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重回往常 【微黑藺蘇】

*這篇是與【往常】那篇的搞笑版

沒錯,各位客官你們沒看錯,就是搞笑版XDDDD
前面算是【往常】的前面,從要進門時就開始搞笑了wwwww

*寫日常好開心啊!

*人果然只帥一天(x)

*****************************************

寒風還吹得緊,即使門扉半掩仍是吹進了不少。

「不關?」

飛流窩在長蘇的懷中玩著剛才他蘇哥哥摺給他的孔雀,疑惑地問了聲。

梅長蘇手中雖拿著書卷,但一直盯著外頭看。

「蘇哥哥想再看一下風景。」長蘇摸了摸飛流的頭,眼神沒有離開。

「過去?」飛流快速起身,幫長蘇拿來了狐裘,向長蘇疑惑的偏著頭。

「好,飛流好乖。」長蘇從喉間發出輕笑,飛流幫長蘇披上大衣後便替長蘇拿了手爐。

其實飛流有些不確定,這種天氣是不是應該讓蘇哥哥躺在床上才對。

但是看向長蘇不斷看著外頭的眼神,他還是決定照蘇哥哥的想法為主。

所以在長蘇靠著柱子坐下後,便將火爐放得離長蘇近一些。

 

「飛流,你藺晨哥哥離開幾天了?」

長蘇依舊是看著外頭。

「三天.」飛流想都沒想的就回答出來,因為這幾天蘇哥哥想到就會問他。

「那也差不多該回來了,飛流,你去廚房請吉嬸煮一碗粉子蛋吧。」

也許是想到了對方,他下意識地牽動嘴角。

這才讓飛流也跟著露出笑容。

「好!吉嬸──!」

飛流很快地向外跑去,一邊喊著,

「不用那麼遠就喊啊。」惹得長蘇笑得搖頭。

待飛流離去長蘇才真的看起手上拿著的書卷,突然覺得自己也算傻。

總是要那人不在自己身邊了,才意識到他對他的重要性。

也許是放下了心,也許是懷中的暖爐甚暖。

他覺得有些睏了。

 

***

他們都感受到有人從蘇宅進入,那樣的肆無忌憚也只有一個人。

但是、太安靜了。

黎綱看著來人瞪大了雙眼,張著嘴也不知道該不該叫人?

晚一步過來的甄平也和黎綱有著相同的反應。

最後來的是飛流,因為他知道來得人是藺晨,還在想著要把粉子蛋端去蘇哥哥房間還是要直接拿過來給藺晨。

因為吉嬸說熱熱的粉子蛋剛好可以驅寒。

飛流聽見了甄平發出疑惑的狀聲詞後決定放下粉子蛋先趕來一看。

 

眼前的藺晨沉著一張臉,兩眼紅的嚇人。

他們才知道,原來平時總勾著笑容的人突然不笑會是這麼的令人戰慄。

張開了雙手一臉冷冽,不願讓藺晨進來。

「怎麼啦,換了件衣服就認不得你藺晨哥哥啦?」藺晨勾起笑容,扇骨就往飛流下巴一勾,但被閃過了。

「感覺怪!討厭!」飛流皺起眉,憤憤地說著。

藺晨摸摸鼻子,將扇子收起,依舊是勾著笑。

「嘿嘿,你們這群沒良心的,就說換了件衣服就認不出我來了阿?我也是有黑色的衣服好嗎?就這麼不好看嗎?」

藺晨說著與平時相同的語調,輕挑的口吻讓眾人瞬間的認為自己剛才的懷疑是沒必要的。

不過便在下一瞬間,藺晨歛起了笑容,發紅的眼冷冽的掃了全場。

「看我這樣摔的一身淤泥,眼睛也進了泥水發紅,也不會先去幫我燒個熱水,真是一個個都沒良心的!」

 

這話一出,眾人才真正鬆懈了下來。

甄平乖乖地先去燒熱水了。

黎綱陪著笑「藺公子,您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飛流不讓您進來也是有理的,你看看地上這都是淤泥,怕是吉嬸等會看見也會發怒的。」

飛流似乎聽見了什麼,沒有理會他們一溜煙就不見了。

「這…我也知道對吉嬸不好意思,但總不能不讓我進去清理吧?不然你們把澡盆給搬出來啊!」

藺晨縮著身體,似乎是因為本來就濕,飛一吹就更冷。

剛才他一心只想著趕回來所以沒有感覺,現在真是冷透了!

