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五日03【藺蘇】

*藺蘇,日常向歡樂向,親情讚!

*藺晨和飛流突然靈魂交換了,仗著對方的身體,這兩人會做些什麼事XD

長蘇又會怎麼應對ww

*是說長蘇目前都是被唬過去XD

01連結 

02連結

第三日  心情兩極

*************************

有著飛流身軀的藺晨趕緊跑去找晏大夫詢問有無類似病例,而放下有著藺晨身軀的飛流陪在長蘇身邊。

 

就在一群人都在晏大夫那裡時,長蘇醒了。

藺晨正在一旁玩著木雕人偶,看見長蘇醒的時候有些驚恐,因為沒有跟他說如果蘇哥哥醒了之後該讓他繼續睡覺,還是可以醒來?

 

就在長蘇的眼睛完全睜開時,他決定和之前一樣。

所以伸出了手將長蘇的眼遮住,「睡覺!睡覺!」

醒來的梅長蘇以為藺晨在學飛流玩,勾起了笑容。

「你一個人這麼大了怎麼還在學孩子講話呢?」

藺晨聽了覺得被蘇哥哥罵了有點委屈,嘟起了嘴就想解釋。

「我是飛流!」

長蘇看著眼前的藺晨露出那麼不曾出現的表情,還那麼正經的說自己是飛流。

他覺得有些疑惑。

似乎是聽見房裡的動靜,飛流端著長蘇的藥進來了。

「蘇哥哥,喝藥!」

飛流扶著長蘇起來,端著藥說著「喝藥,睡覺!」

一旁的藺晨被黎綱悄悄的叫出去外面了,而長蘇在看見飛流之後更覺得是藺晨在裝飛流逗他玩了。

他將喝完藥的空碗給了飛流,又沉沉的睡著了。

 

「不要學我!」飛流一離開房間就是受到外面的藺晨指控。

因為怕藺晨鬧起來會吵醒長蘇,黎綱和甄平把藺晨和飛流帶進晏大夫房裡。

晏大夫黑著一張臉的看著眼前沒有異狀的兩人。

嘆了一口氣後還是為兩人診脈,然後看了眼口等地方,還真的是……

都沒有異狀。

 

「現在來確定一下,你們是不是真的靈魂互換好了。」

黎綱還是不相信自己所見的,縱使看過飛流診脈了。

「請問你們是怎麼稱呼宗主的?」

 

「長蘇。」飛流回答。

「蘇哥哥!」藺晨回答。

 

甄平的臉又垮了一點,接著黎綱又出了第二道問題。

「最喜歡吉嬸煮什麼?」

 

「粉子蛋。」飛流回答。

「餃子!」藺晨回答。

 

黎綱的臉也垮下來了,甄平拍了下黎綱的肩。

「就放棄吧,事實擺在我們眼前。」

「在讓我試最後一題。」黎綱不氣餒。

「請問靖王殿下叫做什麼?」

 

「蕭景琰。」飛流回答。

「水牛」藺晨回答。

 

黎綱和甄平兩人都給跪下了。

惹得晏大夫一頓笑,「別試了,這種奇怪的病症也是有在歷史上出現的。」

「對,你們再試也改不了事實,剛才我和晏師叔已經討論過了。」

飛流伸展了下身體,覺得小孩子的身體還真是和自己的身體不同,他在心裡暗想,等等要用這身體到處飛飛看。

他抽出了藺晨放在懷中的扇子,用扇骨打了黎綱和甄平的頭。

「那麼他們是怎麼變回來的?」摀著頭,甄平趕緊問。

哎呀,對上飛流外表的藺少閣主對心臟還真不好。

「自然而然就變回來了,多想無用。」

飛流站了起來,刷得一下將扇子給打開,扇著扇著的離開眾人。

藺晨看著飛流走了也不想和其他人在那大眼瞪小眼,跟著飛流一起出去了。

 

「晏大夫,真的就這麼由著他們,宗主醒了之後該怎麼辦?」

黎綱幾乎崩潰的說著。

「宗主不會那麼不講理,且他自然會發現。」晏大夫拉拉鬍子,不理會在那犯愁的兩人了。

黎綱和甄平摸摸鼻子的離開晏大夫的房。

 

