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五日05 (完)

*藺蘇,日常歡樂向,親情讚!
*藺晨和飛流突然靈魂交換了,仗著對方的身體,這兩人會做些什麼事XD
長蘇又會如何應對ww
*這篇終於結束了XDDDD

01連結

02連結

03連結

04連結

第五日 結束

****************************

本來還有些愧疚的藺晨在知道梅長蘇正在玩弄他後,有一瞬間想道歉的自己真像個傻子,不過對方惡作劇得逞的笑容,他的心都軟了。
就像那日飛流潑他水後的笑容一樣。
要說他傻不傻嘛,他是聰明的。

就是在梅長蘇面前成了一個徹徹底底的傻子。
 
「你可不能怪我捉弄你,吃了我多少豆腐你可敢說?」

梅長蘇止住笑後,衝著飛流就質問,但眼裡仍是充滿笑意。
飛流恨恨的牙撕了一塊雞腿肉,這時只要裝作在吃東西不說話就行了。

「我一醒來就鑽入我懷裡,親了我的臉一下,然後──」

梅長蘇還沒說完飛流就急著過去摀住人嘴,但藺晨馬上抓住飛流,讓他不能對他的蘇哥哥動手。

雖然飛流的身體小又輕,但屆時才是他知道吃虧的地方,身體畢竟不是自己的,無法用的比本人更靈活。

而藺晨便仗著現在有著大的身體,將飛流抓了起來。

「可惡,小飛流等我們便回來就有你受。」
飛流對著藺晨恨著牙癢癢的。
藺晨只是將飛流丟開,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身體會有什麼損傷。
便鑽入長蘇的懷中。

「蘇哥哥!」

藺晨整個環住了長蘇就往他懷裡直鑽,眾人雖然知道那是飛流在撒嬌,仍然選擇閉開了目光。

「飛流乖,藺晨哥哥壞,不要理他。」他依舊笑著摸著眼前藺晨的頭髮,看著飛流在那直瞪大著眼,想著藺晨會是那樣的表情他就想笑。

「你們這兩個小沒良心的!」

飛流氣的跺腳,拿出從藺晨那裏拿來的扇子就指著他們罵。
黎綱發現東西都吃得差不多了趕緊收拾就離開現場。
「自己現在最小還說我們小?」梅長蘇挑起眉,一句話就把飛流堵了回去。

不過其實梅長蘇有些開心,飛流因為被藥物控制傷及大腦而心智不全,一直都是一句話只能用些單詞來表達,現在看他講話如此流利,縱使知道裡頭是藺晨,不免覺得有些欣慰。

他讓藺晨起來先在一旁玩玩具,自己坐到正在廊邊鬧脾氣的飛流身邊。

「生氣啦?」

梅長蘇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約過了五秒對方才扭過頭來看他,一看就發現他沒披著大衣。
趕緊起身給長蘇拿來披上,原本準備好要回嘴的內容也都給忘了。

「我認識你那麼多年,哪次氣得下去?」
他環起手,看著眼前的人又綻開笑容,自己也跟著笑了。

什麼時候自己落進這藥罐子裡,爬也爬不出來了?

記得自己也曾經問過對方這件事,但對方只是說了一句
「手裡的藥雖苦,但你身上的藥香很好聞。」
就讓他原先拿在手中的扇子不小心掉了。
 

「你喜歡現在這個樣子嗎?」梅長蘇看著眼前其實是藺晨的飛流,覺得對方挺中意這副身體的,也不曉得什麼時候變回來,一輩子是不是也有可能?

「小飛流的身體論體力那是極好的,又年輕,本來傷及腦部根本所以我應該無法講話得那麼流利才對,但連互換靈魂這種這麼玄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你說是不是阿?」

飛流勾著笑容,不曉得為什麼,明明仍是飛流這副皮囊,但那笑容看起來就是那樣的像藺晨,拿著扇子比畫的神情簡直一樣。

梅長蘇還愣著,就發現飛流的手搭過來了。

把脈。

「能夠讓飛流把脈也是挺新的體驗。」梅長蘇笑得開心,也就不理會剛才的自己究竟是不是病了,也才多久的時間,他竟然開始想念起原本的兩人了。

大夫自己也出事了呢。
想到這點梅長蘇就笑得更加開心。

飛流移開腕上的手就直接將對方的手握住,沒有多說什麼,梅長蘇也沒有抽離。

「還算不錯,想必是你玩得挺開心的緣故。」
握緊了手中對方的手,飛流語重心長的對長蘇說。
「你要是天天都能這樣,不去想那些多餘操心的事,定能活得長久些。」
梅長蘇笑而不語,只是將飛流抓到自己懷中抱著。
「以前飛流要是難過的時候我都會這樣安撫他,才養成他現在會這樣像我撒嬌的動作,說穿也是自己太寵他了。」

「我現在……」飛流才想反駁就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長蘇是知道的,話吞了回去就轉了話題。
「對,你就是太寵他了。」他將自己完全交給對方抱著,反正難得,就這樣吧。
「你就不寵嗎?」悄悄的搔著對方的腰,飛流癢得在長蘇懷中扭動著。
「那麼可愛當然寵阿!」在對方手下留情後,他好不容易擠出了這樣一句。

