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除夕餃子

大家新年快樂!

除夕要結束了,這個時間團圓飯應該也吃完了吧XD

要迎接初一了!

*************

今天的飛流起了大早。

冬日的天本來就會晚些轉亮,飛流沒那麼早起過,所以疑惑的看了天空。

依舊有些鳥鳴,還有鴿子的咕咕聲,讓飛流手癢的就想去抓。

但是不行,藺晨會待在蘇宅過年,飛流記得蘇哥哥說過,要乖。

恩,飛流,乖。

 

他拋下了鴿子,跑去廚房找吉嬸了。

今天吉嬸要做得事情很多,好在精明如她,像是年貨一類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早就備得完善,不過為了晚上的年夜飯,依舊要從早上就開始準備做糕點和餃子。

「吉嬸,早。」

飛流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吉嬸面前,大眼盯著她看在那邊削蘿蔔。

吉嬸早已習慣了的飛流突然出現,應了聲早。

飛流點了點頭後又偏頭想了一下,決定再補了一句「拜年。」

吉嬸聽了不禁停下手邊的工作笑著說「雖然還很早,不過好,飛流今年也要好好保護宗主喔。」說完便從懷中拿出一個紅布包。

飛流開心地接過,因為沒有發出銅錢碰撞的聲音,他很快打開。

「吉嬸知道比起銅錢你更喜歡這個。」

紅布包裏頭包得是一顆顆的糖球,飛流很快的就放一顆進嘴裡。

一雙大眼亮晶晶的,笑得比糖還要甜。

「謝謝吉嬸!」

吉嬸也笑得開心,讓飛流去多穿件衣服後便繼續手邊的工作。

 

飛流聽話去多穿了衣服後,又跑回了廚房。

因為長蘇和藺晨都還在睡,飛流怕吵醒他們,所以到廚房看吉嬸做菜。

「吉嬸,餃子?」

飛流會起得那麼早就是為了要吃餃子,他最喜歡吃餃子了,昨晚藺晨就和她說過早起可以去找吉嬸蹭個餃子吃,蘇哥哥也說因為是除夕,所以會有餃子。

「餃子下午的時候才會包,現在還有其他的糕點要做。」

吉嬸知道飛流喜歡吃餃子,不過一早來說要吃餃子以前不曾有過啊,多半是藺公子對飛流開了什麼玩笑。

不過吉嬸是個溫柔的人,一向是待蘇宅裡的人都像是自己的孩子般,對藺晨也是如此,所以笑笑也就算了。

飛流點點頭,想著吉嬸很忙所以晚上才有餃子吃也沒關係,反正都是有餃子吃的,沒心機的一點也沒想到是藺晨對他使壞。

 

外頭已經漸漸亮了起來,時間約莫是辰時了。

「等等這饅頭蒸起來就可以吃了,再過一個時辰要是宗主沒醒,再麻煩飛流幫我拿過去。」

吉嬸和盯著裊裊白煙的飛流說,也不曉得他是覺得有趣還是真餓了。

飛流點點頭,視線沒有離開過蒸籠上頭,多半是覺得有趣。

 

其他人也醒了。

今日比昨日更冷了幾分,也只有飛流這活動量大的孩子像個小火人,

其餘的都到廚房找吉嬸喝薑湯了。

巳時了,長蘇和藺晨仍是還沒醒,飛流記得吉嬸說要是再一個時辰蘇哥哥沒醒就把饅頭拿過去。

金黃的陽光灑了下來,今天會是個難得的好天氣。

而眾人集聚到廚房,一同商量晚上的事。

 

***

房間這一頭,其實藺晨早醒了過來,差不多在飛流跑去廚房時就一同醒了過來。

清晨溫低,兩人被子蓋著雖暖,但已經寒到只要一動變冷了幾分的狀態。

藺晨笑著飛流出去的天真表情,笑時的胸腔震動讓懷中的梅長蘇縮了縮。

暗道了聲「不好。」仍是晚了一步。

懷中的人已經眨著還有些朦朧的眼,語帶沙啞的道「怎麼那麼早醒,今天除夕,沒什麼事需要操心的。」

「飛流醒了我便醒了,難得早醒本想著能讓你在睡久些,你就醒了。」

藺晨見人還沒清醒全,一個俯身就是一個吻。

雖然動了就冷,但梅長蘇感覺被藺晨吻過的地方開始暖了起來。

「那我們要繼續睡還是該起身呢?」

梅長蘇細長的手指繞著藺晨的髮,不意外對方也正玩著自己的。

「也沒什麼事就這樣在睡下也不錯。」

藺晨的手繞到長蘇身後,像哄孩子睡覺般的輕拍著。

本來還想笑話藺晨把自己當孩子,沒想到拍著自己背的每一下都令自己安心。

睡意也就再一次襲來。

 

「乖。」藺晨勾起笑,也閉上了眼,打算和長蘇再睡會。

 

