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畫

看到那個標籤真的不會再更新,我的心就覺得空虛了些
看見【某天的偽裝者】出現,我就期待著

只好,動手寫了篇文,除了向 @马背 大大公開表白外
就是希望【某天的琅琊榜】能早點出現XDD

*以下飛流戲份大,原作向

**************

飛流的房間放有幾個箱子,裡頭不是放著別人贈予他的精巧玩具,就是他自己認為很寶貝的物品。

大多是前者,不過也有不少後者:像是看起來很奇怪的石頭,或是一些漂亮的花朵或果實,而吉嬸總是要每個禮拜把這些會腐壞的東西丟掉,幸虧飛流玩玩就忘了,倒也不是真的在意那些。

而前者便是些木雕人偶、機關玩具,再來就是字畫。

大部分的字畫來自長蘇和他自己,自己的畫作又最為多,長蘇的便是和他一同畫畫時特地畫給他的,少部分是藺晨的,雖然他實在不太喜歡他,但因為上頭畫得漂亮,又是他最喜歡的蘇哥哥,那便是出自壞人之手也沒關係了。

其中最特殊的,便是蘇宅中一小僕的畫了。

蘇宅中的每個人都各司其職,除了黎綱掌管大小事、甄平飛流保衛安全,吉嬸掌控大家的胃…廚房外,其餘小事情其實也都是有人負責的。

飛流箱中畫作的那位小僕,在蘇宅的工作便是掃地,蘇宅之大掃地可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但比起其他人的工作還是輕鬆了些,這小僕工作到一段落便會撿起地上的樹枝,在土上勾出四周的景色,那線條簡潔卻有抓到神韻,完全看得出畫哪。

畫得開心也就繼續掃地,竹掃帚刷刷方才的地面,不留下痕跡。

只是有天畫畫時被飛流看見了。

飛流一向來去無息,這掃地小僕有怎能感受飛流的氣息,突然出現在身後,嚇得他是跌坐在地上。

飛流對外人一向頂著冷冽的面孔,讓小僕更是趕緊起身就想跑。

只見飛流一手抓住小僕衣領,一手指著地面。

「你畫的?」

小僕還在驚嚇中,便一愣一愣的點著頭。

飛流鬆開手,指著自己說「畫!」

小僕雖然沒有接觸過也知道飛流是個心智不全的孩子,想了下便猜測的回問

「是要我畫你嗎?」

飛流用力的點了點頭。

雖然飛流沒露出什麼表情,但那眼睛亮晶晶的,很明顯在期待著。

小僕只好撿起剛才下掉的樹枝,一邊看著飛流一邊在地上快速勾出飛流的輪廓,

飛流開心的笑了開,地面上的畫神韻十分到位,直對著小僕說:「厲害!」

小僕靦腆的笑了笑,一抬頭飛流便不見人影。

才想著要繼續打掃,飛流又像一陣風似的跑了回來。

「給,畫!」

原來飛流是跑去拿了些畫圖的用具,這小腦袋雖然不懂很多事,但看著小僕只能在地上畫,便想著對方是不是沒有東西畫,乖巧地拿了東西來給小僕。

小僕收到用具甚是欣喜,向飛流說以後要畫很多畫給他。

飛流用力的點點頭,身子一躍的飛走了。

 

小僕平時掃著地,但蘇宅發生的事大大小小也都見在眼裡。

原先畫些景物,也會畫些鳥等動物要討飛流開心,而自己崇拜宗主也知道飛流最喜歡宗主,便悄悄的描繪了幾幅宗主的畫,這動作都不是坐或臥,而是有些神靈活現的做些大動作,像是和飛流打雪仗、堆雪人,盡畫些不太可能出現的事,看樣子是加入了不少自己的想像進去……也許是期望。

 

