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空中相見 02 【藺蘇】

*DJ與聽眾的AU

*我就想看他們談戀愛XDD

*可能三篇結束或五篇((希望不會更多XD這篇也多太多設定www

01 

******************

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坐上了地鐵。

他緊握著手機,手指不斷翻找手機裡的相簿,渴求能從相簿中找到什麼。

像是把寄出去的信都拍一張備份之類的。

 

「之後我寄出的信一定都要備份……」

徒勞無功,他無奈的將耳機插上,地鐵已快到站,來回翻找了將近一個小時他也沒發現。

將曲目選自今天早上錄下的廣播,將耳機掛上耳準備出站。

 

聽見耳裡傳來DJ晨晨的聲音,他總不自覺想勾起嘴角,但出了地鐵站,周圍都是行人,即使知道不會有人注意自己的表情,他仍會壓下嘴角,冷著一張臉也不願將對晨晨的笑容顯漏給他人看。

 

***

出地鐵站後約三十分鐘的徒步路程,一棟大梁商業大樓便是梅長蘇工作的地點。

這一棟大梁商業大樓裏頭有許多不同的公司。

目前他在金陵藝能公司中為當紅藝人蕭景琰和穆霓凰寫歌,對外名號為蘇哲。

所以大多人叫他蘇先生。

 

但實際上他是江左貿易商會的會長,在貿易商會上獨佔鰲頭,不過現在屬於半退休狀態,多讓下屬黎綱和甄平去負責,因為他身體不好,這樣一來也是好好養身體。

「看見會長身體好比什麼都重要。」

黎綱曾拭著淚如是說。

「不然以前膝蓋都快叩碎也不見會長去休息。」

甄平也悄悄擦著眼角。

 

梅長蘇在進大樓前將耳機拔下收好。

整了整衣服才踏入大樓,瞄了下時間,今日的地鐵順暢,早了十分鐘。

他按下十三樓,決定進金陵藝能前先到江左貿易看看。

 

「老大,您怎麼來了?是金陵藝能還沒開嗎?」

黎綱眼角瞄見有人就擺頭過去,發現是梅長蘇時直接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想說過來看看而已,最近如何?」

梅長蘇隨意找個椅子坐,甄平就奉上剛泡好的茶。

「一切順利,沒有需要老大操心的。」

黎綱和甄平下意識站得直直在報告,讓長蘇不禁笑了出來。

「我很信任你們,不要那麼緊張。」

兩人見梅長蘇開心的笑也就鬆了一口氣。

「老大最近氣色不錯。」

梅長蘇想著,一定是因為有DJ晨晨的緣故,他每天都有好心情,身體也就隨之好了起來吧,氣色也就不錯了。

他瞄了眼時鐘,該下去了。

「我先下去了。」擺擺手,他按下七樓的按鈕。

 

「老大慢走!」

 

 

***

 

「小殊,今天也很準時。」

蕭景琰要進公司前就看見梅長蘇從電梯出來。

「景琰,早阿。」

兩人一同進了公司,在九點前打了卡。

 

蕭景琰跟著梅長蘇走到位子上,拿了一袋東西。

「這是母親要我帶給你的。」

梅長蘇接過袋子,裡頭是剛烤好的麵包,一打開便香氣四溢,不過他出門前就吃飽了,看這量也可以知道是要他帶回家慢慢吃。

「又讓靜姨費心了。」他輕笑。

「母親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她說她就只是替你國外的父母多照顧你而已。」

景琰靦腆的笑了下,口袋的手機就響了。

「抱歉,是母親,我得下去了,今天有雜誌拍攝。」

「不會,再替我好好謝謝靜姨。」

蕭景琰點點頭就離開了公司。

梅長蘇癱在椅子上,他仰起頭。

梅長蘇,蘇哲,林殊,三個名字,都是他。

 

他原先和父母一起在國外,叫作林殊,不過生了一場大病後林燮和晉陽決定讓他回國休養,並替林殊取了另一名字,希望可以改運。

而蘇哲不過是長蘇不想以本名出現在公司資訊及專輯資訊上而已。

狡兔有三窟,而他有三個名字,其實還挺方便的。

 

他打開同一頻道的電台,雖然這時間並不是DJ晨晨的節目,但是因為中途報時的時候,會是整個電台的DJ隨機報時,所以有時也能聽見DJ晨晨的聲音。

 

***

 

他轉著筆,桌面的紙張有著塗塗寫寫的幾句句子。

他覺得今天好安靜,將記事本拿出來才發現每個人都有事情。

 

『現在時間,中午十二點整,肚子也差不多餓了吧,要去吃午餐喔!』

「阿,是DJ晨晨!」

梅長蘇驚喜的笑了下,原先打算剝著靜姨的麵包果腹就好,但是既然DJ晨晨都這麼說了,那乾脆就去餐廳吃飯好了。

長蘇抓了錢包和手機,確認鑰匙在口袋,將整個公司關好燈後鎖好門。

 

他按下地下二樓,這棟大梁商業大樓有兩個吃飯的地方,地下一樓是美食街,

主張小吃食,和簡餐。

地下二樓則是餐廳,尤其以『吉嬸的廚房』最為有名。

吉嬸煮得一手好菜,美味的料理,親民的價格,門口總是有許多人排著隊。

 

梅長蘇加入排隊隊伍,今天人真的比較少,很快的就進到裡頭。

他坐到吧檯區最靠邊,一旁來了一個也是長髮的青年,隨意拿著橡皮筋就綁起頭髮,讓他看了都覺得痛。

其實平時他是不會注意身旁的人,只是這位青年一坐下就向裡頭嚷嚷。

「吉嬸,老樣子的一碗粉子蛋。」

青年的聲音好聽,不過梅長蘇更注意在怎麼中午只吃一碗粉子蛋這點。

他皺起眉,覺得疑惑但還是決定先看自己的菜單。

決定好要點餐而抬頭的那一刻卻和身旁的青年四目相對。

他嚇了一跳。

「先生是為了菜單而煩惱嗎?」

青年點點眉頭,他才發現原來是在說皺眉的事情。

他一邊搖頭一邊點好餐,突然不曉得是不是該和對方聊下去。

「那來笑一下,人要開心才能過得更快活!」

青年自己先笑了,梅長蘇不得不說,這人笑起來還真好看。

「我是藺晨,先生願意告訴我?」

「梅長蘇。」

他偏頭想了一下,不曉得為什麼原先要說出的蘇哲卻硬生生轉成梅長蘇。

「長蘇阿,真是好聽的名字。」嘴角的弧度又高了些,而他的粉子蛋來了。

「謝謝。」梅長蘇躲避對方盯著自己的目光,直盯著菜單看。

藺晨舀起一口粉子蛋,以極好的心情吃下。

視線沒有移開,這老天還真是有眼,讓他的身邊坐了一位美人。

 

等等就拿著這樣的好心情去看那些信吧。

藺晨心想。

***********

藺晨,美人不追會跑阿!(?

评论(34)
热度(36)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