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往常【黑藺蘇】

*我也被黑藺晨燒到了XD
*不過我不清楚黑藺晨的性格設定所以自我流的設定
*這是噗浪骰到的【啃咬喉嚨】不過這麼汙的題目,在我手上也就變成這方向的清水XD
*我是HE主義者www

********************************

春節剛過,蘇宅裡還殘留著節慶後的歡樂氣氛,好不熱鬧。

但在這歡愉的氣氛裡,藺晨的消失破壞了整體氣氛。

不,應該說消失三天後回來的他。

 

有時藺晨不見個幾天是正常的,總是會突然接到哪裡來的鴿子,也許有要緊事、也許發現哪有藥草可採。

藺晨為了長蘇是怎樣的竭盡全力,這點,蘇宅裡的人都有目共睹。

而他和長蘇間不需要太多言語,僅是一個眼神,便能了解彼此。

藺晨也就是那樣的性格,總留些小線索說明自己去哪。

這一次是在飛流的髮帶裡發現了一張小籤,裡頭僅寫著藥一字。

梅長蘇知道藺晨又是去哪採藥了。
「討厭!」

而飛流得知在自己的髮帶裡被放了藺晨的紙條,氣的直跺腳。

 

沒有藺晨的蘇宅,無非是比平時安靜了許多。

一離開,便是讓人懷念起那大嗓門喊著粉子蛋的聲音。

 

三天後,藺晨回來了。

沒有平時的戲謔語句。

沒有平時的嘻笑臉面。

沒有看慣的白衣或藍衣。

 

再次踏入蘇宅的藺晨,是那樣沉著臉,原來沒有笑容的他會是這樣令人戰慄。

一襲黑衣紅紋,說是沉穩又帶了點冷冽。

黎綱以為走進來的是別人。

甄平下意識的就要阻擋。

但發現是藺晨之後的紛紛退了開,只是張著嘴驚訝得合不起來。

飛流從屋頂縱身跳下,張開了雙手一臉冷冽,但細看發現他緊咬著嘴唇,細微顫抖。

藺晨笑彎了紅眼,從懷中拿出扇子就挑起飛流的下巴,勾起一抹邪媚的笑容。

「怎麼啦,換了件衣服就認不得你藺晨哥哥啦?」

「感覺怪!討厭!」

飛流講完話後嘴咬得更緊了,他可以感覺得到,這人講話的感覺雖然也和原先的藺晨一樣,但身上的氣完全不同了。

一舉一動,都令他的下意識的以本能保護自己,身體也顫抖的越發厲害。

黎綱和甄平看見這樣的飛流也不禁警覺了起來。

「嘿嘿,你們這群沒良心的,就說換了件衣服就認不出我來了阿?」

藺晨勾起與平時相同的語調,輕挑的口吻讓眾人瞬間的認為自己剛才的警覺是沒必要的。

不過便在下一瞬間,藺晨歛起了笑容,紅眼冷冽的掃了全場。

語氣則寒冷的凍住在場所有的人,令其無法動作。

「長蘇沒有我,便活不了,如此,還想攔我嗎?」

 

***

待藺晨離開後,飛流像是被抽走身上的力氣的跪了下來。

黎綱和甄平緊張地往前,他們也鬆懈下來,知道飛流應該是方才用了很大的力氣再維持住站著的力量。

但是令他們措手不及的是這平時冷著一張臉的少年突然就開始掉了眼淚。

還不是一兩滴,像是水龍頭突然打開似的,止也止不住的流下。

「黑色、藺晨哥哥、討厭!」

黎綱和甄平慌的厲害,他們不知道現在應該先安撫住飛流還是應該先去看宗主。

雖然剛才的藺晨帶著冷冽之氣,但他們卻都知道,藺少閣主不管變成了什麼樣子都不會傷害他們宗主的。

 

***

 

藺晨原以為自己會看見躺在床上睡覺的長蘇,或是依在火爐旁看書的長蘇。

沒想到卻是在手中端著手爐,乖乖披著狐裘坐在廊上的長蘇。

微微勾了嘴角,紅眼中哪還有什麼冷冽,全是寵溺。

放輕了腳步,從那人身後就是一攬,讓黑衣袖完全包圍住對方。

納入懷中。

「就這麼坐在這也不怕冷著。」

梅長蘇原先是看著外頭的景色看得睡意襲來,再被納入溫暖懷抱以及聽見熟悉聲音時高興地開口便要回嘴,卻在看見攬住自己的衣袖是黑底紅紋,他皺起了眉頭,一轉頭就要問個究竟。

卻再回頭的那瞬間被對方快速的封了雙唇,他有些驚訝得睜大眼,除了是藺晨平時沒那麼進攻外,就是對上的一雙紅得如鮮血的雙眼。

鮮血、梅嶺的大火皆是這樣的顏色。

那些痛苦的記憶攪亂了梅長蘇的心緒,讓他下意識就要推開藺晨。

藺晨在對方眼中看見恐懼時,只得閉了雙眼。

而梅長蘇在藺晨閉上眼前在他眼中看見了悲傷。

所以他也閉上了眼。

 

