宗主!」兩名男子追著少年過去了。

 

他全都知道,卻看不清人影。

無奈閉上眼順完氣後睜眼,一襲白衣的男子撐著傘站在前方不遠處。

梅長蘇看見他在笑,拿出了樹葉像是要表演樹笛給他聽一樣,

卻怎麼樣也吹不聲音。

──他突然懷疑自己誤會飛流了,可能真的是教的方法錯了。

 

他勾起笑容,大喊「怎麼不過來?」

而對方只是持續講著些什麼,似乎很有趣,把傘用肩撐著用上了雙手在比劃。

但雨太大了他什麼都聽不見。

所以他決定自己走過去,一走動,雨就灑在肩頭上,突然的冰冷讓梅長蘇狂咳。

梅長蘇本想藺晨看到他這個樣子應該會匆忙的跑過來。

一抬頭卻只看見對方露出現時不曾出現的悲傷表情在看著他。

藺晨把傘放下讓雨淋得自己滿身,接著搖搖頭嘆息,便轉身要離去。

 

梅長蘇依舊沒聽見對方在說什麼。

他第一次為藺晨的離去感到如此的不安……

沒有體力跑向前攔住對方的長蘇只能用盡最後的力氣,大聲喊出對方的名字。

──「藺晨!」

 

 

「我在,怎麼,做了惡夢嗎?」

藺晨一手握住長蘇的手,另一手替長蘇擦去冒出的冷汗。

「我……」

梅長蘇覺得有些茫然,剛才的夢太真實,他近乎以為藺晨就要這樣離開他了。

他掙開藺晨握住的手,就這樣摸上對方的臉。

藺晨雖然驚訝,卻也很快了解到對方剛才可能夢見什麼。

「……我還在,你放心。」

輕抹去對方因噩夢而留下的淚,

將長蘇扶起抱入自己懷中,像是哄小孩睡覺一樣輕搖著。

「你吹葉笛給我聽。」

「啊?好阿」藺晨疑惑,但很快便想到應該是飛流有吹給他聽。

藺晨很快的就去折了兩片葉子,一片先是熟練的摺成小船,像是獻寶一樣遞給長蘇。梅長蘇一看發現折得好看多了,可能是有練習。

「飛流說你跟他說要和我去遊湖對吧!」

藺晨笑彎的眼直直的盯著梅長蘇看,手上夾著的樹葉輕靠在唇邊,吹出不輸於長蘇吹給飛流時那般美妙的聲音。

 

只是笛聲卻斷的突然。

 

「長蘇!怎麼了?」

床上的人快速的往前一跳,讓藺晨抱個滿懷。

「有你的聲音,你的體溫,你的人……你在。」

梅長蘇靠在對方的胸膛,語調輕柔的說著。

藺晨勾起笑容不讓欠揍的回嘴話語說出口,不煞風景,只是緩緩的將人抱了起來。

懷中的人又陷入了睡眠,且呼吸平穩。

連把脈都不用了,看那副掛在嘴上的笑容。

 

「我在,我一直都會在,所以好好睡吧。」

 

藺晨替對方蓋好被子後,在長蘇額上輕輕落下一吻。

「晚安。」

*****

藺晨男友力超足夠XDDDDDDD
小飛流光用寫得都覺得他好可愛!
長蘇乖乖,不哭((還不是妳寫的XD

雖然也想說晚安但是我今天應該要徹夜(哭)

评论(11)
热度(37)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