黎綱只給擋著藺晨,到忘了要先拿塊布給藺晨擦乾。

「黎綱,先去拿塊乾淨的布給你藺公子,叫甄平拿盆洗腳水來,還有一套他的衣裳。」

黎綱和藺晨同時往聲音來處看去,發現是一臉笑得開心的梅長蘇,飛流在一旁扶著,飛流方才離開的原因可能是聽見長蘇在叫他。

黎綱領命後便離開了,飛流也被遣去廚房拿粉子蛋。

僅剩下兩人互看著。

「敢問……藺公子是到墨汁裡走一回了?」

梅長蘇終於忍不住笑道,笑得眼都瞇成了月牙狀。

「嘿,你這沒良心的,還不是為了替你採藥草。」

藺晨又拿出扇子,指著梅長蘇鼻頭,故作生氣冒。

「是,辛苦藺公子啦!還麻煩您到墨汁裡替我採藥草。」

梅長蘇笑得臉頰的酸了,才伸手摸摸對方的臉頰。

藺晨寵溺的看著對方,只說出這一句。

「你大爺的!」

 

***

待藺晨清洗完畢後,一身乾爽的換回那身習慣的藍衣。

坐下便要開始享受吉嬸替他熱過的粉子蛋。

「曖!怎麼這麼甜阿?」

藺晨才舀了一湯匙入口,便差點噴出來。

仔細一看,才發現那碗粉子蛋裡還有著沒融完的糖桂花。

「你得了吧,弄得那麼髒,吉嬸替你加料對你特不錯了,至少是加糖,不是加鹽。」

長蘇笑得沒心沒肺的,藺晨知道是自己給吉嬸添亂,摸摸鼻子便叫來飛流。

「小飛流阿,來,替藺晨哥哥把這些糖桂花吃掉。」

飛流一聽有糖吃,開心地飛下來,從藺晨手中接過粉子蛋。

讓藺晨騰出手後,可以去處理隔壁的大沒良心。

「你這沒良心的,也不想想我是為了誰。」

藺晨搔著長蘇的腰,讓對方是笑得四處扭動著。

好一會兒才將人抱入懷中。

「說真的,其實黑衣還挺不錯看得。」

梅長蘇看著藺晨的臉突然說出那樣的評語。

「對吧,本少爺穿上那襲黑衣擺明了就是更加地英姿挺拔。」

藺晨稱讚著自己,臉都沒紅。

一旁的飛流看樣子是把糖桂花給吃完了,老老實實地把粉子蛋遞回給藺晨。

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

 

「秦吉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梅長蘇先是睜大了眼,愣了幾秒後開始大笑。

藺晨勾起笑容,放開長蘇就往飛流走去。

飛流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他只是按照蘇哥哥所教的說了而已啊?

但是藺晨越逼近,基於本能他先逃再說。

「你這小沒良心的,我要把你用蓖麻葉包起來,刷上油裝進木桶,從山坡上滾下去!」

藺晨拿著扇子大喊,輕功一使,也跟著飛出去了。

 

梅長蘇看著消失在黑夜中的兩人。

緩緩地拿起藺晨放下的粉子蛋,舀起一口輕嚐。

 

「嗚!好甜阿。」

 

 

**********************************

不寫個搞笑版實在對不起我自己XD

飛流說的秦吉了是古稱的八哥XDDDDDDD

昨天那篇正篇叫做往常,這篇叫做重回往常XD意思就是重來一遍 www

拿黑鴿產糖我覺得很開心XDDDD

评论(8)
热度(34)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