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 五日04 【藺蘇】

*藺蘇,日常歡樂向,親情讚!
*藺晨和飛流突然靈魂交換了,仗著對方的身體,這兩人會做些什麼事XD
長蘇又會如何應對ww
*長蘇終於wwwwww

01連結

02連結

03連結

第四日 惡作劇

*****************************

飛流窩在長蘇的懷裡還不到半個時辰就睜開了眼。
他睡飽了,雖然在長蘇的懷裡很幸福,但是他真的睡飽了。
兩隻眼睛睜得大,再怎麼閉也沒有睡意。
就這樣抬頭望著長蘇的睡顏,他忍不住露出寵溺的笑容。
其實就算他現在是以藺晨的外表,他仍然可以欣賞到這副表情。
所以他緩緩的離開長蘇的懷裡,替他重新蓋好棉被。
「今日若是你我交換,你就能擁有一副好身軀出外遊玩了。」
他望著長蘇睡得安穩的臉,不禁這麼說。

覺得肚子有些餓了,飛流摸摸肚子,決定去找吉嬸要碗粉子蛋。

***
梅長蘇起身的時候懷中的飛流已經不見了。
但不疑有他,飛流的手腳敏捷,悄悄的走不是問題。
他才剛做起就發現黎綱面有難色的在外待命。
「我不是說過有要緊事就叫醒我,不用等到我睡醒。」梅長蘇皺起眉,口氣中帶著不愉快。
黎綱聽見這種語氣不免抖了一下,他們最怕宗主生氣了。
要是又想把他們叱回廊州可怎樣才好。
但不只他們,連同藺晨也抖了很大一下,他也最害怕蘇哥哥生氣了。

「不,宗主,不是太要緊的事情,只是……」
黎綱一邊說著一變看向甄平,甄平看著廚房的飛流還在吃粉子蛋呢,馬上打了暗號。
黎綱便把藺晨給帶進房裡。
這時藺晨再也忍不住了,越過黎綱就撲進長蘇的懷裡。
梅長蘇愣住了,為什麼藺晨會突然衝進來抱他?
為什麼黎綱面有難色?
「蘇哥哥!」
為什麼藺晨的口中喊著蘇哥哥呢?
「蘇哥哥,我是飛流!」
藺晨的眼中滿是委屈的淚水,胡亂用衣袖抹去後,只是靜靜的躺在長蘇的腿上。
就像平時飛流在撒嬌一樣。
梅長蘇下意識的把手放到藺晨上摸著,抬起頭看向應該知情的黎綱。
「這真的是飛流?」
黎綱點了點頭,神色慌亂的不曉得該怎麼辦才好,但是他現在真的不曉得宗主是怎麼想的,應該先跪下呢?還是先解釋才好?
「晏大夫說也有過其他案例,這是會自己變回來的。」
黎綱暗掐了一把自己才回過理智來解釋。
「是他們醒來後就變這樣了嗎?」
「是。」黎綱鬆了口氣。
「那現在藺晨在哪?」梅長蘇眼神銳利的掃過去,不禁讓黎綱挺直了背。
「在廚房吃粉子蛋。」
「好,黎綱你等會和甄平幫我守著藺晨,沒我的允許不能讓他進來,當然,也不要讓他知道我醒了。」
梅長蘇勾起一秒可怕的笑容,讓藺晨看了嚇得本來想去躲起來,卻想起現在這副身體不好飛上屋頂,所以作罷了。
「是。」黎綱領命後便離開了房間。
留下藺晨與他一人。

***
梅長蘇看著眼前有些害怕的藺晨,勾起了平時那抹無害的笑容。
「飛流乖,蘇哥哥沒認出你來對不起。」
這句話彷彿是斷了眼前藺晨的淚腺,眼淚關不住的流了下來。
「蘇哥哥!蘇哥哥!」
他真的覺得非常委屈,變成這副身體後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不能上屋頂,不能向蘇哥哥撒嬌,還要被蘇哥哥罵。
長蘇雖然知道眼前的是飛流,但是平時甚少掉過一滴眼淚的藺晨,就這樣在他面前嚎啕大哭,那個心臟還真是有些受不了。
以後讓藺晨多哭才對。
「回去,壞!」藺晨憤憤的說著,轉而直接將頭埋在梅長蘇懷中,平時是因為身體小所以很適合,但現在換成了藺晨的身體,反倒是摺疊的有些怪異。
梅長蘇只好讓藺晨到他肩上哭。
「對,你藺晨哥哥壞,等等我替飛流教訓他好嗎?」
梅長蘇危險的瞇起眼睛,他想起早些那位愛撒嬌的飛流是藺晨就覺得心裡有點火。竟然趁機吃了他那麼一頓豆腐。
還欺負飛流,有他好受的。
「好!」藺晨一聽長蘇要替他報酬,開心的從肩上離開,笑得十分開心。
這種笑容便是與平時的飛流笑容無異,只是藺晨絕對不會笑得那麼燦爛。
靈魂不同,那不同的感覺也分得出來。
至少現在裡面是飛流的情況就是笑起來不會像個登徒子。

