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曾有 【藺蘇】

*靈感和手感這種東西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霓凰語氣)

*推薦BGM - 莉莉安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找以下莉莉安的創作背景,這篇文也算是聽著這首歌跑出來的,但實際上也沒多大關係wwwww


****************************

他就坐在廊下,看著外頭月光皎潔,興起了去散步的念頭。

夜空可數星子,可見天氣極好,晚風雖涼,卻也不似冬日裡的寒。

晏大夫難得不是他出門的阻礙,認為出門走走對身體也好。

念了一句以後早上走就離開了。

反倒是黎綱和甄平一副不讓他們跟不得出門的表情,但最後終究是敵不過宗主命令,而妥協的也不只他們,長蘇也是乖乖穿上狐裘,讓飛流跟著就出門了。

 

***

 

其實會突然想要出來散步也是想起了一件事。

那是藺晨來廊州住著的事情了,那天晚上也和今晚一樣,

是個夜色極美的日子。

 

藺晨牽著長蘇的手,一路兩人也沒說多少話,就是靜靜、緩緩的走著。

感受兩人緊握的溫度,聆聽彼此呼吸的聲音。

梅長蘇也不是沒有想過,若是能夠一直這樣下去到也挺好的,卻總是被突如其來的梅嶺大火畫面給燒的回到了現實。

「長蘇阿,你看。」

不知不覺兩人走到了有些偏遠的小山丘,那裏有著一顆白樹。

對,白樹,他看不出那是什麼樹,只見是極白的一棵樹,在月光的照射下彷彿會發光,美得不像是這世間該有的。

梅長蘇睜大了眼,不自覺得停下腳步,讓藺晨疑惑的回過頭。

「怎麼了?」

「不、我只是……我也……我也不知道怎麼了。」

梅長蘇鮮少的語無倫次,他真的不曉得自己的行為,只知道他可能在害怕。

對、害怕。

「藺晨……我覺得有點可怕。」

那樹美的夢幻,,讓長蘇認為太靠前會被吞噬。

藺晨笑了下,覺得這樣害怕的長蘇有點可愛。

「放心,不會有事情的。」藺晨握緊對方的手,且快速的在上頭吻了一口。

他整整對方的狐裘,再輕捏臉頰,才讓瞬間刷白的臉恢復一些血色。

點點頭,梅長蘇仍有些防備的跟著藺晨走,不自覺的收緊牽住的手,連另一隻手也搭上去對方的臂上,這讓藺晨心裡喜孜孜的。

 

「這白樹呢,鮮少會出現,長的極快,枯得極快,就像現在一樣,要枯的連一片葉子都沒有才會這麼漂亮,只有還有葉子,那他便是一棵普通的樹。」

「這豈不和曇花相同?」梅長蘇依舊是緊緊攥著藺晨手臂,但是腦部運轉已經恢復正常了。

「不呢,曇花雖美,也不似這枯白樹在月光下的美。」

藺晨轉過頭,對他咧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

「蘇哥哥,去哪?」

飛流雙手扶在長蘇臂上,疑惑的偏過頭。

晚風徐徐的吹,是挺舒服的,卻也讓飛流提高緊覺,就怕蘇哥哥會被這微風吹得倒下。

梅長蘇只是輕拍飛流的手,要他不要那麼緊張。

今晚的身體狀況很好他是知道的。

「去看樹。」

毫無猶豫的往某處緩緩的前進,梅長蘇記得當初藺晨是怎麼帶他走的。

「樹?都是。」

飛流不懂蘇哥哥要看什麼樹,這四周難道都不是可以看的樹嗎?

「不是這些,是一棵很漂亮的白樹,我相信飛流也會喜歡的。」

長蘇又拍了幾下,他安撫著飛流,依舊是緩緩的朝目的地前進。

「好。」飛流乖巧的點點頭,沒有再多問什麼。

 

發現路有些陡,長蘇也知道已經到了當初的小丘。

月光雖明亮,卻沒有照射到任何一棵樹上。

他並沒有順利的看見當初藺晨帶他來的白樹,也是,藺晨有說過白樹十分的鮮有,又怎麼能渴求臨時起意的出門能順利看見呢?

 

「蘇哥哥,沒有?」

飛流看見梅長蘇臉上非常明顯的失落,也垮下嘴。

「恩,那本來就不容易看見,我也只是來碰碰運氣而已。」

梅長蘇摸摸對方的頭。

「蘇哥哥,不難過。」

 

他帶著飛流往原路走回,不時抬頭仰望月亮。

「不難過。」

 

***

「這枯白樹能夠許個願望。」

藺晨笑著對梅長蘇說,讓梅長蘇皺了皺眉頭。

除了藺晨笑得讓他很想打下去外,就是怎麼會相信這種無稽之談呢?

「藺晨,許願什麼的大多都是騙孩子的。」

梅長蘇忍下了打藺晨的衝動,改而捏他的臉。

「長蘇,人總得要有夢想阿,你想要做的是那麼多,許幾個願望不為過吧,總會有那麼一兩個會達成的。」

藺晨握住長蘇的手,依舊是那個笑臉。

「你明知道我不需要許願,有你足矣。」

長蘇笑了,笑得讓藺晨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拍拍雙頰,藺晨要自己想起來帶他來的目的阿!

