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 黎色

很開心這次參加了 念水所辦的中國傳統31色活動
藉此認識了那麼多漂亮的顏色,真的是很有收穫!

可見最後一個TAG看更多文章,大家都寫得很美!!

*****

五更天。

風徐徐的吹,微涼。

藺晨牽著梅長蘇的手,緩緩的走向山頂。

即便是盛夏,藺晨仍是給長蘇多加了一件外衣,自己則是那竹紋的一襲白衣。

 

夏日的天亮得早,他們都不是戀床的人,起的倒是俐落。

藺晨仔細的看著梅長蘇腳下,像是怕對方一不小心就被石子絆倒似的。

「你走慢些,我們不急。」藺晨將長蘇的手牽得緊,不時安撫。

但長蘇仍是加快了速度,他輕笑。

「我明白你心裡急,這天已經比剛才又亮了一點了,要是趕不及又得再找一天,你這心又得多懸一天。」

藺晨看看天色,扁扁嘴。

長蘇所說的確是他想的事,「看破不說破。」他笑了,兩人則一同加快了腳步。

 

曙光煞白了暗天,白晝開始替換黑夜。

微量的天逐漸露出朝陽的刺眼,金黃向上漸度靛藍,層間的色他覺得美。

藺晨握緊長蘇的手,眉眼間全是欣喜,他望著長蘇,眸裡全是情。

「你說這晝夜相交的顏色,叫什麼?」

長蘇側過身替藺晨把亂飛的髮攬自耳後,臨時起意的問。

 

「黎色。」藺晨一屁股坐下,還順手將長蘇也拉下,抱在懷中。

「黎色可是土色的意思喔,你不很喜歡景色中的那一色嗎,怎麼稱黎色呢?」

他向後倒去,完全縮在藺晨懷裡,笑得兩人一抖一抖的。

「土孕新生命,命終歸塵土,不是很美嗎?」

藺晨撫著長蘇的髮,看著他所謂的黎色一點點的被金黃所覆蓋,最終完全消逝。

天氣極好,一望無際的藍天。

 

陽光灑在兩人身上,就坐在原地,愜意的曬著太陽。

「美人,美景,可惜少了美酒。」藺晨將臉埋入對方頸項,

氣息、長髮都搔得長蘇一陣癢。

「明明沒酒,不也醉了?」

兩人這樣坐著,長蘇不是沒有注意到藺晨有許多特別黏人的小動作。

尤其是總在頸間蹭著就又抱緊了一點,回歸本能的靠向暖源,像是個醉漢。

他又何嘗不是如此?

 

「誰說沒酒,長蘇你就像是一種酒,恩,梅花釀。」

藺晨故意嗅了下長蘇,還刻意的深吸一口氣,「梅花香氣,說不定是你一隻梅精。」

在頸上輕吻,又繼續蹭了幾下。

「我還以為你會說我是藥酒,苦得呢。」長蘇翻過身去和藺晨面對面。

「人苦這氣味不會苦,再說你這藥罐子有得藥材香氣哪個是我沒有的,到像是你合我有著同樣的氣味,不也挺好。」

他看著對方的眼,深深的吻了一口。

「別說酒了,醉翁之意永遠都不在酒。」

 

藺晨攬著長蘇就站起了身,再低下身去拍去長蘇衣服上的土灰。

長蘇在藺晨拍完後也替藺晨拍去,再抬頭時便看見藺晨看著手掌。

「這才是真黎色吧,不過,還是我的那個美、長蘇!你大爺的!」

長蘇抹了藺晨一臉土,看著藺晨臉上多六條土痕就笑得挺不起腰。

「哈哈……這…哈…也挺美的……」

「本閣主本來就好看,你別笑了,順順氣。」

藺晨本來也想抹回去的手硬生生的換到背上,輕撫著。

「阿晨,我要真是梅精,就能伴你久些。」

長蘇收起了笑,看著無雲的一片藍天。

「那可不好,梅精久生,讓你看得我離去我可捨不得,不如我也成精吧。你說,成什麼精好?」藺晨捧著長蘇的臉,一臉認真。

藺晨的話逗得長蘇又笑了開。

「那是,鴿子精。」

 

 

五更天。

他裹著大衣,一旁還帶著青衣少年。

冬日的天不似夏日那般早的天亮。

 

梅樹開花,梅香,他讓少年手中帶著那一壺也是梅香。

更多了些酒香。

 

「飛流,替我倒一杯。」

「好。」

 

多等了一個時辰,這天才緩緩亮起。

「太早。」飛流靠在樹下,看著藺晨的背影,吃完梅花餅不滿的嚷嚷。

「小飛流,這你可就不懂了,寧可早到些也不願錯過,多等的一時辰賞花不是也不錯嗎?」藺晨又一次的倒下一杯梅花釀,香氣又衝了起來。

「就是不懂,給蘇哥哥?」

飛流一邊頂回去,一邊看著藺晨的動作,終於忍不住發問。

 

「恩,給你蘇哥哥敬酒,他終於能碰酒了,多喝些也無妨。」

飛流點點頭,把手中那一壺全倒了下去。

「欸,飛流,這樣你蘇哥哥會嗆到,酒不是水,不能咕嚕咕嚕喝。」

聽藺晨這麼說,飛流急了,卻也只能看著土一點一點的吸入酒。

藺晨苦笑,招招手讓飛流站在身邊。

天開始亮了。

 

風吹落花,吹起沙,吹亂他們的髮。

「這天明時,夜與晝交接出最美的顏色,似金卻暗濁了些,但那才是自然的美好。」

他蹲下身,左手攬起差點落地的髮,右手掬起一把黎色。

 

「小飛流,你知道嗎?」

藺晨散去了手中抓得那一把,還參和著些花瓣。

「明明還是很美,卻美不過那日與他共賞的……」

 

一天黎色。

 

 

 

 

黎色,含蘊誰意?

评论(12)
热度(43)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