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名 【藺蘇】

天晚,夜如濃墨,如他手裡拿著碗裡的湯藥。

皺著眉頭的喝完,讓黎綱將空碗拿走,他聽著腳步聲,知道他來了。

 

「長蘇。」

 

才一進門就朝他喊聲

長蘇──
只有他會這麼叫他。

 

 

一坐下就讓他伸手把脈,他就這樣盯著他仔細把脈的神情,每當此時,眼裡流轉的情緒總比平時多,但那些情緒終究不比自己的深沉、墨黑。

沒有算計、沒有城府,有的是對他的真情,以及讓他活下去的強韌意志。

總是閃耀得讓他下意識想避開,卻又忍不住盯著看。

 

著迷。

 

 

──長蘇

「怎麼一直盯著我看?是被本閣主的容貌給迷住了嗎?」藺晨露出得意的笑容,得瑟的像是梅長蘇終於發現他的好一樣。

 

「是是,臉大的好皮相。」

梅長蘇這才發現他走神了,總之先回嘴,再慢慢想剛才思緒飄去哪了?

對了,名字。

名為人所代表,得知人其名,以聲喚名。

自他火寒解毒後便以梅長蘇之名重生,再進入京城又以蘇哲化名。

多少人得知江左盟宗主梅長蘇,卻僅有一人喚他長蘇。

 

藺晨看著眼前人的思緒又不曉得去哪了,起身到長蘇身後坐下,狠狠的將人向後拉入懷中,卻輕柔的在頸上吻上一口。

「藺晨,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梅長蘇閉上眼,似乎很滿意這人懷中的位置。

藺晨替長蘇解了髮,手指在髮絲中緩緩順著。

「還記得你我為了冰續丹一事爭辯的厲害時,你說過你不認識林殊。」

講話的語調輕的很,要不是梅長蘇手中玩著剛卸下的髮冠,藺晨都要以為長蘇快睡著了。

「怎麼突然又提到那事,都過去了,不論如何你也是活下來了。」

藺晨其實很不願想起那時候,他和長蘇認識那麼久,縱使嘴上不留人的時時拌嘴,卻沒有像那次又動怒又難過的大吵一架。

「我還記得衛崢拿著冰續草來,你勸退他們的事。」

輕笑,他還記得藺晨說他快成仙了。

「勸退他們的是你,不管怎麼說,活下了就好了。」

藺晨皺眉,他其實不曉得為什麼梅長蘇到底想起了什麼。

但是這樣感嘆,像是快走上人生終點在回憶一樣。

他緊張的翻找著梅長蘇的衣袖裡有沒有藏著匕首或其他利器。

惹得梅長蘇發癢的大笑。

「你最近去聽書聽多了吧。」知道藺晨在想什麼,他轉過身拉拉藺晨的臉頰。

看著,那雙很閃耀的眼裡又閃著那些情緒了。

「你提到那些要做什麼?只是睹物思人嗎?」藺晨覺得很慌,

因為聞出今天的湯藥是從藥王谷那裏送來的?

 

沒有對藺晨那句睹物思人多想,他只是盯著藺晨,唇勾起了一弧漂亮的弧度。

「你那時叫我小殊了。」

「什麼?」

他瞪大了眼,看眼前的長蘇露出開心的笑容,像得到寶物的孩子那樣的笑容。

「從衛崢邊嚷著大步走進來,還有你們討論的一切我都有聽見,你那時候叫我小殊,我絕對不會聽漏的。」

他輕吻藺晨的臉頰試圖讓他從驚訝中回神。

藺晨很努力的在回想,還真的讓他搜到那一段回憶了。

 

『書上的確有記載,可既然有這麼一種奇藥,能夠治小殊的病,為什麼這麼多年我從不對你們說?』

 

「阿……」

藺晨很少見的臉紅了,鬆了雙手,很快的就想往外跑。

梅長蘇抓住了藺晨的手。

「藺晨,回來。」

「……喔。」

乖乖的走回梅長蘇的面前,他也不曉得為什麼那時就跟著講了小殊,也就只有那一句話而已阿,其他的不是長蘇長蘇的講得好好的嗎?

重點是只要那一句還被抓包。

「藺晨,我的名字有三個,稱呼多到數不清,很多人叫我梅宗主,飛流叫我蘇哥哥,京城裡的人喚我蘇先生和蘇兄,故人們叫我小殊。」

梅長蘇捧著藺晨的臉,讓藺晨與他直視。

「只有你,叫我長蘇。」

 

他依舊愣了下,看著長蘇念著自己名字時,長字捲舌,蘇字嘟嘴,

充滿笑意的眼裡泛著柔情。

果然是美人。

「長蘇。」

藺晨湊上唇回應對方眼裡的柔情。

「今後也只叫你長蘇。」



********************************

這是有一次不曉得第幾刷時看到的,藺晨說了小殊XD
那時我以為是電視劇自己改了,就去翻小說,發現小說裡也是在那一句的時候說小殊,當下我覺得好萌((萌點在哪XD

但藺晨還是叫長蘇來得習慣WWWWW

评论(3)
热度(32)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