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問老 【藺蘇】

柔順的青絲在手中,右手持木梳,由上而下。

「你今天怎麼心情那麼好的要為我梳頭?」

藺晨看著外頭的飛流在追鴿子,要不是長蘇在為他梳頭,他早就衝過去了。

長蘇沒有回答藺晨,只是放下梳子,開始為髮分邊,準備開始編辮子。

指尖戳入髮中,將髮分成三條後編織成細辮。

 

藺晨當他太專心所以沒回話,卻看見飛流一臉不高興的走了過來。

「壞人!欺負蘇哥哥!」

說歸說,但飛流不敢對藺晨動手,只能氣沖沖的指著藺晨。

「你這小沒良心的,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欺負你蘇哥哥了,沒看見是你蘇哥哥揪著你藺晨哥哥的小辮子嗎?」

長蘇聞言輕笑,但飛流仍生著氣。

藺晨覺得不對勁,努力的向後瞄,費了一番工夫才瞟見長蘇的臉。

「怎麼了?」

藺晨直接轉過身,青絲離手,讓長蘇驚呼了聲「還沒編完呢!」

飛流找到機會可以撲進長蘇懷中,抓得緊緊的大喊「不難過!」

藺晨不悅,持扇打了一下長蘇的頭,被飛流瞪了一眼。

「有種表情呢,是笑比哭更難看,你要不想笑,就別笑了。」

長蘇到也收起了表情,抓住藺晨的肩就讓他轉過身去坐下。

「好不容易編好又散了。」

他讓飛流到一旁坐好,攬起藺晨的髮繼續編辮。

 

「我說一個故事。」

長蘇的手沒停,藺晨挑起長蘇看不見的眉,任由長蘇編起另一邊的辮。

而飛流則是拍手叫好,他最喜歡聽蘇哥哥說故事。

 

「那是兩位老人的故事。」

 

***

有一天,長蘇坐在梅樹下,無意間聽見的,兩位老人的談話。

那是兩位老人自己的故事;兩人當了近乎一輩子的朋友,年齡相仿,但這裡長蘇為了讓飛流能明白,將年長的那位稱作老老人,年少的那位稱做小老人。

 

老老人和小老人自不惑年後便分隔兩地,期間他們書信往來,一年見個一兩次面,噓寒問暖後再一同回想過往。

兩人有自己的家庭,從一人變兩人,有了孩子後往上增加,卻在年老後變回一人。

老老人笑著對小老人說:「今年你也還活著。」

老老人笑得整張臉都皺了起來,眼睛瞇成了一條縫。

用沒有什麼力氣的拳頭打了一下對方。

小老人不甘示弱的撞了回去,兩人笑成一團。

 

小老人說著小時候的愚蠢無知。

老老人說著十幾二十歲的年少輕狂。

兩人說著而立年後的辛苦打拚,建立家庭。

談著他們才知道的過往,哼著那時的曲調。

卻忘了剛才吃過午膳了沒?

卻開始忘了踏出家門後該怎麼到約定的地點。

 

兩人收起笑容,望著飄下的梅花不語。

風吹著兩人幾乎快沒有的白髮,小老人先說了

「還剩多少?」

 

老老人沒有說話,只是拍拍小老人的肩膀。

 

長蘇回過神來時才發現自己一直盯著兩位老人看,他趕緊撇開視線。

他胡亂的用衣袖擦去淚水,他沒有想到自己的心被撼動了。

 

一句簡單的還剩多少,包含了多少意思?

是生命?還是回憶?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

故事只講到這裡,這讓飛流緊張的問了。

「之後呢?」

 

長蘇輕笑,拿過藺晨的髮飾固定上去。

「隔年我再到同一個地方去時,只看見老老人了。」

飛流扁扁嘴,他不曉得為什麼?

