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歸處 【睿津】

*第一次寫這對,我終於,寫這對小可愛了!

*看原作時就想寫的生病梗 

*******************************************

……答…

 

……答答………

 

言豫津探了探外頭,懷疑是否有下雨。

此時的他屈膝縮在自己的床上,眼神有些呆滯得彷彿放空,和平時樂觀活潑的他簡直兩極。

見不著下人的言府彷彿就他一人,熱愛熱鬧的他,其實就是怕寂寞。

所以總愛往外跑,而今日,突然乏了。

 

…答…

…答……答……

 

他就這樣聽著外頭的雨聲,其實他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下雨,從剛才聽到現在也沒有想要出去確認一下。

那單調的聲音,還有潮濕起來的空氣,整個身體都懶了起來。

言豫津縮回被窩裡,依舊聽著外頭的聲音,不時有人的走路聲。

但還是雨滴聲較大。

他閉上眼,努力想著自己是不是和人有約。

頭痛了起來,身體也有些發懶甚至稍微痠痛,他想,也許是發燒了。

「……好痛。」
喃喃了下,但也不會有人聽見,他笑了聲。

笑自己。

 

***

 

蕭景睿其實是有點緊張的,他踏入言府,踩著大步伐的前往言豫津的房。
他一進門就先招來下人問「你們言公子呢?」
「和蕭公子您有約,自早就沒聽見聲音了。」下人這般回答,就沒確定豫津是否真的出門了,蕭景睿頓時覺得有些火。

但畢竟不是自家的下人也不好說什麼,只好先去房裡抓人。

「豫津、言豫津!」

蕭景睿一進門就大喊著,也沒見那人有什麼回應。

視線很快掃到床上,果然見平時好動的人躺在床上,臉色不似平時紅潤甚至可以說是蒼白。

他摸了對方的額,燙手的令他皺起眉頭。

喚來下人去請大夫,蕭景睿這位好脾氣到可以說是京城數一數二的人,顧不上禮數的在言府,發怒了。

 

***

他再醒來的時候覺得身體已經好多了,其實也不確定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他剛才好像夢到一個自己在追蝴蝶的夢。

但是下雨了。

 

「豫津,你醒了嗎?」

蕭景睿開心的看著床上的人醒來,開心地撲了過去。

「景睿,你怎麼來了阿?」

拍拍在自己身上的人,他被對方的馬尾搔著覺得有點想笑。
從對方頸間離開後順便將人扶了起來。
「還不是到約定的時間你也沒出現,來你家找你卻發現你發燒了。」

蕭景睿沒好氣將藥端到豫津面前。

「你從小身體就弱,小時候燒過那一次還不夠嗎?怎麼身體不舒服不叫大夫來呢?」蕭景睿見言豫津不動手喝藥以為對方還沒力氣。
替他將藥吹涼後,一匙一匙的親手餵他喝。
 

言豫津有些發楞。

他總覺得外頭還在下雨,但景睿身上沒濕。
不對,他不清楚他睡了多久,也許是景睿有撐傘來。
也許是身上的衣服乾了。

……答…答……

又聽見聲音了,是不是又下雨了?

 

***

「豫津!怎麼了?哪裡痛嗎?」

蕭景睿一臉緊張地把藥放下,連旁邊還放著方才替豫津擦汗的手巾都忘了,胡亂的就用手幫豫津把淚抹去。

 「不會痛阿,景睿,我臉上有什麼嗎?」
言豫津下意識地握住對方的手,疑惑地偏著頭。

看見對方手上濕的,才恍然大悟的笑了開來。

「原來是我這邊下雨了。」

「怎麼又哭又笑的,豫津,怎麼了嗎?」
蕭景睿覺得他真的是從小到大都搞不懂眼前這人的心思。

但也是笑開了。
 

沒有回應蕭景睿的疑問,言豫津只是用力抱住眼前的人。
將頭緊緊埋在對方頸間,依然覺得頭髮搔的他有點癢。
他又咯咯的笑了幾聲,蕭景睿也回抱並且收緊了手。

「豫津,沒事了嗎?」

「景睿,野貓想要在家貓心中避雨。」
言豫津轉而將頭埋入對方胸膛,傾聽著對方真實的心跳聲。

「當然可以,況且。」

蕭景睿勾起大笑容,捧起懷中言豫津的臉,輕柔的吻了下去。

 

天晴了。

******************************

野貓的心也隨時收留家貓喔!

這一對真的好可愛!

小浴巾真的很孤單,令人心疼!

景睿也很令人心疼,但是比起心熱心軟的這種孩子,

像豫津這樣很懂事的孩子才更令我鼻酸QAQQQ

评论(14)
热度(36)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