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五日02【藺蘇】

*藺蘇,日常向歡樂向,親情讚!

*藺晨和飛流突然靈魂交換了,仗著對方的身體,這兩人會做些什麼事XD

長蘇又會怎麼應對ww

01連結

第二日  混亂

****************************

梅長蘇一早起床就覺得奇怪,這個蘇宅,更安靜了。

剛起床身體還沒完全醒,他覺得還有些冷,裹上狐裘後想去廚房找吉嬸討個湯喝,暖暖身體。

緩緩踱著身體,眼神在經過第一間房時就瞄進去,發現黎綱和甄平都待在那房間挨在床邊。

而那床上躺著的竟是平時最活蹦亂跳的兩人,也是他最親的兩人。

一種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梅長蘇顧不得身體還沒完全醒來,便下意識的就往內衝去,不小心被從身上掉落的狐裘絆倒,有些狼狽的爬過去床邊。

「他們怎麼了!」

「宗主!」黎綱和甄平同時驚訝出聲,他們照顧到忘了晏大夫的指示,不要讓宗主發現兩人生病了。

其實這也不能怪他們忘了,畢竟他們也守了一晚,晏大夫也診斷兩人只是風寒,到早上可能就會退燒而醒來。

沒想到卻是梅長蘇先醒來,而且還讓他看見這麼糟糕的情況。

他不斷的咳嗽,不斷不斷的咳,像是要把五臟六腑都給咳出似的,額間不斷地冒出汗,讓黎綱趕緊倒水過來,甄平也拿了護心丹過來讓梅長蘇服下。

「沒事的宗主,只是風寒!」

黎綱穩著長蘇的情緒,而梅長蘇也漸漸冷靜下來,看著兩人的確是還有起伏的身子,以及面容舒展的睡顏,才漸漸相信藺晨和飛流沒事。

只是平時不曾看兩人這樣倒過,若是熟睡也還好,就是這一臉的病容令他不捨。

「黎綱、甄平,去請吉嬸煮個粥,不要讓他們醒了之後餓肚子了,尤其是飛流,折騰了一個晚上,肯定餓壞了。」

梅長蘇輕柔的撫過飛流的臉,順著沒束好的鬢髮而下,臉上滿是慈祥的笑容。

一個轉身,面對的是藺晨那副睡不好的模樣,沒有著急,那似乎像是夢到什麼可怕的內容,惹得長蘇不禁勾起嘴角。

「也請吉嬸多煮碗粉子蛋吧,這人從南楚過來挨著就要吃,這一病初醒一定也嚷著他餓了要吃粉子蛋了吧。」

替藺晨整理了耳邊的長髮,還有些退燒後留下的汗,他一併撫去。

「然後你們兩人也就去休息吧,照顧他們一個晚上,恐怕也折騰累了。」

替兩人拉好被角,將手放回了棉被去,梅長蘇就是轉身讓兩位部下去休息。

不過黎綱和甄平哪願意就這樣放手讓長蘇照顧,這可是重病人照顧病人,良心上是絕對過不去的。

但宗主的命令哪敢不聽,只好等等請晏大夫再過來一趟了。

兩人出門後,門一帶上,長蘇臉色馬上與剛才不同。

鐵青的讓黎綱他們看見的話,肯定直接把晏大夫請過來。

「怎麼會那麼容易就病了……」

梅長蘇眼裡滿是擔心與心疼,他還是不太相信這兩人會這樣倒在他前面。

像是連倒下都在意著長蘇般,藺晨和飛流都有了動靜,果然晏大夫說得沒錯,就只是風寒,燒一退就會醒來了。

 

彷彿還在較勁,兩人幾乎是同時睜開眼的。

大抵上不記得前一晚怎麼了,只知道前一晚睡得實在是不太好。

在看見長蘇不曉得為什麼一副炫然欲泣的模樣都皺起來眉頭,這一要開口,就發現事情不對勁了。

但震驚的事情遠比不過眼前的梅長蘇在露出笑容後就昏過去了。

「長蘇!」

「蘇哥哥!」

藺晨與飛流同時叫出聲且下意識的就要上前去攙扶。

 

