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待 ‧ 千年 (上) 【藺蘇】

*長蘇的靈魂在現代甦醒,與藺晨相遇
*分上下兩篇,以看見為目的XD
*人鬼不殊途,淺淺談戀愛♥

***********************************************

在冰續丹服下,北境烽火平息之後。
果真是大羅神仙也救不了梅長蘇了。

 

那一天,他感受到身邊有需多人,細微的哭聲不斷傳入他耳。
他知道,沒有人敢大聲哭出來。

 

北境仍是漫天大雪,氣溫再低卻也比不過他身子冷。
藺晨的手緊緊攥著他,溫暖的溫度傳來,他不禁微笑。

「還能笑就好。」

藺晨的聲音帶著滿滿的不捨,他想看,看看大家的最後一面,卻連睜開眼的力氣都沒有。

想說話,才了解聲音也發不出了。
最後不過用一個嘴型和大家道別。

 

「不要哭。」

 

***

他再睜開眼的時候,發覺身子輕了許多。
他處在一個略暗卻有微光的地方,微弱的光線可以看見一些物品。
從原先躺著的地方起身,發覺身上著的是最初要和藺晨道別去金陵的那套。
想起了藺晨,便不覺有些感傷。

 

突然,大量的光線照得他睜不開眼,梅長蘇還以為是要去見孟婆了。
一會兒才發現是整間房子都亮了起來。
他四處走動,頭探阿探的,就是沒看見燭火在哪裡。
還看見了許多沒看過的物品。應該說……全部都不一樣了。

難道是他沒有投成胎,不小心走錯路了?

 

腳步聲自外頭傳來,梅長蘇趕緊離開原先的地方向聲音走去。

「是,這間很好,我很喜歡,好了,先掛了。」

談話聲結束,長蘇看見一位男子幾乎是癱軟在……椅子上。
長蘇趕緊過去,就怕是不是不舒服昏倒了。

 那椅子,也就是沙發上頭的男子不過是因為有些疲倦所以躺著休息。
長蘇一到沙發前一瞧,卻愣住了。

 

「……藺晨?」

 

***

他嚇得退後了幾步,不小心碰著櫃子上頭,弄掉了上頭的相框。

「誰?」

藺晨聽見聲響便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他警覺的看向四周,一切就和他倒下前一樣,唯有掉下的相框。

「怎麼掉了?」

藺晨疑惑的起身將相框放回原本的位置。

長蘇和他正面對面。

和昔日的時光相同,他們總靠得這麼近。
眼淚已在眼眶打轉,變好的身體似乎淚腺更加發達了,他情不自禁的抱住對方。

卻只是撲了個空。

「藺晨……」

他忍不住自己的眼淚,卻發現用衣袖擦去時根本沒有水的感覺。
藺晨走回沙發繼續躺著,根本就沒有看見他。

 

他吸吸鼻子,睜大眼睛再仔細看一遍四周。

他才了解現在只不過是以鬼的姿態存在。


而所有的一切都已經不一樣了。

 

***

終於止不住悲傷的情緒,他放聲大哭。

 

室內的燈具開始閃爍,藺晨被一閃一閃的燈弄醒,高頻的聲音在耳邊迴盪,他按按耳朵,不曉得怎麼會開始耳鳴。

本來想說要睡覺所以不理會燈,仍是受了影響,乾脆起身把燈關掉。

 

梅長蘇又再一次看著藺晨向自己靠近,看著對方露出不舒服的表情,才發現可能是自己的問題。
他趕緊止住嗚咽,這一大哭倒也不會不舒服,果然是一副好的身體。
看著藺晨舒緩了眉頭,自己也冷靜下來。

 他跟著藺晨坐到沙發上,剛才還在擔心藺晨睡在椅子上會不會不舒服,才發現這椅子和他們那時的椅子不同,
雖然看起來就不同了,不過這不曉得是什麼做的,摸起來十分柔軟。

他看著藺晨拿出會發光的小盒子,手指快速的動著,接著拿起來對著四周,不曉得在做什麼。

長蘇心想,這藺晨該不會成了風水師,而那小盒子是羅盤吧?

 

在長蘇還在疑惑時,藺晨眼睛一閉,就往一旁倒了過去。
雖然穿透過去了,卻剛好落在長蘇腿上。
長蘇淺淺的笑了下,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藺晨頭上摸了幾下。
這粗俗也不講了,他還是挺喜歡的。

 嘆口氣,他決定要趁著藺晨不在的時候好好了解自己的處境。


他想讓藺晨看見他。

 

***

本該趁藺晨睡著時徹底了解一番的,但長蘇實在是捨不得離開藺晨的身邊,他想看著藺晨。

因為也不能移動,他看著四周,開始從身邊的物品著手。
首先他可以確認,這已經不是大梁了,改朝換代,物換星移,連藺晨的衣服都不一樣了。
他先拿起剛才藺晨使用的羅盤,拿了才發現比自己想像的輕。
似乎是不小心按到開關,畫面亮了起來,嚇得他差點鬆手。

他知道那應該不是羅盤了,長蘇小心翼翼放回桌上。

 

