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梅

*主藺蘇+飛流一家三口好萌寫得好開心

*沒有確切時態的蘇宅日常也寫得好開心

*********************

白梅花開,一片雪白中因花蕊的粉色而顯得嬌嫩可愛。

飛流開心的折了幾枝靖王府的梅花回來插在瓶中,一下把長的那枝挪到左邊,一下又移到右邊,擺弄了好些時間覺得滿意才拿起剛才靖王拿來的食盒。

沁梅糕的香味讓飛流忍不住大吃了起來。

在一旁的長蘇手裡雖拿著書,但心思可都在這小傢伙上頭。

勾著笑容,梅長蘇覺得光是看著飛流這些無心機的小動作,就讓人什麼煩惱都沒有了,外天天氣正好,靖王府的梅花也確實開得不錯。

但自己的身子經不起冬天的寒風,這也是無可奈何的。

只好打消想出門的念頭。

而飛流吃著沁梅糕,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抬頭,可能是感受到長蘇這邊一直有視線過來吧,這抬頭就對上長蘇的眼。

「蘇哥哥,吃?」

嘴中還咬著半塊,手中拿著一塊的對著梅長蘇,見他的蘇哥哥沒有回應,便抱著整個食盒,以挪動屁股的方式靠近,惹得長蘇又是一陣笑。

「好,蘇哥哥吃。」長蘇輕拍飛流頭後,從食盒中拿了一塊出來,不過裡頭也剩不到幾塊就是了。

這沁梅糕濃郁的梅香更是讓他更想出外走走了,突然想到晚些藺晨會過來,差不多是吃午飯的時間,等午飯和再一同去賞梅好了。

梅長蘇腦中的事情轉了一圈回來發覺飛流仍是睜著大大的眼睛看他。

臨時起了意。

「飛流,你知道藺晨哥哥今天會來對吧。」梅長蘇連眼裡都含著笑意,若是其他人看到,肯定知道他是有什麼壞點子了。

不過在他眼前的是飛流,他只知道蘇哥哥現在非常開心。

但他提到藺晨時飛流的小臉還是垮了下來,悶悶的應了聲。

「藺晨哥哥來得時候肚子會餓,但是小點心要沒有了。」

梅長蘇皺起眉頭,顯露出一副痛徹心扉的怎麼辦,讓飛流著急了。

「粉、粉子蛋!吉嬸!」飛流緊張的就要跑到廚房找吉嬸,梅長蘇拉了飛流的手讓他坐下來。

不過藺晨喜歡吃粉子蛋的事飛流記著的這件事要是藺晨知道了,肯定會開心地逗弄著飛流說:「我就知道我們小飛流還是惦念著藺晨哥哥的。」

想到那畫面梅長蘇不禁就笑了出來。

飛流更慌張了,他蘇哥哥一下難受一下笑的,是不是該找晏大夫來?

「飛流,吉嬸會幫你藺晨哥哥煮粉子蛋是沒錯,但是沁梅糕那麼好吃,飛流也覺得好吃對吧,所以蘇哥哥想讓藺晨哥哥也吃到。」

梅長蘇動作輕柔的幫飛流整理頭髮,看小臉疑惑著才繼續說。

「飛流去街上幫我買些沁梅糕回來好嗎?」

「幫忙買?」飛流有些疑惑的偏著頭。

他知道幫忙兩個字,他會幫吉嬸拿東西、掛花燈,會幫蘇哥哥找人、傳話,但是幫忙買?買東西為什麼要幫忙,這讓飛流的小腦袋想不透。

「因為蘇哥哥不能夠自己去買,所以才要請飛流幫忙。」

梅長蘇一向都知道飛流在問什麼,所以也就妥妥的解了飛流的疑惑。

「好!」他咧了個大大的笑容,露出潔白的牙齒。

梅長蘇拿了些碎銀子給飛流,將他的手拉到懷中拍了拍。

「那就麻煩飛流了,蘇哥哥有多給你些,看到喜歡吃得自己買回來。」

「恩!」飛流用力點點頭,開心地飛出去了。

 

***

梅長蘇看著飛流出門,笑容依舊是不減,因為他聽到了腳步聲。

「藺公子來的速度比我想像中的快阿。」

只見來人一身白衣,看見梅長蘇笑得開心也開心的笑了。

「長蘇阿,發生什麼好事嗎?你今天氣色看起來不錯。」

藺晨拉過對方的手腕把了下脈,這脈象也確實平穩,離開手腕,改而握住對方的手,竟也不像平時那般的冰冷。

藺晨疑惑了,是吃了什麼好藥嗎?

看著藺晨的表情,梅長蘇是十足笑彎了眼。

「只不過是將心放下了些罷了。」

「別唬我了,你這顆心明明總懸在那,怎麼可能說放就放?」

將對方直接抱入懷中,藺晨湊近了梅長蘇的臉看,這看得人不害臊,被看得人耳根子到都紅了起來。

「看什麼呢?」梅長蘇不禁向後,卻又被攬了回來。

藺晨其實很喜歡看梅長蘇笑,平時溫敦書生的那抹微笑,亦或是

毫無心機的那種笑,都令他著迷。

只不過平時和他倒也像是同一個腦袋,很容易就知道對方的想法,

而今天,他是怎樣也看不出來,不免有點慌。

「我只是向飛流學習而已。」梅長蘇淡淡地說,離開藺晨的懷抱準備泡茶。

「……我懂了,你早該體悟到了,只是不做罷了。」

藺晨笑得站了起來,在長蘇頭上憐惜的摸了摸,「真乖。」

也沒有言語反擊,聞著茶香,看著眼前飛流瓶中的梅花。

「等飛流買點心回來,吃過飯後我們去賞梅吧。」

「你讓他去買東西啦,難怪不見他,放不放心阿。」

藺晨一聽長蘇讓飛流自己去買點心,不禁搖了搖頭。

「飛流長大了,這事、是辦得到的。」

梅長蘇又勾起笑。

 

