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為你

* 現代PARO

* 一家三口萌萌噠

* 情人節快樂!

*一個不小心就爆字數(艸)

********************

春節也過了初五,大多店家又再度開門,相比起來也熱鬧了許多。

而今天,是初七,但是重點不是初七,是二月十四號。

沒錯,就是情人節。

 

藺晨很早就在策畫這天該如何與梅長蘇來個浪漫的約會,梅長蘇所有喜歡的東西他都知道,連同他可能想再多買幾本新書所以要帶他去逛書店,雖然可能一待就很久,但是藺晨就是喜歡看著梅長蘇挑書時的神情以及好看的側臉。

總是一看就進入自己世界似的,好一會才從書中抬起頭,想起藺晨還在身旁。

輕笑「你可以去看看別的書阿,不用總在這陪我。」

「這麼好看的美人兒,不看著可是會被別人拐走的。」通常藺晨會露著輕挑的笑容這麼回他,讓梅長蘇笑罵聲粗俗,藺晨倒也不怒,不過到梅長蘇耳邊輕輕說聲:「我就喜歡這麼看著你。」

直白的讓梅長蘇紅了臉也無法反駁個什麼,只得回到書中的世界,佯裝沒聽見。

 

連回想起來就不禁笑了開,藺晨起了早,盥洗完後就是出門買早餐回來,再去叫醒那睡得一臉幸福的大沒良心和小沒良心。

自從領養回飛流後,梅長蘇身邊就不太有自己的位置了。

藺晨深深地想掬一把淚,但他是大人,很有度量的!

拔不開,也可以佔據另一邊阿,不過就是一個抱一個而已。

已經在一起生活快一年了,從一開始的不說話,到現在會用簡短的詞句。

從一開始的誰都不親近,但現在會理會他們,喔不,理會的是他,長蘇是被黏著。

想想也有點感慨。

 

***

 

「飛流起床了。」

藺晨先拍拍梅長蘇身旁的飛流,一把緊抓著梅長蘇的衣袖,像是怕失去什麼似的,藺晨總是早起,一切都看在眼裡的他倒也沒那麼介意梅長蘇被搶了。

少年的眼很快地睜開,但眼中其實有些迷惘,下意識地想生氣卻在看清楚後閉上了想說討厭的嘴。

「早餐買回來了,先去盥洗。」很是滿意對方的表情,藺晨接下去說,

「不要吵醒蘇哥哥。」

飛流乖巧的點點頭,輕手輕腳的離開床舖,很快地進去盥洗了。

 

藺晨看著梅長蘇的睡顏,勾起笑容,因為還蹲著所以俯身就吻了對方。

「飛流一走你就醒了吧,還是更早些?」

梅長蘇緩緩睜開眼,就是一聲輕笑。

「你叫飛流醒了我就醒了。」緩緩起身,就這麼躺著看對方放大的臉也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還好意思當個白雪公主?」藺晨很快的拿了大外套來給梅長蘇披著,這幾天天氣雖好,仍是有些寒冷,這種時候才是更容易感冒的時節,不可懈怠。

「我是讓你有機會當個王子。」講完梅長蘇還逕自的笑了起來,非得惹得藺晨說聲你大爺的。

 

讓長蘇去盥洗的時間,藺晨便順手拿了飛流的外套出去,那孩子雖然身體好,但也不能夠不多搭件衣服。

梅長蘇盥洗完出來後便是看見藺晨幫飛流穿好外套,拿著紙巾幫他擦嘴的美好景色。

「藺晨你果然是好爸爸,哪天飛流可能就叫你藺晨爸爸。」

梅長蘇邊笑邊做笑吃早餐,讓藺晨怕他噎著趕緊拿了水過來。

「他要是真的開口叫我爸爸,我就非得讓他改口叫你媽媽,長蘇媽媽!」

藺晨輕拍著長蘇的背,叫他笑得時候先別吃。

「蘇哥哥!」

飛流突然喊了那麼一聲,讓藺晨和長蘇轉過去看他,不一會兒就笑了出來。

若是一般人看見他們此時的互動,一定會以為飛流認為藺晨輕拍長蘇的背是在欺負他,但是他們倆人都知道飛流那句蘇哥哥的意思。

「你看,飛流都這麼說了。」

「好好,就繼續叫蘇哥哥,不是長蘇媽媽,行了嗎?」藺晨擺擺手。

「行的!」飛流點點頭。

「哎呀,還給我回嘴,這小沒良心的。」藺晨笑著搖頭。

 