是小老人失約了嗎?他歪過頭努力的想卻想不出來,很想問但是蘇哥哥又一副看起來快哭的樣子。

「飛流先出去玩好嗎?藺晨哥哥有事情要和你蘇哥哥說。」

藺晨臉上沒有任何笑容,飛流知道這種時候通常是重要的事情,識相的點點頭就跑出去了。

 

藺晨轉過身去,果不其然的看見長蘇紅著眼眶。

他想也沒想的抱住長蘇,「你別多想,有我在,想看幾年的梅花哪是問題。」

梅長蘇手中還拿著梳子,便有一下沒一下的梳著藺晨放下的髮。

 

「我只是覺得我和他們有點像。」

 

多少時間過去了,唯有陪在自己身邊的人不變,他們不會離去。

 

長蘇吸吸鼻子,又補了句

「也不像。」

 

不擔心,卻牽掛。

牽掛整個未來還剩多少日子;一聲咳、一口血,就和世界告別?

牽掛太多,放不下。

又要如何含笑離去?

 

「你知道嗎藺晨,他們能夠開心談著過去的時光,像是說也說不完的故事。」

藺晨伸手奪下長蘇手中的木梳,換他替他梳髮。

「你的故事也很精彩,一個人卻有兩種人生可以說。」

「我……年少時的狂放不羈,年長後的陰險狡詐,說出來讓人見笑。

藺晨,最重要的是,他們走得夠遠,頭髮花白。」

藺晨嘆了口氣,將人帶到廊邊坐下,外頭天色極好,與長蘇此時的心境成了對比。

「你就不能想點好的嗎?」

藺晨伸手捏了下長蘇的臉頰,長蘇無辜的看向藺晨,摸著被捏過的地方。

很熱,隱隱作痛。

「閉上眼,想著我們年老時的畫面,滿臉皺紋,青絲化白卻稀疏,笑起來不剩幾顆牙齒,姣好的面容不再。」

長蘇點點頭,似乎真的在想像那畫面,嘴角開始微彎。

「你依舊在我懷裡,稍微親親你仍會說著粗俗,我會突然問你吃過飯了沒,你會說吃過了,吃了三碗的粉子蛋,然後你會用力的捏捏我的腰,大笑著都這樣了還吃了那麼多,接著就問我,你吃過藥了沒有?」

藺晨一邊說著,一邊如自己敘述的抱住長蘇。

長蘇聽得咯咯笑,沒有睜開眼,倒也是摸向了藺晨的腰。

「嘿,你大爺的,現在沒有好嗎?」

拍掉長蘇的手,藺晨繼續講。

「到那時候現在的一切無論好壞,都會成為最美好的往事,只要你信我。」

長蘇睜開眼,才要轉身過去面對藺晨,就對上對方向前的臉。

藺晨牽起長蘇的手,「只要你信我,我們能一起攜手到白頭。」

 

「白頭……」

長蘇知道,他最怕辜負的就是藺晨,因為自己已經欠了對方太多。

承諾一個一個,失信也一個一個。

 

「白頭!」

飛流突然從屋頂下來,將滿懷摘下的白梅全灑在兩人頭上。

藺晨就知道飛流沒有走遠,他笑彎了眼,摸摸飛流的頭。

「飛流好乖,長蘇看見了沒有,連飛流都知道白頭沒那麼困難。」

梅長蘇仍是一臉驚訝,望著藺晨滿頭的白梅,知道自己也是這樣,不禁笑了出來。

他究竟在害怕什麼?

「飛流來,蘇哥哥替你梳頭。」

飛流乖巧的在長蘇前面坐下,藺晨站起身,頭頂的白梅全掉了下來。

他索性撿起來,全放在長蘇頭上。

「可好?」

藺晨看著長蘇的嘴張張闔闔也沒發出聲音,便回房拿了本醫書。

以背靠背的姿勢坐下,感受對方的溫度。

 

「好了,飛流去玩吧。」

長蘇拍拍飛流的肩,飛流頂著長蘇為他梳好的髮,開心的躍上屋頂不見了。

這時長蘇猛然起身,讓藺晨突然失去支撐的向後倒。

這一句你大爺還沒說出口,卻看見長蘇逐漸靠近的臉。

對方快速的在他唇上一吻,呢喃些什麼。

頭上的梅已全掉了下來,染得兩人一身梅香。

藺晨笑彎了眼,伸手攬上對方的肩,使力挺身就是一個長吻。

 

***

 

一聲好。

又是一句新的承諾。

問老,問你是否願意一同到老?

 


攜手共白頭。

评论(5)
热度(43)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