***

「沁梅糕……沁梅糕……」

飛流這去的路上很害怕會忘記要買什麼東西,所以不斷的重複念著。

一開始都算順利,到了市集都還記得。

只是可憐了這傷過的小腦袋,到了人多吵雜的市集,就亂了。

 

「綠豆糕──好吃的綠豆糕阿!」

「小哥,要不要來看看阿」

「梅花餅──」

「哎呀漂亮的姑娘,來看看阿!」

 

此起彼落的招呼聲,一堆食物的名稱一股腦兒的衝入飛流的腦袋,沁梅糕這名字是想不起來了,飛流生氣的嘟著嘴一邊看著那些很好吃的東西一邊躲過周圍人的觸碰。

「花……」飛流記得自己要買的點心與花有關,但是這聲梅花餅的,那邊一個山楂糕,綠豆糕豌豆黃什麼的太多太多,他急的跺了跺腳。

因為怕太晚回去會被藺晨罵,所以飛流最後找了一攤賣著許多小點心的攤販,選了很多聞起來很香或是看起來像花的甜點。

還好,這沁梅糕本來就是當令的小點,飛流也順利的選到了。

覺得自己完成了一個大任務後,飛流重拾笑顏,買了甜甜的山楂果吃。

因為記得蘇哥哥吃藥後都會吃些甜甜的醃梅,所以飛流也去買了些,然後很開心的飛回蘇宅了。

 

***

藺晨捧著一碗吉嬸做的粉子蛋,上頭的桂花糖還多灑了些。

「長蘇,你吃不?」

他知道平時長蘇吃著藥嘴裡總是苦的,喜歡吃甜,卻總不和他分粉子蛋吃。

「你吃吧。」梅長蘇搖搖頭,雖手上拿著書心思卻不再書裡。

「你這就本末倒置了,懂嗎,飛流不是需要你擔心的孩子,再說了,平時你也任他出去玩,怎麼自己讓他出門買個東西就擔心成這樣。」

一說完藺晨就呼嚕呼嚕的吃下粉子蛋,讓長蘇看了不禁笑出聲,緊皺的眉頭也鬆了開。

「你吃的也太狠了,怕有人跟你搶似的,吃慢點,不然會噎著的。」

也許是想到和飛流吃東西是一個樣的,梅長蘇咯咯的笑了許久。

「我們長蘇還是擔心我的。」藺晨笑的噁心,不過也卻是緩了吃東西的速度。

然後院外傳了一聲「蘇哥哥!」

梅長蘇趕緊起身,就把剛回來對方抱入懷中。

還好時值正午,暖陽和煦,即便飛了回來也運動不少,所以飛流身上沒有沾染寒氣,反而暖的很,不然藺晨可要衝上去將兩人分開了。

「飛流買回來了嗎,好乖!」

長蘇看著在懷中笑著的少年,也看見可能是吃了山楂果而在嘴邊留下的一些糖漬,不禁也笑了開。

「怎麼吃得這樣滿嘴都是呢。」

「蘇哥哥!給!」飛流獻寶似的拿出額外買的醃梅,讓梅長蘇又驚又喜。

「謝謝飛流,蘇哥哥最喜歡吃了。」長蘇把懷中的少年抱得更緊。

藺晨吃完了粉子蛋默默地拿著空碗離開,除了喚來黎綱讓他去整理一下等會出門賞梅的物品,還特地去打了熱水準備讓飛流洗臉。

結果一進門就是看見一大一小累得睡著了。

藺晨忍俊不禁,先去開了飛流買回來的食盒一探究竟,發現裡頭只有一塊是沁梅糕,他笑著搖著頭。

躡手躡腳的把飛流叫醒,在梅長蘇懷中被叫醒的飛流很不高興,但是看見是藺晨又不能說什麼。

「把糖漬擦乾淨,手腳也洗一下,換件漂亮一點的衣裳,讓你蘇哥哥睡一下,等你蘇哥哥醒了就一同出去賞梅。」

飛流一聽到等等要和蘇哥哥一起出門,馬上換上笑容,飛也似的去做剛才藺晨所說的事。

藺晨則是緩緩將梅長蘇抱起,這也算淺眠的人竟然在沒有藥物的作用下如此酣睡,安置在床上後,替對方蓋好了被子。

忍不住多看了幾下難得放鬆的睡顏,低頭輕吻,不輕不重的說了句話才離去。

 

梅長蘇的確是淺眠,但卻也是到了對方吻了他之後才醒了過來。

所以藺晨所說的那句話他有聽見,不免紅了耳根。

在知道對方不會聽見回答的前提下,回了聲「好」。

********

不要問我最後藺晨說了什麼XD
自己想像是最美好的XDDD

然後,取名字真難www
快過年了耶,好像又要變冷了,大家要注意健康喔!

评论(8)
热度(4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