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合一 【黑藺蘇】

*這篇是另一個設定的黑鴿,人格分裂版XD (與往常那篇無關)

*人格分裂老梗,是黑藺晨在確認長蘇適不適合藺晨。

*我就是HE主義者

這是瞪羚畫給我的,算是這篇的主旨wwwwww

****************************

夜幕低垂,飛流正坐在屋頂上拿著剛採來的花開心地晃著腳。

 

「咳咳……咳……」

梅長蘇才想起身,就被掀開棉被後竄入的寒氣給冷得直咳。

飛流緊張的屋頂上下來。

「蘇哥哥!」

「沒事的飛流,你看,花都給丟了多浪費阿。」梅長蘇讓飛流拿來手爐,不讓他把自己往被窩裡按,他知道也快用晚膳了,總是得起的。

「不浪費!再採!」

飛流理直氣壯的點點頭,讓長蘇苦笑了下。

「回來了。」

飛流突然一個坐直,耳朵靈敏地動了動,像極了什麼小動物。

「藺晨回來了嗎?記得他說要上市集給我帶些蜜餞,也會給你帶禮物。」

飛流開心的點點頭,一臉期待地看著長蘇,像是在得到他的允許。

「你就去吧。」莞爾,這孩子明明就很喜歡藺晨的。

「好。」語音還未落人就跑不見了。

 

梅長蘇起身看了看外頭,懷疑的皺起眉頭。

「怎麼沒有了?」

他覺得奇怪,方才一直覺得外頭有微弱的紅光,現在定睛一看反而什麼都沒有了。

***

 

「小飛流,你藺晨哥哥回來了,開心不開心啊?」

藺晨的聲音大的長蘇房裡都聽見了,正笑盈盈地迎接跑來的飛流。

「禮物!」飛流開心地伸出雙手。

藺晨依舊笑著,就是拿出一包山楂果,在飛流面前晃啊晃的。

「只想著禮物,想不想你藺晨哥哥阿,看看,這是多好吃的糖山楂果阿。」

「禮物!」飛流看見那包山楂果伸手就想拿,當然,藺晨沒吃到甜頭也不會輕易給他的。

「叫聲藺晨哥哥來聽就給你。」藺晨笑著把山楂果收回自己懷中,這樣飛流倒也不敢拿了,卻又不想開口叫,只得憤憤地跺著腳。

「討厭!蘇哥哥!」

飛流一個轉身就撲進了走出來的長蘇懷裡。

「藺晨,別鬧他了。」長蘇寵溺的摸著飛流的頭,藺晨嚷著大小沒良心的就把山楂果隨便一丟,飛流眼明手快的就接著,開心地吃了。

 

「長蘇,你太慣著他了。」

藺晨過去扶著長蘇回房,覺得沒聽見飛流叫藺晨哥哥還是有那麼些不開心。

「別鬧彆扭了,我想吃蜜餞難道也得叫嗎?」

長蘇輕笑,就看著身旁的人也咧開了笑容。

「叫聲來聽聽。」

把人扶著坐下了,藺晨還側了身刻意做出想聽的表情。

長蘇倒也順從的靠了過去,輕輕的說出

「你大爺。」

藺晨就喜歡那溫熱的氣息吹入耳裡的感覺,聽見是這三個字倒也不腦。

只是順勢抱住對方靠過來的身軀,換他輕聲地在對方耳邊說

「我去替你煎藥,你先睡一下。」

語畢,藺晨便將長蘇打橫抱回床上,蓋好被子才離去。

長蘇看著離去的藺晨,總覺得今日的藺晨哪裡怪。

 

***

他又看見外頭有紅光,梅長蘇起身定睛的瞧著。

「……藺晨?」

他有些小心翼翼地喚了聲,這寒天的,藺晨怎麼會在外面呢?

但是他就是覺得那氣息熟悉的很。

「長蘇,你找得到我啊。」

他看見紅光越發靠近,才發現那是一身墨黑衣裳的藺晨。

長蘇以為紅光是從藺晨眼中發出,但仔細一看發現什麼都沒有。

「你穿這樣是為了和我捉迷藏?」長蘇挑起眉,怎麼在夜裡穿成這身黑呢?