***

飛流一離開眾人就趕緊飛到院子裡,上上下下的飛來飛去。

裡面是藺晨的飛流笑的非常開心。

「小孩子的身體就是輕,還有這皮膚,趁現在多摸幾把。」

飛流雙手放在臉頰上,不輕不重的捏了幾下。

又四處飛了幾下才覺得不太有趣,大眼睛咕嚕一轉跑回長蘇房裏去了。

 

才剛踏進房裡,就看見長蘇起來了。

「飛流,去外面玩回來了?」飛流趕緊過去扶著長蘇坐起身,又趕緊拿來外衣和狐裘過來,想了一下,便又在火爐裡添了炭,在手爐裡也添了炭就塞入長蘇懷裡。

「恩,冷,蘇哥哥!」

不管怎麼說平時也算聽得懂飛流表達的人之一,自然是知道如何說話的。

長蘇笑了下,覺得今天飛流做得還真是全套,如此周全應該稱讚一下。

「飛流好乖,蘇哥哥這樣就不冷了,都是飛流的功勞。」

長蘇在飛流頭頂輕揉了幾下,此時飛流身體裡的藺晨想,好豆腐,不吃白不吃。

開心的在長蘇臉上吻了下,然後將手爐拿走,整個人窩在長蘇懷裡。

「飛流,暖。」

梅長蘇有些楞到了,這孩子今天怎麼這麼撒嬌?

莫非是好不容易從發燒的惡夢中醒來就看見他倒下有些被嚇到了?

「對,飛流好暖,蘇哥哥喜歡。」

梅長蘇沒有再多想,既然嚇到了,就好好安撫一下。

只不過這輕吻臉頰的禮數,是誰教他的?

梅長蘇有眾多不解。

 

而懷中的飛流非常的開心,他要是平時以藺晨的身分擅自親長蘇的話,不外乎被書砸、或是被笑罵一聲登徒子。

哪裡像這樣可以大大方方窩在對方懷中阿,平時是反過來的情形阿。

他突然不想變回來了。

「一起,睡覺。」

「可是我才剛醒。」梅長蘇盯著飛流那真摯的眼神,心就軟了下來。

「好,睡覺。」

飛流綻開了笑容,「恩!」

 

***

另一方面,藺晨外表的飛流正憤憤的玩著自己的木雕玩偶。

他剛才本來想要飛出去玩,卻發現自己的身體太重了飛不太起來。

平時看藺晨輕功也好,但並竟是換了身體,一時不習慣也是沒辦法的。

到了屋頂上就沒了四處飛的興致,生氣的跺了跺腳卻發現不時不會震動的屋頂居然因為他的跺步而大力晃動了起來,嚇得他趕緊下來到地面。

想去找蘇哥哥撒嬌卻發現有著他外表的藺晨哥哥正在和他蘇哥哥一起睡覺。

他嘟起嘴,想過去把蘇哥哥懷中的飛流挖起來,卻被突然睜開眼的飛流一瞪。

「吵醒長蘇,有你好受。」

飛流講得肯定且帶威脅,讓藺晨差點就要哭鼻子了。

 

路過的黎綱雖然知道此時兩人的靈魂交換了,仍然無法習慣藺晨吃飛流虧這件事。

只好過來把藺晨給帶出房,讓吉嬸給他做些小點,讓他一邊玩玩具一邊消消氣。

這讓路過廚房的甄平差點沒吐了一口老血。

藺少閣主嘟著嘴在玩玩具阿。

喔不,他是飛流、是飛流!甄平接過黎綱遞來的茶,不斷在心裡重複才沒有笑出來,不然肯定會被眼前的藺晨追著跑。

 

「飛流,想,回去」

玩到一半的藺晨突然開口就說了這麼一句,讓黎綱和甄平還有吉嬸都看了過來。

雖然藺晨眼中開始有淚在眼眶打轉,還緊咬著嘴唇。

但剛才那一句話在配上這表情,眾人沒有任何想笑的感覺,只有鼻酸。

也著實希望他們趕緊變回來。

*********************

下一篇我真的會來寫長蘇面對兩人互換的事,真的XDDD

飛流(裏藺晨)這次超級吃豆腐XDDDD

藺晨(裏飛流)好可憐QAQQQQ((還不是你寫的

我家的人陪我聽滿腹經綸也快要會背了www

评论(6)
热度(3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