***
梅長蘇命人去告訴吉嬸,請他準備一些油雞腿、醬肘子、烤雞翅。
然後勾著笑容告訴眼前的藺晨。
「蘇哥哥準備飛流最喜歡吃的肉,等等讓飛流大口吃肉好嗎?」
藺晨開心的點點頭,長蘇便讓他先出外去玩了。

接著告訴黎綱可以讓飛流過來了。
其實飛流早就吃完粉子蛋了,甄平靈機一動,求來了晏大夫讓他去和少閣主討論病例,才成功把飛流拖住。
晏大夫看甄平在外頭來回走了三遍,知道是可以的暗號,便擺擺手的讓飛流離開了。
飛流沒有多想怎麼結束的倉促,只覺是老人家乏了,見沒事了便想到房裡看看梅長蘇。
此時的梅長蘇已經坐起身在看書了。

「蘇哥哥!」
飛流開心的朝梅長蘇跑去,一到就是趴在長蘇的腿上。
他記得之前飛流都是這樣撒嬌的。
梅長蘇勾起笑容,輕輕拍了幾下飛流的頭。
「飛流剛才沒有陪蘇哥哥一起睡到最後阿?」
梅長蘇有些疑惑的偏著頭,眼裡水靈靈的顯得有些楚楚可憐。
這讓飛流下意識的摀住心臟,覺得剛那畫面對心臟不太好阿。
「飛流怎麼了?哪裡痛嗎?」
「不痛!」飛流趕緊對梅長蘇笑一下,差點就忘了自己還是飛流外表了。
「飛流剛病癒,一定很餓吧,黎綱!」
梅長蘇朝外頭一喊,黎綱馬上帶了剛才梅長蘇吩咐的雞腿、雞翅膀和醬肘子。
飛流一見,怎麼全都是肉。
才想起飛流的確是愛吃肉沒有錯。

藺晨也跟著黎綱進來了,見著了滿桌的肉眼睛閃閃發光。
他看向長蘇,而長蘇只是緩緩一笑。
「藺晨你來得真是剛好,你們兩人都大病初癒,不過只準備飛流愛吃的,不好意思呢。」嘴上雖這麼說著,但聲音中連點悔意都沒有。
藺晨笑了下,答道「無仿。」
黎綱和甄平悄悄在門外窺探,看見飛流的臉一陣青就知道他有多惶恐。
他們都知道剛才宗主有交代飛流該講什麼,兩人趕緊逃入廚房才敢大笑,但很快就被吉嬸趕出廚房了。

藺晨一坐下便開始大口的吃了起來,飛流眼看著自己的好皮囊那麼的撕牙裂嘴的在吃肉,就不能優雅點嗎?
「藺晨哥哥,醜!」
梅長蘇差點聽了就噴笑出來,不過他多年面攤不是練假的。
好久沒聽到飛流叫藺晨哥哥了,雖然是自己喊出來的,不過還真是悅耳。
但眼前的藺晨連吭聲都沒有,就是繼續吃肉。
「飛流怎麼不吃呢,這是你最喜歡的三黃雞,來先吃隻雞腿。」
梅長蘇見飛流都不動筷,替他夾了隻雞腿進碗裡。
難得長蘇為自己夾菜,怎麼有不吃的道理呢?
他端起碗,但看著眼前的自己吃成那樣就沒什麼食慾。
不過聞著肉香,還是有些餓的,咬了一口後他突然覺得少一味了。
……酒。

對了,他現在是飛流所以不能喝酒阿!
這讓他覺得有些痛心疾首了,想著只好全招了,分了神才注意到一旁的梅長蘇一直在憋笑。

「梅長蘇你大爺的,你早就知道了?」

****************************
終於剩一篇就結束了XDDD
我也要開學了,之後有個大一點的修羅
所以不會那麼頻繁了的幾乎每天更文了,以我的個性有時間就會記梗,大約幾天或一個禮拜一發,
啊,這些話,等下一篇再說好了。

评论(2)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