剛從廚房出來的黎綱和甄平一聽見飛流和藺晨的喊聲都趕緊前往房間,只是不曉得為什麼一開門後看見的卻是藺晨壓在最底,長蘇在上頭,而飛流則是壓在長蘇身上。

這若是一副在玩耍的情境,肯定會讓蘇宅響起滿滿的笑聲。

可惜了這便是一副宗主暈過去的情形,最下頭的藺晨喊了聲「重!」

上頭的飛流趕緊起身,一爬起來就是讓長蘇倒在自己懷裡,手一撫上腕就開始診脈。

藺晨爬起後只是在一旁乖乖地看著。

黎綱和甄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反了?

飛流居然在幫長蘇診脈?而藺晨卻一句話也不吭。

 

房間裡顯得十分寂靜。

 

打破這層寂靜的便是診好脈的……飛流的聲音。

「還好他近來身子調得不錯,你們剛才應該也給他服過了護心丹,那一口氣突然放下了才會這樣,晚些醒過來之後便沒事了。」

飛流捏捏手中長蘇的手,露出一臉真拿他沒辦法的祥和臉。

「明明為赤焰冤屈平反後也沒這樣的放鬆,怎麼一見我們兩人醒來後就這樣了呢。」

「重要!」

一旁的藺晨終於吭了聲,雖然說法是如同飛流那樣的簡短,而現在的神情竟也如十幾歲少年那邊的天真,眼裡十分清澈。

「還是我們小飛流聰明,對,我們就是比那頭水牛重要多了。」

語畢,兩人都露出與平時相同的笑容。

 

這邊的溫馨一點也沒有讓門口的黎綱甄平情緒緩些,依然是只有滿滿的驚恐。

可是就這兩人明眼也看得出來身體互換了,怎麼就一點也不緊張呢?

 

將長蘇抱進被窩裡,飛流轉向他們一臉正色。

「好了,現在還是來說說我們的事吧。」

黎綱和甄平聞言趕緊跑了進來,正襟危坐。

看兩人坐得那麼正,又看見眼前雖然是自己臉孔的藺晨哥哥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裡頭是飛流的藺晨也坐得直直的。

「昨晚因為我和飛流玩到染了風寒,燒了一個晚上對吧。」

黎綱和甄平點頭,他們著實沒想到這兩人也會染上風寒,不免有些震驚。

但照顧他們的夜裡也沒折騰到哪去,意外地睡得老實。

「有什麼異狀嗎?」眼前的飛流皺著眉頭又問了句。

「睡得很穩,只是有時會做惡夢,怪得是兩人一起做惡夢。」

黎綱回答,他請甄平先去端粥和粉子蛋過來。

「兩人一起是嗎?」飛流陷入思考。

而一旁的藺晨聞到香味,原來是甄平拿食物來了,他趕緊過去把粥給端走。

如長蘇所說,折驣了一晚也確實是餓了。

飛流則是順勢拿走了粉子蛋,開心地吃了起來。

這讓畫面讓黎綱還有甄平非常地不習慣,說了一句請晏大夫過來兩人便急忙地離開房間。

 

這門一帶上,黎綱和甄平便哭喪的臉,頭痛的緊。

 

原來,還真有靈魂交換一事?

 

「這要我們如何和宗主交代阿!」

****************************
大家新年好XD
這篇我一直忘了更新(掩面)
這腦洞我也真給他寫出來了(艸)

預計五篇完結w所以後手還有三篇
後面可能大家會有些混亂,因為藺晨的身軀是飛流的靈魂,所以文中的藺晨其實是飛流,而文中的飛流便指得是藺晨XD
我自己寫的也會有些怕打錯XD

下集預告大概就是兩人會依著自己的身子做些平時做不到的事wwww

评论(15)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