讓梅長蘇開心的把他抱得更緊。

這讓後頭玩玩具的藺晨看見了直覺性的認為蘇哥哥更喜歡那樣的飛流,
下意識的就過去將長蘇懷中的飛流拉開。

「我才是飛流!」

藺晨坐到梅長蘇身旁,那一臉委屈的認為自己被取代了。

「蘇哥哥知道你才是飛流,不用怕。」
「飛流,回去。」
「我相信你們很快就變回來了,飛流相信蘇哥哥嗎?」
藺晨扁起了嘴,像是要再說什麼,但只是說了聲。

「相信。」

長蘇便將藺晨抱入懷中,一手輕輕拍著藺晨的背,柔聲的哄著對方。

「飛流好乖。」

 

看著相擁的兩人,站在一旁的飛流笑了下便離開了。

 

「還真是賞心悅目阿。」

 

***

用過晚膳後,飛流親自煎了一碗藥進來給長蘇。

「乖,這碗趕快喝下去。」
「能不能不喝阿?」長蘇盯著那一碗深褐色的藥物,就覺得嘴裡苦。
「近幾日你狀況雖不錯,卻也不能夠因此鬆懈。」
飛流皺著眉頭將藥塞入長蘇手中。

連一旁畫畫的藺晨也抬起頭來,「喝藥!」

「好,我喝。」長蘇面對兩人真的是沒什麼辦法,將藥一飲而盡。

藺晨露出了笑容點點頭,將畫放到一旁,乖巧的收拾起東西。
飛流接回空碗,「我今晚想跟你一起睡。」

「什麼?」梅長蘇還沒吞完的藥差點嗆著了他。

飛流上前替長蘇順順氣,對上長蘇那有些嚇到的眼睛。
「怎麼了,你最近都和飛流一起睡,我現在是飛流阿。」
飛流一臉理所當然,完全不認為自己那登徒子般的行為。
「你是藺晨,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又想趁機吃豆腐,吃得夠多了。」
梅長蘇將一顆醃梅放入嘴中,沒有理會飛流眼中的真誠。

「那三人一起睡?」
飛流鍥而不捨的換了另一方法。

「不行,我這床那麼小,擠不下三人。」

梅長蘇放入第二顆醃梅,覺得嘴中的苦味都被蓋掉了,確實好吃。
藺晨一回來就聽見他們在說睡覺的事,就環過長蘇的手臂,對藺晨說

「飛流,蘇哥哥,睡覺!」
他還用手指了指自己,表示今晚就是要和蘇哥哥一起睡。

飛流最後輕哼了聲,知道這是的確沒門。
看了一眼外頭,便說要去賞月就飛走了。

 
梅長蘇笑著搖頭,怎麼這麼容易就鬧彆扭了。

反倒是藺晨很開心自己還是能和蘇哥哥一起睡覺,剛才也將東西收好了,現在可以去睡覺了。

「睡覺!」

梅長蘇可能是因為這天下來笑得太開心,確實也是乏了,答應了飛流說要去睡覺。

幫忙梅長蘇解去外衣和髮冠,待長蘇躺入被窩中,自己也才妥妥的鑽進去。

依照平時的習慣,將頭埋在對方懷中。
這才讓長蘇覺得不對勁了,他這到底算不算引狼入室?

雖然這位藺晨實際上是飛流,但面對著這臉皮,還是讓他有些睡不著覺。
這點小困擾在幾分鐘後就沒了,也許是真的太累,也可能是藥中有些安眠的效力。

 

***

隔天醒來時,藺晨驚見自己眼前有個極放大的長蘇的臉。
不爭氣的紅了臉,一會兒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回到原本的身體了。

自己的手牢牢的環著對方,看樣子是昨晚小飛流抱得很緊。他還在思考該不該抽起來,懷中的人就動了。

 

「飛流,早安。」

梅長蘇還記得藺晨和飛流靈魂交換的事,所以現在抱著他的是飛流。

小孩子阿,沒關係的。

「長…長蘇,早安阿。」

他覺得有些膽戰心驚,雖然變回來不是他能控制的。
這說話方式讓梅長蘇整個清醒了。

「變回來了?」梅長蘇的話裡聽不出任何動靜。

但藺晨總覺得他會生氣,可能會大罵登徒子之類的。

他應了聲,閉上眼後一副誓死的模樣,他準備好了!

「……」

幾秒後仍是沒動靜的他緩緩的睜開眼睛。

他看見一雙含水卻笑著的眼睛。

沒有氣得大吼,也沒有將他踢下床。

藺晨只感受到柔軟的唇覆了上來,一個很快、很輕的吻。

 

「歡迎回來。」

*************************

這篇我終於寫完了,中間寫了好多短篇好開心XD

不過要開學了有好多事,但是還是會想要繼續打,

更新的速度會緩一些,謝謝有在看得大家QAQQ

首先我就要先請個一禮拜的假,有東西必須拼死也得把它趕完!

元宵賀文是不會有了QAQ我好想寫他們去看花燈QAQ

先祝大家元宵節快樂!

約三月初我就回來了,謝謝那些曾經給我過小紅心和小藍手的人!

有人一起喜歡同樣的東西真的非常的開心!

评论(4)
热度(37)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