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待 ‧ 千年 (下)【藺蘇】

 *長蘇的靈魂在現代甦醒,與藺晨相遇

*分上下兩篇,以看見為目的XD
*人鬼不殊途,淺淺談戀愛♥

**********************************

即便是知道大羅神仙也救不會梅長蘇,藺晨到最後一刻也沒有放棄。

三個月,醫書不離手,嘗試著各種方法。

長蘇再怎樣被冰續丹激發體力,那最後終究是將生命燃燒殆盡。

在他知道已經不行的那天,身邊圍著一群人。

『不要哭』的嘴型一出,不過是忍得更多人掉下眼淚罷了。

最後藺晨將大家趕了出去,留他與長蘇兩人獨處。

那是他們最後的時光。

 

長蘇望著藺晨無聲的流下眼淚,藺晨吻去淚珠。

「才叫別人不要哭,自己怎麼哭了。」

沒有等長蘇回覆,藺晨拔下左耳的耳扣,就往長蘇懷裡放。

長蘇抓住藺晨的手,一臉疑惑的看著對方。

「這樣你轉世時,帶著這耳扣我才能找到你。」

藺晨無奈的笑了笑,他居然束手無策到這個地步。

也許帶著他的物品,他的執念,他們能夠在哪一世再度相遇。

 

「下一次見面時,要是能一直走到白頭就好了。」

 

***

藺晨望著紙上的答案,突然湧上一股莫名難過的情緒。

伸手按按,他又開始耳鳴了。

「長蘇,不要哭。」

明明看不見對方,下意識卻向著長蘇伸出手,嘗試要抹去對方臉上的淚。

長蘇將臉靠上藺晨的手,即使雙方仍是沒有觸碰到也滿足了。

長蘇輕笑,在紙上寫著。

『在我死前,對你們說的也是不要哭。』

耳鳴消失了,藺晨看著那一行子,卻感受不到任何開心的情緒。

「也許會花很多時間,不過你願意把你們的一切都跟我說嗎?」

長蘇近乎是不敢相信的望著藺晨,沒想到藺晨會是積極想要了解的。

在紙上寫下略抖的好字,梅長蘇請藺晨拿一本全白的本子來,林殊和梅長蘇的一身加起來雖不過三十年左右,說起來也是不短的一件事。

藺晨拿了兩本本子來,看起來非常期待。

「一本給你寫,另一本是我有問題的時候你回答我的地方。」

長蘇本來想叫藺晨先去休息,畢竟時間不晚,而他出門前還躺在沙發上休息,想必是非常累,但是看藺晨非常興奮的樣子,他也不好意思叫他去睡。

和以前一樣,總是一遇到有興趣的事就會這樣,連休息都不用了。

 

 

***

長蘇從七萬赤焰軍命喪梅嶺開始說,途中藺晨不時的會感到耳鳴。

僅是看著文字的敘述,他也能感受到梅長蘇是怎樣用生命在昭雪舊案這件事上。

他也為那一世的藺晨感到心疼,到最後終究是留不住梅長蘇。

 

一人一鬼就這樣從晚談到早,一本本子也被寫到快完了才終於把一切都講完。

長蘇省略了很多事沒講,反正有些事情發生時,藺晨在南楚,本來就不知道。

雖是如此,藺晨卻仍是由許多小細捷推斷出事情的真相,咄咄逼人的就像是他在現場,另一本本子無奈的寫上真相,長蘇輕嘆,要不是現在真的處在現代,他還以為眼前這位是原本的藺晨。

 

一口氣說完也是暢快,雖然藺晨顯然沒有殘留千年前的記憶,在聽過一切後也沒有一口氣回歸的傾向,長蘇仍是有總如釋重擔的感受。

 

藺晨將本子拿起,很快得在重新閱讀一遍。

他總覺得事情有蹊蹺,他會找到這間讓他一眼就看上的地方,

在入住的時候長蘇也剛好甦醒,他和長蘇在幾千年前是一對戀人,這必定是得有多大的執念才能夠讓兩人再次相遇。

雖然長蘇並不是人,但會以鬼的型式存在勢必是想彌補什麼遺憾。

而且他還看不見長蘇?

以前在醫院時或多或少都會看見一些白影,也曾看過型體挺完整的鬼魂,怎麼就看不見長蘇呢?