「小飛流將山楂果丟到我身上,那黏膩的我非得換衣服不可。」

手上還端著湯藥,藺晨卻用另一手快速的攬過長蘇。

「請問梅宗主是否賞個臉讓敝人餵你喝藥阿,用嘴。」

藺晨勾起一個邪媚的笑。

梅長蘇彷彿又看見他眼中發出紅光。

他瞇起眼,「登徒子,哪學來的示愛招數阿。」

藺晨當他同意,一口將手上的湯藥灌入口後便封住對方的唇。
很是溫柔的將藥緩緩的渡過去。

待梅長蘇將藥完全喝下後,藺晨才滿意地離開對方的唇。

「藺晨,你是吃錯什麼……」梅長蘇的抱怨乍然停止。

眼前的藺晨眼裡泛著危險的紅光,搭上那一身玄衣。

……彷彿像是另一個人。

「你是誰?」

 

「我是藺晨,你認不得我了嗎長蘇?」

藺晨笑得開心,拿出懷中的黑扇搧著。

這讓梅長蘇更確定了,藺晨在這寒冬中縱然拿著扇子,卻不會搧。

 

「你是他,卻有些地方不像他。」梅長蘇的手指不同的摩娑著大衣,他其實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目前的情況。

是藺晨被附身了嗎?

還是這是藺晨的另一人格?

他無法確定自己的猜測究竟是不是正確,他更以為,這一切是一場夢。

 

藺晨微笑著,沒有開口回答半句。

只是緩緩從懷中拿出一把小刀,刀鋒甚利,藺晨將指尖在上頭一碰,

鮮紅如他眼中色的血珠便流了出來。

「你在幹麻?」

梅長蘇有些緊張的大叫,一個使力就往藺晨撲過去想搶取手上的小刀。

他還不確定是不是同一人呢,怎能讓他傷害自己呢!

 

將刀拿高了些,另一手將撲來的長蘇抱得緊。

「長蘇,是傷了你還是傷了『他』,『他』才會難過呢?」

他俯身在長蘇耳邊輕說,溫熱的氣息讓他睜大了眼,想起剛回來藺晨的怪異。

「這不是夢?」梅長蘇喃喃,聲音輕的只有自己能聽見。

但藺晨聽見了。

「當然不是夢,哼,『他』總不讓我出來,你知道是為什麼嗎?」

梅長蘇方才還在疑惑眼前的藺晨口中說的他是誰,現在倒是清楚了。

「我不知道。」

「麒麟才子連這麼簡單的事都不知道阿,當然是怕我傷害你啊。」

藺晨將用刀尖挑起梅長蘇的下巴,技術好的沒有劃傷對方。

藺晨斂起笑容,看著梅長蘇眼中沒有任何的恐懼他皺起眉頭。

他將刀收回,反而抵上了自己的喉嚨。

血珠緩緩地冒出。

「你小心點!」梅長蘇緊張地想搶,卻又怕一搶反而讓對方傷得更深。

看著對方擔憂的表情,藺晨鬆開了雙手,放開了梅長蘇也丟開了刀。

「好,我輸了,我輸了行吧,我會服從約定的。」

藺晨正要向外走去,便被梅長蘇叫住。

「你,沒有必要消失吧?」

「還真是聰穎絕頂,約定都知道內容。」藺晨沒有轉過身。

「我知道你不會傷害我,因為你看重他,自然也會看重他所看重的。」

梅長蘇講得肯定。

而藺晨只是大笑了幾聲,幾聲笑得是恣意快活,聲停便往外走去融入黑夜之中。

 

***

「長蘇,醒來吃飯喝藥了。」

梅長蘇聽見藺晨的聲音後趕緊從床上彈起。

嚇得藺晨是瞪大了眼。

「怎麼了?」

只見梅長蘇雙手撫上藺晨的臉,接著左看右看的。

一身白衣,眼睛是黑的沒錯。

一會兒才像是鬆了口氣般,吐了一口氣。

「怎麼了阿?」藺晨緊張的看著眼前的長蘇,但梅長蘇只是撇過頭,問著正在那吃著糖山楂果的飛流。

「飛流,如果你藺晨哥哥變成兩個,一個白的,一個黑的你要選誰?」

面對梅長蘇醒來就問這麼沒頭沒腦的問題,藺晨只是寵溺的笑。

 

飛流咬著山楂果,似乎認真的想了一下。

「都不要!」

語一落,人就跑不見了。

讓藺晨還沒來得及追,只得坐在原地喊著 
「你這小沒良心的!」
卻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轉過頭來面對長蘇。

「嘿長蘇,要是你呢,選哪個呢。」

藺晨衝著他笑,那眼裡的期待讓梅長蘇就想巴下去。

「說什麼呢,怎麼可能會有兩個阿。」
梅長蘇一臉鄙視,接過藺晨手中的藥喝下去了。

 

 

說什麼呢,當然是你啊。

*****************

怎麼又寫出黑鴿來了呢XD

我和瞪羚聊天時想到了白金數據,所以就寫了這樣的人格分裂確認梗
是說我現在把滿腹經綸當成我的BGM,這篇寫了一小時都不知道聽幾遍了,

真是開心WWWWW

评论(8)
热度(84)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