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不悔 【藺蘇】

*今天是229耶!四年才有一次的日子!
不發文紀錄一下覺得有些可惜XDD

*推薦BGM:  執迷不悔

*********************************

那天,梅長蘇倚著藺晨的背看著書,
藺晨也就那樣給長蘇靠著,自己也看著書。

由背傳來的溫度是那麼的真實,身體酸了些又如何呢。

 

突然,他感覺到自己的腰邊被捏了一下。

一開始是輕捏,手指還靈巧的按了幾下,見人沒什麼反應,便大力的捏下去。

「痛阿!」藺晨快速抓住兇手的手,抓得緊緊的。

「沒想到咱們長蘇也會調戲人阿?」藺晨轉過身去,與梅長蘇面對面。

「藺晨,你認為癢還是痛比較令人難受?」沒有理會藺晨,梅長蘇自顧自的說了這麼一句,藺晨瞥了一下長蘇身邊,書早就闔上,顯然是從方才就在思考這個問題。

 

藺晨也乾脆的闔上書本,俐落的抽出腰邊的扇子。

唰的一聲俐落的開了扇,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彷彿無聲的說問對人似的。

「這痛呢,我想你是最清楚不過的,從你那挫骨削皮拔毒就可說是最痛苦的時候啦,恩?還是你想說落下山谷比較痛?」

藺晨收了扇在長蘇面前轉阿轉的,明顯看見長蘇在他說到挫骨削皮時眼睛快速眨了下,還以為是他認為他說錯了。

「我可是什麼都沒說呢。」長蘇輕笑了下。

剝著橘子,給藺晨餵過一瓣,自己就靠在軟墊上悠悠看藺晨在那說書。

「曖,靠就靠好,到事後腰疼了。」
藺晨給長蘇扶好姿勢,沒給長蘇開口的機會,繼續說了。

「分上中下,剛說的那個就是上痛,中痛呢便是那些箭傷刀傷的,血流不止看上去觸目驚心的那種像是戰場上的那些,又或是生產時的痛。」

藺晨抓著扇骨又在空中比劃了什麼,長蘇原以為是有意義的還認真思考,不過看那臉肯定了那些是亂畫,繼續邊笑邊吃橘子了。

「你要笑就不要吃,等會噎到!」

皺著眉,指著長蘇兇狠恐嚇。
當然,那「兇狠」表情不過讓梅長蘇笑得更猛而已。

「你又知道生產多痛了?」將橘子嚥下去才說話,梅長蘇挑起眉。

「沒看過也聽過阿,可怕著呢,聽聞是將指甲一片片拔下那般的疼痛。」

藺晨模仿著動作,生動的讓長蘇皺起了眉。

「乖,你不用生孩子的。」藺晨憐惜的摸摸長蘇皺起的眉頭,馬上就被打掉然後一個狠瞪「粗俗。」

擺擺手,藺晨不惱,繼續說。

 

「這下痛呢,就是微微陣痛,像是小飛流鬧肚子,或是小飛流跌倒了膝蓋上的擦傷,還有小飛流──」

「討厭!壞人!」藺晨還沒有說完,飛流的聲音就打斷藺晨的話,一臉氣呼呼的站在廊外,跺了幾下腳也沒進來,就跑掉了。

藺晨笑了幾聲,他就是知道飛流在聽才那樣說的,鬧一下就生氣,多好玩阿。

「你也真是,待會飛流鬧得又不吃飯了,你的粉子蛋就沒收。」
梅長蘇不清不重的捏了捏剛才被自己打掉的藺晨的手。

「不會,那孩子還在長,美食當前怎麼可能不吃。」索性坐下,將扇子又放回腰帶上。

 

「來說癢吧,一樣是分成上中下,從下癢說起吧。」
藺晨拉起長蘇的手,一推就把袖子往後露出白皙的手臂。

不曉得藺晨想幹麻也就隨他去。
只見藺晨的手指僅以指尖在長蘇的手臂上滑過,順的逆的,來回幾遍。

「點在水面,泛起一波波漣漪,不一會撫平靜如鏡。」

藺晨放下手改以雙手伸向長蘇的腰,兩手手指靈活的動著,時輕時重的搔著,還從腰一路往上到背,索性將頭靠在長蘇的肩窩,輕柔的說著。

那氣息進入耳,梅長蘇不自覺身體一抖。

「將小石塊砸入水中,激起的水花泛起更多的漣漪,快急的幾波,慢緩的幾波,小石塊已沉入底,漣漪還在。」
本見藺晨藉機吃豆腐太得寸進尺,想喝止了,但那人卻收住背上搔癢的手,狠狠擁住了梅長蘇。

「長蘇,我喜歡你。」

這一句講得太過自然,彷彿等會想吃粉子蛋那樣的一句話。

他是真的想吃粉子蛋,也是真心喜歡梅長蘇。
話語中滿滿的真摯。
梅長蘇臉面一紅,推開了藺晨。

「還沒解釋完呢。」

 

藺晨抽出了扇子,又在空中比畫了幾下。

「直入心中,不時激起一波又一波漣漪,停也停不了,是為上癢。」
梅長蘇拿書砸了過去,一臉理直氣壯。

「痛以身體舉例,癢用心舉例,你當我真是傻瓜嗎?」
看著梅長蘇瞇著眼,表情是很不悅,但眼裡的笑意他怎麼可能看不出呢?
將書撿起放回桌面,

「身體之癢會令人想抓,這上中下癢都想抓,抓了發紅,抓多了便抓破皮、泛血,都泛血了疼痛一定有,且不談泛血後,傷口結痂也會癢,那癢與痛又有何差異呢?」

 

「真是有大夫樣阿。」梅長蘇輕笑。

「我本來就是大夫。」藺晨頂了回去後就斂起了笑容。

他拿著扇子指指自己的胸口,再指了指長蘇的胸口。

「飛流也說過了,你在,都好。」

 

這次他丟下了扇子,再一次將長蘇擁入懷裡。
沒有將人推開,梅長蘇自然知道他想說什麼,默默的將泛紅的眼眶藏入藺晨的頸中。

這一回沒有任何的使壞,只是輕拍著長蘇的背。
他給了藺晨一個輕吻,讓藺晨笑了

 

──  你說癢與痛又有什麼差別呢?

「此心而已」梅長蘇說。



**********************************

其實我還沒弄完事情((快回去弄阿!
但是看到大家都在說今天是四年才有一次的日子,
多珍貴阿!

這次用痛和癢在說的似乎也不太需要點破XD

然後,執迷不悔這首歌不覺得就在說藺晨嗎XDDD
對長蘇的執迷與不悔

別說我應該放棄 應該睜開眼 
我用我的心 去看去感覺
你並不是我 又怎能了解 
就算是執迷 讓我執迷不悔

  

 


 

评论(13)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