飛流過來的時候已經暖了許多,雖然吉嬸說要拿饅頭和稀飯過來,但是進門時看見兩人睡得一臉幸福讓他也不知道該不該叫。

 

皺著眉頭想了一會覺得先叫藺晨起床,便戳了戳。

藺晨一醒便看見飛流那放大的臉,才想說些什麼便聞到饅頭的香味,又看見外頭的陽光,覺得起床出外走走也不錯。

 

「長蘇,吃些東西我們出門吧。」

在耳邊輕喚,手習慣的先診脈。

「……好。」

藺晨笑了笑,眼睛都沒張開就先應聲了。

將對方扶起來靠在自己懷裡,輕柔地順著睡亂的髮絲。

「蘇哥哥,吉嬸,吃。」

飛流靠在長蘇的腿上,指著饅頭和稀飯說。

梅長蘇這才張開眼睛,看看身後的人在看看腿上的孩子,覺得甚是幸福。

「好,謝過吉嬸。」

他發出清脆的笑聲,讓藺晨和飛流都勾起了笑容。

 

***

廚房這呢,正在商量大事。

「我們已經策畫第三年了,前兩年都失敗,今年可要成功!」

黎綱冷靜的分析,為大家打氣。

「今年就是要防止那兩人再拿宗主的餃子。」

甄平堅定地說著,還搭了手勢,一副誓死模樣。

原來他們是在說除夕晚吃餃子吐銅錢的事情,其實前兩年大家為了宗主的身體好,都有讓吉嬸刻意地把包著銅錢餃子的那盤給了長蘇。

但是第一年是因為長蘇吃得慢又少,便讓藺晨和飛流來幫著自己吃掉盤中的餃子,那兩人都像個孩子,比著誰吃得快又多。

因為已經放涼了,所以飛流一點也沒有怕燙的這個弱點。

就是在爭奪的時候,發覺自己咬到一枚硬物,馬上就知道是銅錢的藺晨一副勝者的模樣向飛流炫耀著,便吐了出來,只是飛流根本就不知道那有什麼厲害的,便又多吃了幾顆餃子,向藺晨哼了鼻子。

 

第二年雖然藺晨待在南楚替長蘇辦事所以少了一個妨礙者,但因為飛流怕燙,在如餓死鬼的眾人爭奪下,即便搶得過也吃不了,又傻傻的一顆一顆夾,桌上的餃子一瞬間便被其他人掃入碗裡,長蘇不忍心看飛流餓肚子便叫他過來,結果有銅錢的那枚便被飛流吃到了。

 

但實在不能夠怪那兩位,只是他們都太巧的搶了要給長蘇的那顆有銅錢的餃子罷了。

 

黎綱和甄平一同待在廚房傷腦筋,吉嬸只是笑了下,因為還有事情要做所以沒辦法停下動作和他們一起商量。

不一會兒那兩人像是用盡了辦法的無力,趴在桌上繼續發愁。

吉嬸將東西放入蒸籠後似乎是空出了時間,也坐下和兩人一起討論。

「能讓那兩位吃到也真是福氣,至少宗主身旁一直有他們,讓他們有福氣宗主也沾染得到啊!」吉嬸笑著看黎綱和甄平,前者抬起了頭,有些無奈地說。

「吉嬸啊,那樣說也沒錯,就是、覺得讓宗主吃到會更好些。」

甄平像是突然想到什麼啊了聲:「不如吉嬸你多包些有銅錢的,然後全放到宗主的盤裡。」

「那樣吃到還算福氣嗎?」吉嬸沒好氣的拍了下甄平的腦。

甄平委屈的摀著頭,兩人又繼續趴著愁。

「提醒一下藺公子和飛流呢?」吉嬸疑惑,明明藺公子說一下他便明白,飛流也很乖,怎麼這兩個平時腦袋還能使,尤其是甄平,提到宗主的事怎個著就一個個變傻了。

「我們不敢啊。」黎綱和甄平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

這默契讓吉嬸忍不住大笑,她腦袋一轉,想出了方法。

「我給宗主的那份餃子會額外把銅錢的那顆放在小盤,說是放涼了可以先吃,除了這個,我也會額外給藺公子和飛流一盤餃子。」

語畢便起身繼續做菜,午時也快到,要吃午飯了。

沒有理會身後傳來的「吉嬸聖明。」

她看著給藺晨和長蘇的那份早飯已經不見了,欣慰的笑著。

 

***

午後藺晨拖著長蘇出門去了,飛流還因為餃子而陷入了選擇的兩難中,最後被吉嬸說了餃子不會長腳跑,回來後就可以吃到為由把飛流說服了。

三人開開心心的說要去逛市集。

 

吉嬸的一道道好料已經做得差不多了,甄平路過廚房時覺得有些驚訝,問了吉嬸今天沒有貴客吧,才知道是藺晨拿了很多好食材來,吉嬸手癢著便趁機發揮了。

 

