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心 【藺蘇】

「你們有聽見鈴聲嗎?」

梅長蘇端著剛泡好的茶,才聞了茶香,就突然冒出這一句。

坐在長蘇面前的飛流搖了搖頭,蒙摯更是一頭霧水。

外頭剛下過雨,過了清明,接下來就是穀雨,會越常下雨。

「小殊你說什麼阿?鈴聲?是靖王來訪嗎?」

飛流又搖了搖頭,如果是靖王的話他一定會聽到的。

長蘇笑著摸摸飛流的頭。

「不是密道的聲音,是再小一點的鈴,清脆一點的聲音。」

長蘇放下了茶杯,又替自己倒了一杯茶。

兩人又搖了搖頭。

笑了下,他輕道,「沒關係。」

 

***

 

再送走蒙摯之後,他小睡了一下,醒來時已經天黑了。

整個下午外頭都下著雨,天本來就沒多亮。

不過雨停,月亮一出來整個天到比下午亮多了。

「飛流。」

坐起身子,就看見外頭追著蝶玩的飛流。

白蝶在月光的照映下顯出一種特別的美,像是會發光一樣。

看著毫無心機的孩子總能勾起好心情,他看著飛流聽見他的聲音而跑過來。

 

「你有聽見鈴聲嗎?」

 

飛流搖了搖頭,接著嘟起了嘴。

「重要?」

他的聽力一向極好,怎麼就聽不見蘇哥哥想聽的聲音。

長蘇知道飛流在想什麼,沒有多說,只是拍拍飛流的頭。

「蘇哥哥睡起來有點餓了,幫蘇哥哥拿些吃的東西來好嗎?」

飛流點點頭,喊著吉嬸就離開房間。

長蘇起身到廊邊坐下,雨下著天悶,這時卻涼爽不少。

他看著停在葉上的蝶,小小的嘆了口氣。

 

***

一早外頭就下著雨,和昨晚舒爽的天氣不同。

雖說他的身子不耐寒,但面臨這種潮濕又悶熱的天氣也是很不舒服。

飛流拿著扇子,努力的控制力道,小小力的搧著。

除了雨聲外,沒有其他聲音。

 

「黎綱,去請吉嬸幫我煮碗粉子蛋!」

而劃破這種寂靜的是藺晨的聲音。

一邊拍著身上沾染到的雨水一邊大步的走去長蘇的房間。

這嚷嚷的聲音和熱鬧起來的感覺,讓梅長蘇勾起了嘴角。

「不是說會在久一點?」

梅長蘇泡了一壺茶,藺晨一屁股坐下他就遞過去一杯。

他笑著抽起腰邊的扇子為自己搧風。

長髮隨風飄,讓飛流悄悄的往藺晨身邊挪動。

 

「飛流,你搧自己就好,蘇哥哥不熱。」

飛流睜大了眼,開心的往自己身上搧,風比藺晨搧出的大多了,馬尾被搧著一晃一晃的。

 

「處理好就回來了,哪需要待多久。」

藺晨將手上的茶一口飲下,接著沒個坐像的躺下來。

讓手上的風可以跑些到長蘇身邊。

長蘇只是笑著又為自己倒了茶,沒有說破。

 

***

 

「你有聽見鈴聲嗎?」

 

入夜後,雨果然停了。

今日的月也和昨日的一樣明亮,不同的是沒有那隻如夢如幻的白蝶。

梅長蘇和藺晨一同坐在廊下,一人喝酒,一人飲茶。

 

藺晨才飲下一杯就聽見長蘇突然的發問。

他沒有立即的回答,只是看著飛流懊惱的搖著頭。

他不疾不徐又喝了一杯,放下酒杯後冷不防的將長蘇拉入自己懷中。

「我有聽見。」藺晨在長蘇耳邊輕言,惹得長蘇身子一抖。

卻緊緊的抱住對方。

 

「你真的有聽見?不會是騙人吧?」

 

飛流似乎被甄平帶走了,長蘇在藺晨壞中蹭了蹭,聞著滴下的酒香。

 

「最會騙人的就是你,還問我是不是騙人。」

藺晨輕吻了下長蘇的唇,看著對方酒癮犯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但他不能給他更多的酒,他的身子,嚐過如杯緣上的量就得止住了。

 

藺晨將酒壺整個砸到地上,頓是酒香四溢。

長蘇滿意的聞著酒香喝茶,藺晨將頭埋入對方頸項。

「我會騙人你就跟著我一起騙?」

長蘇望向天上的月,緊握住藺晨的手。

他感受到藺晨呼吸的鼻息溫熱的在頸邊,有種活著的滿足感。

 

藺晨吻了上去。

「不是一起騙,是我完全的相信你。」

 


兩人的笑聲響起,宛如鈴聲。

评论(13)
热度(3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