直到梅長蘇的身體停止顫抖後,藺晨便離開了長蘇的唇。

梅長蘇睜開眼後第一句話就是想問藺晨他發生了什麼事。

才正想開口就又被封住了唇,這一次,長蘇很明顯地知道藺晨餵了一顆藥丸給他。

這讓梅長蘇馬上了解藺晨會變成這樣的原因,不禁覺得鼻酸。

在確定梅長蘇吞下藥丸後,藺晨的改變了吻的方式,有些激烈的奪取對方的氧氣,直到長蘇快喘不過氣才鬆開了嘴。

但藺晨沒有停止,不輕不重的咬了對方下唇,接著緩緩地往下吻去。

有些憐惜的吻過下巴,接著到了脖間突起的喉結,先是輕吻幾下後改以舌尖舔弄,惹得長蘇發癢輕笑,藺晨挑起眉,便是張口輕輕啃咬。

「藺晨……」

梅長蘇好不容易才從口中擠出一句話,便是喚了聲對方的名字,雖然那聲藺晨是那樣的沙啞,聽得藺晨心頭癢。

卻也令他想起了正事。

 

「長蘇……什麼都別問,只要信我便可,好嗎?」

藺晨的心疼染滿了紅眼,梅長蘇盯著他的眼看,不再似方才得恐懼,那一顆懸著的心也就軟了下來。

「……好」才開口便發現聲音中帶著哭腔,他知道自己有些鼻酸,但眼中無淚,也許是心中的某一處倔強的不讓藺晨看見此時的淚。

 

***

藺晨雖然不捨,但知道此時的自己不可多留。

拿出事先寫好的處方,以及另一封事先備好的信。

「這等會交給黎綱他們去準備,剛才讓你服下的藥丸是我好不容易弄到的,再搭配一些補身體的藥材,近期便不會再發作了。」

長蘇接過處方和信,看見信上寫得是給蘇宅而不是他,不免有些失望。

藺晨勾起笑容,抽出懷中的扇子,就用扇骨勾杞長蘇的下巴。

這一下笑真是邪媚,新奇的讓梅長蘇也勾起笑容,哪裡見得著失望。

「我和你,不需要太多言語,你懂得。」

語畢,便是俯身又吻了對方。

「我想也只有藥記得喝衣服記得穿等叮囑的話要說吧。」

藺晨快活的大笑。

 

梅長蘇從方才就微笑著,眼雖然沒彎成月牙但眼裡明確是笑意。

這讓藺晨有些疑惑了。

「怎麼啦?」

 

「沒有什麼,只是你這一襲黑衣倒也不錯看,比起平時那模樣更是增添了一些高冷的風采,而且……是不是瘦啦?」

一講完,抿著笑容的梅長蘇不禁笑出聲。

看著對方氣色甚好,讓藺晨也確實是鬆下了一口氣。

沒有回嘴,只是交代了一下。

「剛才黎綱甄平和小飛流被我嚇到了,你等會幫我安撫一下。」

「不要嚇人不就好了。」梅長蘇看著對方就要離去,忍不住站起了身,也沒忍住伸手就抓住對方的衣襬。

「長蘇,此時不可挽留,再說,我三天後就回來了。」

藺晨轉身,再長蘇耳邊輕語。

見對方點了頭後便輕咬了一下耳垂。

看著對方也染上如自己眼眸的紅後才滿意的離去。

「走了。」

轉身,便瀟灑地離去。

 

梅長蘇看著那離去的黑色身影其實有些發楞,嘴中喃喃地說著──

 

「回來。」

 

平時他一定笑盈盈的應了聲就轉回來,此時卻無任何回應。

只留下房外逐漸大聲的腳步聲。

「宗主!」

「蘇哥哥!」

眾人有些緊張的跑了過來,似乎也知道藺晨的離去,卻不曉得是好是壞。

唯有梅長蘇依舊是看著廊外。

「三天,我知道你一定不會失信於我。」

 

 

***

 

「長蘇,我的粉子蛋呢?」

******************************************

大家好,我寫藺晨嚇飛流那邊寫得好開心!
然後這麼汙的題目我就是連肉湯都寫不成XDDD
完全就是這個走向XD
黑藺晨真的好帥!雖然我一開始把他想成很壞的,像這樣↓

飛流縱身擋了出來。
「黑!討厭.!蘇哥哥!」
藺晨瞇著紅眼,拿著扇骨挑起飛流俊秀的臉。

勾起一抹妖媚的笑
「小飛流,你確定你蘇哥哥是討厭我嗎?」
大笑幾聲,黑藺晨再走入房裡前,用輕到不可輕易聽見的聲音說了句話。

飛流睜大了眼,他的耳力一向很好。
只能緊咬著嘴唇,一副快哭的樣子 也不敢吭聲
讓黑藺晨無人擋的直入長蘇房裡。

「再不讓開我就連你一起吃掉。」

就是對別人鬼畜對長蘇很好之類的,然後就變成這樣了XD
差點就讓長蘇說藺晨去洗澡就漂白回來了(不要這樣XD

评论(20)
热度(99)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