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生辰 【睿津】

祝我的好友!  @DAMA  生日快樂((採底線

**年齡操作,小時候很萌wwwwww

*************************

那一日,謝府總是熱鬧。

四月十二日,是謝卓家兩家,那兩之子的生辰。

 

「景睿,景睿你要去哪阿?」

卓夫人才剛替景睿穿上自己縫製的新衣,景睿卻突然跑了出來。

他聽見了一個聲音。

「娘,我出去一下,一定會準時回來的。」

景睿拉著衣服的下擺,向後喊著。

「景睿用走的,跑步會跌倒的。」蒞陽長公主循著聲音看過去,就看見在廊上跑步的孩子,皺著眉喊著。

「母親,我等會兒就回來。」

差點就摔跤趕緊穩回身子的景睿向外跑去。

 

卓夫人走到蒞陽長公主的身邊。

「怎麼了嗎?」蒞陽拉過對方的手,柔聲的問,卓夫人輕搖頭。

「才著好衣就睜大了眼,像聽見什麼似的。」

而蒞陽卻了然的勾起笑容,拍著對方手背,

「景睿不是會讓我們擔心的孩子,先進去吧。」

 

***

有個孩子縮在牆角。

總角的孩子拿著對他而言過大的蕭。

 

「豫津!」

景睿提著衣擺,氣喘吁吁的找到縮在牆邊的豫津。

「嚇死我了。」整個人被景睿那一喊,身體一抖才點把蕭給摔在地上。

年小的豫津抿抿嘴,最後決定指著景睿。

「你怎麼跑來了,這樣我的驚喜呢?」

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居然就要眨出淚來。

軟軟的聲音在景睿耳中只是覺得可愛而已。

「你來就是驚喜了,不然...」景睿將自己的眼睛摀住。

「我沒看見,我不知道,還是驚喜!」

蕭景睿摀著眼就要往後轉,然後離去,卻差點絆到石子跌倒。

這讓豫津嚇了一跳,把手上的蕭一拋,往前去拉住景睿。

「你生辰,著新衣,不能摔!」

景睿笑著對豫津道謝,這兩人才同時發現拿著的蕭摔到地上。

「啊!」

 

***

「母親,娘……」

景睿牽著豫津進屋,兩人臉上都是淚。

這可讓蒞陽長公主還有卓夫人嚇著了。

「怎麼都哭了,噯,小豫津自己來的嗎?」

豫津吸著鼻子,將手上摔髒的蕭給拿出來。

「壞掉了……哇啊……」豫津看見蕭又開始哭了起來。

景睿也開始吸著鼻子,但強忍住淚水的抱住哭得兇的豫津。

「豫津不哭,娘和母親會替你想辦法。」

 

卓夫人將人帶去把哭花的臉擦乾淨,蒞陽看著豫津的蕭。

拿手巾擦拭乾淨,確認沒有土汙塞住。

試吹了一下,發現這蕭並沒有什麼大礙,可能只是兩個小孩子急了,才覺得壞了。

蒞陽想了下,決定派下人先去把豫津接過來。

 

***

突然和景睿分開的豫津覺得很沒安全感,手放在背後,身體扭啊扭的。

這讓蒞陽看了輕笑,拿出蕭來。

這豫津一見蕭似乎變乾淨了,眼睛都亮了。

「小豫津是想要練習吹曲子送給景睿嗎?」

蒞陽拍著豫津的頭,要他別那麼緊張。

豫津也沒有隱瞞,只是扁著嘴的點點頭。

「這沒有壞掉,小豫津要和我一起合奏嗎?景睿不知道我會演奏曲子,也是驚喜,合況,等等姐姐也會來,一起合奏,給景睿一個大驚喜,可好?」

豫津的大眼眨了眨,開心的點了點頭。

一點也沒有想到自己會得不過是簡易的入門曲。

 

 

這件事一直都存在兩人小小的腦袋中,至於有沒有記得全部。

沒有人知道。

 

***

 

那一日,謝府總是熱鬧。

四月十二日,是謝卓兩家,那兩性之子的生辰。

 

「景睿,你怎麼沒對我說有失遠迎呢?」

景睿到門口迎接宮羽和豫津。

豫津見著景睿就只對宮羽姑娘說有失遠迎,有些不服氣。

「是是,言大公子,是在下有失遠迎了。」

宮羽笑著入內。

景睿則是湊到豫津身旁,在耳邊輕聲的說。

「這次,可別再弄壞蕭了。」

 

長大了,記著的也就是那些。

或是──再大些的記憶;

一聲壞笑,一聲你小子的,還有褪不去的紅暈。

评论(4)
热度(32)
  1. 江北-潮生渡我阿影 转载了此文字
  2. 工藤凉子Yullian阿影 转载了此文字
    甜!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