等長蘇也吃完早餐後,藺晨讓飛流坐到了長蘇身旁,自己則是坐到兩人的對面。

裝得一臉正色的說:「我們今天要出門一趟。」

飛流聽見可以出門便咧了個大笑容,開心的抱住身旁的梅長蘇。

而梅長蘇摸摸飛流的頭後也開心的道:「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阿!」

只有藺晨在對方一臉畫風不對的露出驚訝的臉,「什麼?」

「恩,怎麼這臉?你不是要帶我們出去買衣服嗎?我想說這過年也要買新衣,我們自己是沒關係,但是飛流也要添添新衣裳才對吧。」

梅長蘇一臉疑惑地把話接下去,怎麼覺得藺晨好像另有打算?

今天不是還是初七,還在過年嗎?雖然這時才買新衣服晚了點到也沒關係吧。

「不、不是,我只是想說我也沒提起,怎麼就真的那麼厲害的心意相通了呢?」

藺晨連忙露出笑容,不讓梅長蘇有其餘的猜測,反正都是要出門,將錯就錯吧。

雖然自己的那些計畫是行不通了,藺晨又在心中為自己掬一把淚。

「對吧,那你先去車庫把車開出來,我去換件衣服就出門吧。」

「好,飛流,你看你蘇哥哥穿得夠不夠暖。」

「好!」

帶飛流應了聲後藺晨拿了車鑰匙就先走出門了。

 

***

藺晨將兩人帶到一間挺大的百貨公司,裡頭有一間佔據地上地下共四層樓的有名衣物連鎖店。

一開始三人就直奔三樓的童裝部,雖然飛流才九歲,但骨架長的好,長得比一般九歲小孩還要高,有許多衣服都能夠像模特兒那樣的撐起來,讓梅長蘇和藺晨不禁開始幫飛流搭配,然後讓他去試穿。

不過因為有限制一間試衣間只能帶三件衣服進去,所以也就上衣外衣褲子的一套一套的讓飛流試穿。

「我認為這一件很適合他。」長蘇拿了一件圓領條紋長袖T恤,靛藍色的。

「我認為這一件。」藺晨拿了一款和長蘇相同款式的,暖灰色的。

飛流已經去換了三套出來,全部都被保留。

本來一開始換一件的店員想說可能是像普通家長那樣,會把不要的衣物交給他,最後挑個幾件,沒想到這一家三口居然拿了三套,也就是九件都保留。

他不禁覺得這一家來頭一定不小。

而兩人此時在衣服旁的換衣鏡前在飛流身上比來比去。

「你眼光一向很差,這件比較好。」藺晨很有氣勢的比著。

「不然你讓飛流來選。」梅長蘇也不甘示弱地再搭上去。

要是平時,飛流一定會直接說蘇哥哥,但其實他也是知道兩人選到同款衣服,所以他的小腦袋就無法判斷出來了,兩個顏色的衣服他都常有阿。

所以他嚅了嚅嘴,最後說出「都好!」

才讓藺晨和長蘇像是大夢初醒般的發現籃子裡已經有很多衣服了。

「這也夠了,又不是要買一年份的衣服。」長蘇笑著抱抱飛流,突然回想起以前父母在幫自己挑衣服的時候好像也是這樣,但是總是媽媽贏。

藺晨倒是沒有體會過,通常都是他自己選得,所以也不曉得長蘇想到了什麼笑得開心。

「那買完了飛流的,接下來就是買你的了。」

藺晨因為手上提著籃子,所以只用下巴頂頂梅長蘇的位置。

「我?我還買什麼呢,又不是沒有衣服了。」梅長蘇笑著一邊拿著另一個籃子,幫藺晨手中的籃子分了一些衣服過來,不然會太重。

但一分完就被飛流接手過去了,兩人都不捨讓他提太重的東西。

「過年買新衣可不是小孩的權利,新衣服帶來新的氣,好挫挫你那身病氣。」

藺晨挑起眉,不禁露出你沒搞錯吧的神情,那表情讓梅長蘇看了就想打,

於是他不甘示弱,「好,我買,你也買。」

聽了這句讓藺晨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當然。」

 