在蘇宅掃地的日子甚是平靜,但一日人員調動,小僕須回到廊州。

小僕雖不捨,卻也只能將所有的畫贈與飛流後,離開了。

那一天,飛流不是很開心,趴在長蘇的腿上悶悶不樂。

但長蘇卻無法問出原因來,只好在晚上請吉嬸多做些好吃的。

 

孩子玩性大,也不諳記性,某天翻找其他東西時赫然看見那厚厚一疊的畫也想不起來是誰畫的,乾脆全拿出來一張一張看得想。

長蘇拿著書在火盆邊烤邊讀著,知道飛流走了進來,抬頭一看那孩子緊皺著眉頭,像是在想什麼似的。

這可愛的小腦袋,平時是很少這麼聚精會神地想東西的,不一會兒就打起瞌睡。

梅長蘇緩緩的靠近,坐在飛流前將畫拿起來看。

本以為應該會是藺晨畫了什麼奇怪的東西,沒想到一張張卻是這蘇宅裡平時發生的趣事,有許多更是想像出來的,令人看了不禁一笑。

梅長蘇勾起笑容,看著眼前已經醒來而盯著他看的少年。

「飛流,這些是誰畫的?」

梅長蘇一邊等著飛流回答,一邊看著那一幅幅有趣的畫面。

「不知道。」飛流抓抓頭,他真的想不太起來是誰了!

梅長蘇依舊笑著,想起有一次讓飛流畫畫時飛流說東西給人了,所以又給他備了一套,而飛流會給的若不是熟悉的那些就是蘇宅裡的人。

後者的可能性較大,大概是比較不常見面的,晚些再問問吉嬸。

梅長蘇在腦中已有了個大概的結果,他也翻到最大幅的那一張。

 

在蘇宅修葺完成後,梅長蘇請了很多人來,有平時就是常客的那三位公子哥,當天還請了卓家兄妹、穆家兄妹及其將領,懸鏡使的夏春和夏冬,蒙摯與其夫人,大家不談朝廷之事,過得甚是愉快,尤其是飛流,有著言豫津帶來的獨木舟,玩得不亦樂乎。

那幅畫中就是這樣大家聚在一起吃飯的景色,只是還多了些當天不再現場的,像是靖王景琰,和琅琊閣少閣主藺晨,只不過靖王是和大家吃飯,這藺晨卻在邊上逗鴿子,梅長蘇不禁笑了出來,這幅畫多半有飛流的指點。

這些畫面雖然不太真實,卻也是他所期待看見的,想到這裡,這心中忽有一股暖流通過,讓他的心感到暖暖的。

笑又帶了些溫和。

飛流看他蘇哥哥笑得開心也就不打算繼續想了,舒展了身體向後倒去,看見了院中正在打掃的僕人,才突然想起這些畫是一個打掃的小僕所畫的。

但名字……他忘了問了。

飛流有些懊悔的拍拍自己臉頰,還是坐起了身。

「飛流喜歡這幅嗎?」

梅長蘇將畫轉向飛流那一面,飛流仔細的看了畫中的人物姿態,除了大家都在外,就是他蘇哥哥看起來很健康又很開心的樣子。

他展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喜歡!」

 

****************
請不要在意您在文中變成了掃地小僕XDDDD

馬背大大,我好想念你的今天的琅琊榜QAQ
今天看電視播的正好在靖王在刑部和齊敏說話時,那個背影轉身過來,
我居然把他髮冠上那簪子看成了牛角XDDDDDD

其實不只今天的琅琊榜,您畫的艾莎和安娜也很漂亮!
鳥琊榜娘琊榜和快樂皇子等等也都很好看!
真的很喜歡您的畫,那筆觸裡都透著溫柔。

我想,我那麼喜歡今天的琅琊榜的原因,就是因為您所畫的不是刀也不是糖,是歡樂。

我雖然期待今天的琅琊榜的復活,但我沒有催稿的意思XD
謝謝您帶給我的那些快樂的日子,

真的非常愛你!

评论(10)
热度(60)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