 

這不光是長蘇想讓藺晨看見他了,藺晨也起了想見到長蘇的念頭。

他放下本子,向著長蘇急切的問,

「我有沒有和千年前不同的地方?」

長蘇疑惑的看向有些激動的藺晨,不曉得對方是發現了什麼。

『服裝?性格?』

「我也說不上來,我在思考應該能有個關鍵性的物品讓我可以看見你。」

長蘇仔細地盯著藺晨,服裝是完全不同了,畢竟與時代有關。

他離開沙發,走到藺晨身旁,簡直就像是要直接貼著一樣的來回觀察藺晨,看起來都和以前沒什麼不同,不過就是沒有編髮沒有髮飾和……耳扣。

他趕緊在紙上寫下耳扣兩字,讓藺晨疑惑的看著長蘇原本的位置。

『我現在在你左邊一點,不對是我的左邊你的右邊。』

長蘇看著藺晨對著空氣講話覺得好笑,也覺得難過。

「還是能看見會好一點,你說耳扣?」藺晨終於面對正確的方向了。

『銀製的耳扣,藺晨一向扣在左耳上。』

藺晨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左耳,又將本子拿起來看。

「長蘇你確定最後就是你和大家說不要哭而已?」

雖然說不上來,他總覺得不是到那邊就結束了。

長蘇只好再仔細的想一想,但實在沒再想到什麼畫面。

反倒是藺晨靈光一閃,讓長蘇找找看衣袖內有沒有藺晨的耳扣。

藺晨一直認為他能夠在這個時代與長蘇相遇,勢必是千年前的藺晨做了什麼,

以現在小說漫畫和電視劇來說,最有可能的就是什麼物品帶著什麼執念。

『找到了。』

長蘇從懷中找出藺晨的耳扣,其實長蘇就算不寫藺晨也知道了。

他雖看不見長蘇,卻看見長蘇拿在手上的耳扣。

他小心翼翼接過的耳扣,冰涼的觸感不過提醒他現在身體有多熱。

是熱血在浮動,他很期待這一刻的來臨。

 

「戴上去就真的可以看見我嗎?」

藺晨猛然的抬起頭,看向長蘇的位置,那裏仍是什麼也沒有。

「怎麼突然看我?藺晨你看見我了嗎?」

長蘇興奮的走向前,只見藺晨搖頭,對長蘇勾了一個笑容。

「長蘇我聽見你說話了,先別急。」

梅長蘇的聲音一出現就竄入藺晨心中,他感到一到暖流經過,整個心都暖暖的。

他趕緊戴上耳扣,長蘇的身影開始一點一點出現在他眼前,卻在看見他最想看見的那副面容時,整個腦袋像是被人從身後重擊一般,眼前一黑,便失去意識了。

 

「藺晨!」

 

***

「藺晨!藺晨!」

梅長蘇趕緊衝去扶住倒下的藺晨,本以為會直接穿過去,這次卻穩穩地接住。

但他沒心情高興,藺晨怎麼會帶上耳扣就昏過去了?

該不會是藺晨想要致千年後的藺晨於死地,好讓他也變成鬼魂才能夠在一起?

懷中的藺晨動了一下,打斷了長蘇的胡思亂想。

只能說書真的不能亂看,都看了些什麼進去。

「……長…蘇…」

藺晨緩緩地睜開眼,而這一聲可讓長蘇的眼淚確確實實的流出來了,一滴一滴地滴在藺晨臉上。

他伸手抹去對方臉上的淚痕,施力從沙發起身就向前緊緊抱住長蘇。

「我什麼都想起來了。」

藺晨扶住對方的臉,左看右看得像是在確認什麼。

「氣色好多了。」

長蘇也露出笑容,想出聲卻發現還有些哽咽,只好點點頭。

「沒有想到居然可以成功,長蘇,讓你等了那麼久對不起。」

藺晨一臉愧疚,長蘇主動的吻上去以行動告訴藺晨沒有關係。

 

藺晨向長蘇解釋,剛才會昏倒是因為記憶一口氣進到腦裡,不堪負荷才會昏倒。

而千年前的藺晨是在查詢醫書的過程中無意看見的方法,反正也是回天乏術,再試也不會比死更糟糕了。

 

「藺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謝你,我虧欠你得太多了。」

長蘇待聲音平靜一點才開口說話但聲音仍是顫抖的。

「別說謝,什麼都不用。」

藺晨再次將長蘇抱入懷中,下巴靠在長蘇肩上。

「委屈你不為人了,這是我沒有預料到的事。」

長蘇在懷中搖頭,像是眷戀對方體溫般的沒有離開,就這麼靠著說話。

「不為人也無妨,這副身體很好還沒有任何病痛,你不用為了我的身體擔心,而我也能以這種姿態一直陪著你。」

 

藺晨收緊擁抱的力道,感動得無法言語。

長蘇感受到對方細微的顫抖,他抬起頭,看著藺晨難得哭泣的臉。

這次換他吻去他的淚。

 

「命運將我帶向你的身邊,這次我以靈魂的姿態陪著你,必能與你到老,不會再失信於你了。」長蘇的一字一句都是那麼的自信,把藺晨給逗笑了。

 

「那咱們可一言為定。」藺晨吻了下長蘇的鼻頭,看對方也露出笑顏。

 



這一生,必定陪你走到最後。

评论(5)
热度(33)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