藺晨長蘇和飛流三人回來似乎沒有買什麼,只是飛流手上多了個玩具。

雖然藺晨笑罵著長蘇寵壞孩子,但自己不外乎也幫飛流買了髮帶。

 

夜很快就到了,早時的陽光就像是夢一場,現在已下起了小雪,明天一早應該也有不少的積雪可以讓飛流堆雪人了。

吉嬸做的好菜一一上桌,看得大家是口水直流。

「長蘇,這可都是我帶來的好食材。」

藺晨昂著下巴,一副很希望被稱讚的樣子。

梅長蘇只是啜了口茶,淡淡地說能做成這樣都是吉嬸的功勞,又不是你的。

藺晨自討沒趣,不想再碰得一鼻子灰便沒再開口。

沒想到對方那麼快就收口,梅長蘇疑惑的看了過去,才發現是吉嬸端了餃子過來了。

「餃子!」飛流很開心地喊出聲。

吉嬸就如早些和黎綱甄平所說那樣,把餃子給安排好了;

飛流因為和其他人坐在一起,不方便給大盤便給了小盤,說是給飛流吹涼了,這樣等到後輪的餃子再出來之前,都能夠先夾起來再放涼。

「謝謝吉嬸!」讓飛流笑得甜滋滋的。

而藺晨的位置在長蘇旁,所以能夠直接額外給一盤。

最後長蘇的則是有一盤小盤和大盤,吉嬸也說了一樣的理由,讓長蘇不怕燙口。

這就惹得藺晨覺得不公平了。

「怎麼他們都有放涼的小盤,吉嬸,您怎麼可以這樣對待我?」

藺晨摀住心口,演上一段宛如被拋棄的戲碼。

吉嬸笑得開心,只說了句「藺公子您不怕燙啊。」

便回廚房想讓第二鍋的餃子起鍋了。

藺晨吃了虧讓其他人都笑得很開心,藺晨擺擺手,除夕嘛,大家開心就好。

 

梅長蘇的眼都笑彎了,拿起筷子就往吉嬸特地為她準備的小盤餃子下手。

「大家,起筷吧!」

在此起彼落的好聲中,長蘇咬下了他夾起的那顆餃子,雖然吉嬸說是放涼,但當唇碰到皮的那刻便了解是不燙口的程度罷了,真是有心。

才這樣想著,便咬到餃子中有個硬的物體,他馬上知道是什麼,緩緩地將銅錢吐到小盤上。

響亮的寂靜了整個空間,每個人都轉過來看梅長蘇。

甄平和黎綱悄悄地交換了眼神,點了點頭。

梅長蘇含笑,「都來吧,咬到了就要沾福氣啊。」

 

大家一擁而上,小心翼翼地只在手上摸了幾下。

飛流開心的整個人都撲進長蘇懷裡,起身後還摸了摸頭,認真地說了句

「福氣,身體好。」

便又繼續回位子吃餃子了。

最後來的是藺晨,其實藺晨現在不摸,晚上就寢也是摸個夠。

但他仍是過來,且一臉認真的面對長蘇坐下。

他將手放在梅長蘇的頭頂,梅長蘇也疑惑,不曉得藺晨為什麼要這樣做。

藺晨緩緩地開口。

「大家都說餃子裡咬到銅錢會是一年裡最有福氣的人,在那麼多次的瀕死邊緣你都回的來,早就是最有福氣的人了,所以我希望你這吃到銅錢的好運氣,可你拿來續你的壽命,若是可享天年那便是最好。」

 

藺晨的眼裡滿是認真,從話語中也完全聽得出來他有多麼希望梅長蘇能活久一點,這讓梅長蘇也了解,縱使藺晨在他面前事多自信的說可讓他續命,但終究有那麼脆弱的一塊擔心救不回自己。

 

梅長蘇覺得鼻頭有些酸澀,想出聲應聲好便發現自己有些哽咽。

念頭一轉,勾起了笑容,向前一傾,吻上了藺晨的唇。

「沾福氣。」梅長蘇笑得頑皮。

然而,這輕而突然的吻卻讓藺晨也濕了眼眶。

藺晨輕笑著搖頭,想把眼淚給退回去,他勾起一抹大幅度的笑,顯得輕挑。

「福利這麼好!那我以後定不缺席,請梅宗主別忘了。」

「當然。」他不會再失信了。

 

 

*********
這篇我是在看原作時想到的,因為飛流那時候是吃長蘇的吃到銅錢,又說前一年是藺晨吃到,所以我的腦洞就開了
設想是他們想讓長蘇吃到結果被藺晨和飛流吃掉了XD

然後今天,天阿真的好冷XD

我的感冒感覺快復發了,總是突然又咳個幾下
大家新年好!紅包多多、平安健康!

评论(8)
热度(4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