***

於是三人離開了三樓到地下一樓去了。

男裝部。

可能是因為大家都買完了,童裝部本來人就不多,男裝部的人更是少。

其實會選擇到這間衣物連鎖店也是有藺晨到私心的,這間店的衣服大多易排汗,不會讓汗悶著,再來就是剪裁很是適合長蘇這樣長得瘦長的人穿,完全就是能夠把衣服撐起來,顏色也不似那樣的俗麗,梅長蘇穿起來便是那樣的書生氣質,好看。

剛才在童裝部幫飛流挑選衣服的情形在這裡有重演了一次,只不過變成了藺晨和飛流在幫梅長蘇選衣服,雖然大多是藺晨在挑選,但是飛流總會像剛才兩人在自己眼前比衣服那樣比著看,看順眼的也就說了句「蘇哥哥好看」讓梅長蘇笑笑開了眼,藺晨也會看看飛流所選的衣服,看對了自己口味的也就不吝嗇的稱讚

:「小飛流的眼光還真是不錯啊,比你蘇哥哥好多了」,這讓飛流聽著都不知的應該要開心還是要生氣,雖然被稱讚他很開心,但是後面那一句顯然是在說蘇哥哥的不是,讓飛流只能說了句「是,不是!」惹的兩人又是一頓笑。

「你確定你這樣是在激他的腦,不是激怒?」

梅長蘇挑起眉看著眼前的人,通常這時會微微抬起下巴,好看的臉部線條讓藺晨的心跳漏了一拍。

「我明明損的是你,怎麼啦,還開心成這樣。」

「你大爺的。」

 

最後梅長蘇也被哄進試衣間試了幾套衣服,每套試出來總讓飛流亮著眼睛說好看,而藺晨則是嚷了聲「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便撇過臉不敢直視梅長蘇。

這嘴上毒舌臉上害羞的情緒讓梅長蘇笑的直不起腰。

 

最後也是包了試穿的全部,讓試衣間的店員驚訝的以為這是不是什麼節目在拍攝?人好看不打緊還那樣的闊氣。

「好了,最後輪到你了藺晨。」

梅長蘇手上的衣服又被平均分到藺晨和飛流的兩個籃子裡。

梅長蘇很在意孩子是不是真拿的動那麼多,在逼不得已的情況,飛流籃子裡的幾件衣服才分了幾件給梅長蘇提著。

「這是要我自己去挑還是你們幫我挑?」藺晨看著明顯起了玩心的梅長蘇,很明顯的知道對方蓄勢待發,倒也不戳破,就起了個頭。

「當然是我們幫你挑阿,飛流走,我們一起去挑你藺晨哥哥的衣服。」

「好!」飛流開心的牽了梅長蘇的手就走。

藺晨笑著搖著頭,趁著兩人去替自己挑衣服,先把剛才挑的所有衣服先拿去結帳,走過去結帳台前還不忘挑幾頂帽子和幾條圍巾。

等到兩人風風火火的捲了許多衣服回來後,藺晨已經是一袋袋的把衣服裝好的等在那裏了。

「怎麼會都讓你出錢。」

梅長蘇皺起眉頭,有些不贊同讓藺晨花那麼多錢。

「為了你們,我甘願。」藺晨勾起好看的笑容,讓梅長蘇徹底紅了耳根。

不免小聲地說「這樣我怎麼忍心讓你試穿這些衣服。」

「什麼?」藺晨這是真的沒聽清楚,但是飛流替梅長蘇解圍了。

「藺晨哥哥,穿!」

這一聲藺晨哥哥樂得藺晨二話不說的拿起衣服就去試穿,也不管剛才是不是有看出梅長蘇那一抹惡作劇的笑容了。

果然,在藺晨穿上後他就知道不對勁,但他是個溫柔的男人,即便看起來像一隻純白的胖鴿子他也會去讓他們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聽的笑聲響起,大的小的都笑到快翻過去。

「一個大沒良心和一個小沒良心,也不看看我幫你們挑得多好看阿,就這待遇?」

「我到是覺得挺不錯的阿,像是一隻白鴿。」梅長蘇努力讓自己恢復順氣,一邊拭著眼角的淚。

「蘇哥哥,不哭!」飛流看到梅長蘇拭淚的動作,還以為是藺晨醜哭了他。

趕緊抱住梅長蘇,然後拿起別套衣服塞給藺晨,讓藺晨對飛流又是一句小沒良心的!