藺晨突然動了一下,接著整個人坐起身,拿了一些物品後就出門了。
長蘇對藺晨的離開感到有點難過,但是這是讓他可以了解一切的好機會。
站起來後卻不曉得該從哪裡開始。
環繞一圈只好先從書籍著手,長蘇走到了書房,裡頭的藏書量很驚人。

讓他不禁想起琅琊閣,這人的性格,似是過了多久都不會改變。
他輕笑,便開始隨意的閱讀。

 

長蘇閱讀的速度很快,雖然資訊量很龐大,但因為都是很新奇的詞彙,倒也是津津樂道。

藺晨已經出去好一陣子,長蘇在懂了一些事情後便將重複性質的書籍跳過。
接著他離開書房,想好好見識現代才有的物品。
剛才在書中也有看見,原來他以為的羅盤,是一種叫做手機的物品,而且還可以做很多事情,像是極好的機關物。 

首先,他拿起桌上的搖控器,對電視螢幕按下了按鈕。

 

 

***

藺晨其實剛買下這間房子,想要找個聚點開店時,路過這棟覺得讓他看得很順眼,就買下來了,一樓是店面,二樓是住家。
跟著老家一起學醫的他,覺得自己也不小了就離開家族的附屬醫院,想到這開個小診所。
裝潢,器具的購買等他在他的監督下進行,睡了好幾天的一樓,這是他第一次回到樓上。
沒想到一回就遇了怪事,雖然以前在醫院也沒少碰過,但好歹他的診所連開幕都還沒,有沒有這麼熱烈歡迎阿,不會是自己帶來的吧?

 

藺晨坐在咖啡廳裡咬著三明治,突然想到了什麼便拿出口袋的手機點開相簿。

「果然有阿……這到底算不算幸運呢?」

無奈的看著照片上頭有些模糊的白影,藺晨和一般人看見靈異照片的反應不同,平靜到似乎常遇到這種事。
喝一口拿鐵,他看著其實人形有些清楚的照片,雖然有些訝異的是穿著古裝,但最驚訝的卻是他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該不會是好幾世前的朋友或情人吧?

 這念頭在藺晨腦袋冒出,卻讓他差點被咖啡噎到。

「電視看太多了……」
總之他認定他家的那位「房客」應該不是壞鬼,藺晨看著外頭逐漸便暗的天,決定待會回去和對方溝通看看好了。

 

***

梅長蘇覺得電視真是有趣極了,裡頭有各式各樣不同的節目,想知道什麼,就轉到對應的頻道,雖然一開始打開時,聲音和影像讓梅長蘇嚇得趕緊關起來,但現在他已經對遙控器得心應手了。

 「現在那麼方便,連鴿子都不用養了。」

長蘇盯著電視上一個有各種寵物的節目,毛茸茸的動物們讓他心花怒放。
不過整個下午看下來,他不禁嘆氣,雖然現代有許多方便的事,這害人的心,古今皆有,令人感到心寒。

 就在梅長蘇還陷在感慨裡時,門被打開了。
他嚇得直轉頭,也沒想到要先關電視,就這樣和藺晨四目相交。
他愣了一秒,才想起電視的事,趕緊拿起遙控器要關掉,卻總是沒辦法按到關閉鈕,不是音量加大,就是頻道亂轉,好不容易才關起電視。

他趕緊回頭看看藺晨的表情,要是被嚇到該怎麼辦才好。

 

沒想到卻是傳來一連串爆笑的聲音。

 
「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緊張,我知道你在。」
藺晨好不容易止住笑之後,對著電視的方向說。
這可讓梅長蘇可真的愣住了?

藺晨居然知道他的存在?難不成是還記得他?

「我想和你好好聊聊,但我看不到你....唔,你好像碰得到東西,來筆談好了。」

藺晨從抽屜拿出一本空白的紙和一支筆放到桌上後,自己坐到沙發上等著。

 「現在我想問你一些問題,你可以用寫的來告訴我答案。」

藺晨看見白紙上出現一些亂畫的痕跡,接著寫下了好字。

「我從照片中有略微看見你的形體,你不是這時代的人吧,想請問是哪個朝代的?」

『大梁』

「大梁?算了我歷史也不太好,那下一個問題,你是男性?」

『是。』

「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聽見這個問題讓長蘇了解他果然不記得,但還是緩緩寫下。

『梅長蘇』

「長蘇阿,真是個好名字,我叫做藺晨。」

藺晨之知道對方名字後覺得特別開心,至少這樣不用再以鬼來稱呼,總覺得有些不禮貌。

『我知道,一樣。』

梅長蘇舉筆停頓了下,才決定寫下這三個字。

 

這換藺晨嚇到了,沒想到自己剛才在咖啡廳胡思亂想還真讓他想對了。

「長蘇你在大梁的時候,是不是也有一個我?」

藺晨下意識的將問題問出來,才發覺自己的問題有些莫名其妙。

紙上卻已經出現答案。

『有,是琅琊閣的少閣主,醫術很好的江湖郎中,不失信不食言,陪我走到最後──』

梅長蘇近乎是忍住了再次哭泣的情緒,才能寫下這句想說的話。



『我最愛的人』

评论(22)
热度(36)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