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不該空白 【殊琰殊無差】

這是在梅長蘇進京之前的事情。


***

故人的離去總是難受的,不用說還是那麼親的青梅竹馬,從小到大玩在一起的好友就這麼的……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

每次進府前,蕭景琰總會停下來,彷彿昔日的那兩個孩子還能一同進入,

說著我的就是你的這種話。

一旁的戰英是很懂蕭景琰心思的,也不會催促。

蕭景琰知道,也許在這宮牆中他的慰藉,也僅剩與母親在一起的時光和過往了。

 

***

「小殊!小殊你等等!」
蕭景琰看著友人突然發瘋似的向前衝,怎麼叫也不理,只好也跟著跑起來。

「小殊!」

蕭景琰喘著氣,好不容易才盼到對方停下腳步,卻看見林殊向後一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林殊大笑起來,同時又因為跑得很喘而有些斷斷續續的笑著。

他倒在草地,任憑野草包裹,似乎開心得很。

蕭景琰過去就在林殊身旁躺下,恩,其實還挺舒服的。

「怎麼了嗎?」等對方終於冷靜下來了蕭景琰才開口詢問。

在這之前,兩人只是望著空中飄過的雲,各有各的心思。

「什麼都沒有。」

林殊輕聲的說,他依舊是盯著天空,無焦距的放空思想。

蕭景琰一聽卻緊張得跳了起來,大大的眼睛盯著林殊看。

不一會兒又伸手去拉拉對方好看的臉皮,皺起眉頭,才正準備伸手到腰間去搔癢時就被對方先行一步。

「哈哈哈哈,小殊,不要啦!哈哈哈,住手!」

蕭景琰抓住對方的手臂試圖使林殊住手,但抓住手臂不代表手指頭不能動,蕭景琰仍是處於劣勢,好不容易等林殊停下來卻又被對方緊緊抱住。

「景琰。」

聲音就在耳邊,使蕭景琰不覺得抖了一下。

「小殊,你今天真的怪怪的。」

任憑林殊的手玩弄著自己的頭髮,大眼裡滿是疑惑,只能不停眨阿眨的。

 

什麼都沒有。

 

他突然想到方才林殊所說的這句話。

什麼都沒有是在指他什麼事情都沒有?

還是指什麼東西根本就沒有?

 

以他對林殊的了解,這顆聰明的腦袋就是很容易再表達事情時拐彎抹角的。

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所以他將下巴靠在對方肩窩,柔聲的說。

「我們來比騎馬,來比射箭,來比武術,來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蕭景琰笑了下才繼續講,「不過這些我都會輸你呢。」

離開肩窩,蕭景琰和林殊對視,果不其然看見了疑惑。

他伸手指向對方的嘴角,強硬的向外拉,勾出一個笑容。

「林殊,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你的招牌笑容呢?」

語畢,蕭景琰收回手後兩人便沉默了。

就這樣凝視了一段時間,先開口的是林殊。

「景琰……」

林殊抬起手一如蕭景琰剛才對他做的,在唇兩側強制向外拉扯。

「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的好朋友,乖,不要哭阿!」

林殊笑著,他露出潔白的牙齒,眼裡的疑惑全消失殆盡。

反倒是蕭景琰的眼睛像是關不緊的水龍頭,不斷不斷的流出眼淚。

「好了景琰不哭,再哭身體裡的水都要哭光,又要繼續咕嚕咕嚕了。」

像是被這句話逗笑一般,蕭景琰沒好氣的打了林殊肩頭。

「我就是頭大水牛,等一下去找母親一起咕嚕咕嚕?」

沒想到對方會順著自己話講,笑得更開!

「我才不要和你咕嚕咕嚕,找靜姨當然要吃她做的小點然後配好茶阿!」

林殊站起身,拍拍自己身上的草屑,再把蕭景琰拉起來。

「母親本來就做好點心了,才要叫你就看見你跑過來。」

蕭景琰撥著對方的瀏海,覺得林殊果然是笑著最好看了。

「你大可大喊『母親把點心做好了,小殊你再跑就沒有了』這樣我一定會停下來的!」也替對方將頭髮和衣服整好,林殊裝作不服氣的說。

他牽起蕭景琰的手,又跑了起來。

「回去吧!」

 

***

「聽聞太子和譽王都去爭一位麒麟才子。」

蕭景琰騎在馬上準備回程,並沒有特意的去思考戰英報告了什麼。

對他而也奪嫡這件根本無望的事情,連思考都不需要。

他只是輕撫著馬,一不小心思緒又飄回十二年前。

 

「小殊,如果你還在就好了。」


*****************************
我真的很喜歡景琰,他很可愛,沒腦子大水牛小哭包都很可愛!
但我怎麼一寫他就在嗆他wwwwwwwww
林殊真的也很喜歡,越看越喜歡XDDDD
唉呦咕嚕咕嚕好萌♥

取不該空白這個名字就是因為他們兩人還是林殊跟景琰
不是靖王和梅長蘇的時候,有著很多很多的回憶,真想多看一些WW

评论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