「我當然知道我可以,但在依靠一些這種力量阿,來啦,在月亮到達枯白樹正上方時許願最有用喔,不用說出來,虔誠最好。」

藺晨將長蘇帶到他所說的位置,看看月亮也差不多了,便催促梅長蘇趕緊許願。

拗不過對方,梅長蘇只好雙手合十,閉起眼十分誠心的許了個願。

藺晨站在他身旁,快速的許願後便緊緊盯著對方看。

恰巧今日出來也是一身白,這月光照在身上絕不比枯白樹還要遜色,尤其是那皮膚,美的呢,烏絲披肩,藏在柔軟的皮毛裡。

藺晨仔細的看,牢牢的記,回去想把這畫面好好畫下來保存著。

 

事後回去確實也畫了出來,目前藏在飛流的藏寶箱裡。

 

***

 

飛流也會跟著長蘇一起抬頭看夜空,但是比起月亮他更喜歡星星。

「蘇哥哥!」

飛流指了一棵樹叢,在聽見飛流的聲音後很快有人影從中竄出。

梅長蘇輕笑,要不是他,飛流肯定過去打人了怎麼可能在他身旁縮著。

「我說小飛流,看破不說破阿,我就是想嚇唬一下你們,鬧著玩的!」

拍拍自己身上的樹葉,拿著扇子擊著手掌,藺晨緩緩向他們走進。

穿著一襲白衣,若真要嚇也的確挺有效果的。

「不能嚇!」飛流怕被捏臉,逃到長蘇另一邊去了。

「好了換人了喔,飛流你先回去,和黎綱他們說一下,我會把長蘇安全帶回去的。」

藺晨牽過長蘇的手,看了下飛流點了頭就消失的身影,就將人又帶回剛才的路線。

「你怎麼來了,不是才接到鴿子說要回琅琊山七天,現在也才三天?」

梅長蘇拉住藺晨,他剛才已經看過了,今天沒有枯白樹。

但藺晨卻好像著急什麼似的,繼續拉著梅長蘇走。

「事情解決就回來了,長蘇,再走快些。」

藺晨帶著梅長蘇已經到快走的地步,但是不敢真的跑起來,快走了一陣子才想到可以用輕功帶著對方走。

於是衡抱起梅長蘇,使著輕功到達了小丘的位置。

一樣是只有月色,沒有枯白樹。

「我剛來看過了,今日沒有,我們還是回去吧。」

藺晨只是在那個位置抱緊了長蘇,月色灑在兩人身上,梅長蘇眨著眼,任憑對方抱著,總使不曉得藺晨在想什麼。

「長蘇阿,你還記得枯白樹的模樣嗎?」藺晨輕言,輕的話語像是要化開一樣,

梅長蘇點點頭,「還記得,連許的願望都還記得。」

藺晨輕笑,他鬆開了懷抱,將臉定在梅長蘇眼前,四目交接,

除了都映著彼此外,就是滿滿的愛意。

「既然還記得,那麼樹在與不在又有何差別?」

藺晨輕吻著對方的額,臉頰,鼻尖,最後到了唇。

最後又吻回了眼,因為長蘇流下了眼淚。

「怎麼了?」藺晨也吻了另一隻,他憐惜的問。

「謝…」

「噯,你我之間要說什麼謝」

藺晨又再一次抱緊了對方,在長蘇耳邊輕說,

「你懂這件事便好,我會陪你走到最後一日,且不論這究竟會有多久,但是你不用擔心,在你走後的我會有多難過。」

 

你的一切我都會記得。

無論增加了多少都會記得。

 

「你就要去金陵了吧。」藺晨憐惜的摸著對方的頭,他知道對方還在哭。

也是難得,長蘇會那麼願意哭出來,那就哭久一點,哭多一點。

去了金陵就不太能哭了。

 

「恩…都是你,怎麼能比我更豁達的面對這件事!」

梅長蘇抬起頭,眼哭得紅紅的,用著沒什麼力道的拳頭捶打著藺晨的胸。

「你剛說你還記得許了什麼願,許了什麼。」笑著讓對方捶打,藺晨更在意另一件事。

「我才不會說!回去了。」

梅長蘇吸了吸鼻子,瞪了藺晨一眼就要走。

給了一點甜頭就想喝甜湯了嗎?

「長蘇!」藺晨趕緊追上去,拉著手,巴著說抱歉。

被安撫夠了,梅長蘇才回應藺晨一個笑容。

 「早就實現了。」梅長蘇喃喃。

 

「長蘇你說什麼?」


****************
靈感和手感這種東西就是這麼的不講道理(霓凰語氣)
↑又講了第二遍xXDDDDD
晚一點我乾脆去改圖來用好了XDDDD
最近淋了不少雨,我覺得我的頭有點痛+暈了((活該XD

然後zootopia的nick真的好像藺晨XDDDDDDD

评论(2)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