「飛流,沒事的,人在開心的時候也會流眼淚的。」

「蘇哥哥開心?」飛流在長蘇懷中疑惑地抬起頭。

「對,很開心,和飛流還有藺晨出來玩非常開心喔!」

這時藺晨已經換好衣服出來,試衣間的店員本來還以為會收到這三人第一批不要的衣服,沒想到藺晨只是和他說了謝謝,就又放進自己的籃子了。

「這套算是選得不錯,還算是有些眼光。」

藺晨這次換了一套剪裁適宜的衣服,看得出來腰是腰腿是腿的,藺晨也算是能夠撐起衣服的人,這時要是不說話便也是能讓人搭訕的類型。

梅長蘇滿意的拍了拍藺晨的肩,「果然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阿。」

「你大爺的!」藺晨馬上破了功。

 

***

 

待藺晨結帳後,梅長蘇柔聲問了問飛流餓不餓,

「餓!」飛流頭點得特大力。

「那麼我們去吃飯吧,樓上有餐廳,你先帶飛流過去,我先把衣服拿去車裡放,不然拿著這麼多衣服多不方便。」

藺晨舉起雙手,示意他手上有許多衣服,且他不讓長蘇和飛流拿,非常貼心。

「好,那我們先過去。」梅長蘇認同藺晨所說,就帶著飛流走了。

 

看人一走進電梯,藺晨馬上加緊腳步的衝回車上,將東西放好後,拿出了自己準備好的情人節禮物。

那是梅長蘇看了很久的一套書,他知道梅長蘇有兩套書想買,但是一次買兩套超過了他對自己的限制,所以只買了一套,卻要放不下另一套,每每到書店總是繞到那套書前有些憐惜的摸著。

拿好了禮物,藺晨便是忍下雀躍的心情去等電梯。

 

「長蘇!」

藺晨一進餐廳就看見了一大一小,他迫不及待的對梅長蘇說:

「我有個東西要給你。」才剛坐下便將禮物交給對方。

「打開!」藺晨捧著臉的期待對方打開後的表情,飛流也和藺晨是一樣的動作。

「這是?藺晨…你買了這一套……」

梅長蘇不禁倒抽了一口氣,感動滿滿的寫在臉上,放下套書轉身就抱住藺晨。

「這超過我的負荷了,比我想像中的效果還好阿!」藺晨收緊了擁抱,開心的止不住笑。

梅長蘇在離開懷抱前,在藺晨頰邊偷偷的吻了下,便輕聲地說:

「我知道喔,情人節快樂!」

「居然被你提早說了。」藺晨故作責怪不甘示弱地也吻了回去。

「飛流也有喔。」梅長蘇招來飛流,飛流嚅了嚅嘴,才緩緩地說出:

「藺晨哥哥,情人節快樂」語畢還抱了一下藺晨。

 

這讓藺晨的理智線啪的就斷了,眼眶不自覺的溢出眼淚。

「藺晨哥哥,開心!」飛流已經轉到長蘇懷裡了,藺晨還有些疑惑的看著兩個笑著的人,才發覺臉上都是淚。

「對,藺晨哥哥很開心!長蘇,你教得很好。」他不禁伸出了手,在一大一小頭上揉亂了頭髮。

 

長蘇笑著把藺晨的手握在手裡,連同飛流的一起。

「藺晨,剩你還沒說呢。」

藺晨把手中的手握得更緊,另一隻手不輕不重的抹掉淚。

眼前兩人的笑容讓藺晨勾起了更大的笑容。

此時,他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何謂幸福。

 

「情人節快樂!」

***************

這邊設定飛流九歲左右,所以長蘇和藺晨就是二十幾歲ww

我真的很喜歡寫他們哭XDDDDD

大家情人節快樂!!

评论(10)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