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百花深處

*之前看老師放了陳凱歌的百花深處的影片和之後我夢見的夢做結合
所產出的一篇XD

*******************

近日艷陽高照,在陽光底下,他用手背抹去留下的汗水。
身上背著一台自己心愛的單眼,他是藺晨,一個愛旅行的自由攝影家。

實在是太熱了,他進商店去買了一瓶冰涼的運動飲料。
拿了髮圈將自己的長髮綁起,瓶身流下的水珠他抹上后頸。
陽光照得他左耳的銀扣閃耀著。
待會的他即將前往一處曾為皇宮遺址的地區。
但是爭議很大,有人說歷史上根本就沒有那個國家,所以雖為遺址,實則廢墟。
皇宮遺址不過就是個都市傳說般的存在。

其實,他最初對於這地方事沒有任何興趣的。
說也奇怪,自從他某天隨意轉著電視,看見旅遊中介紹不到十秒的這裡;
古大梁遺址。
他就不時會夢見一間屋子,可能是座大宅,人來人往的,而他卻總是看見有一人身著狐裘大衣,手持懷爐,總是神色複雜的看向外頭。
向上看所勾起的側臉很美,整體散發著一股氣質。

明明是夢,他卻總聞到一股梅花香。

一直夢倒也不是辦法,他也無法與夢中的人溝通。
只好上網搜尋古大梁遺址的位置,實際跑一趟。
不得不說這邊看起來,就和網頁上看到的一樣,沒有任和的遺跡維護,雜草叢生。
陽光毒辣的讓他好幾次都想直接回家,但又覺得他夢見的宅子可能就在裡頭。

於是他仍是邁開腳步向前走著。

其實在這種時間點來也好,四周皆是斷垣殘壁的,草還越長越高,要是在這裡待晚了,肯定會像是鬼屋一般。
不過廢墟只要晚了都會像是鬼屋的,想到這點他忍不住大笑。

抓著自己寶貝的相機,隨意走著的同時也會拍幾張。

「都特地到這裡了,就讓我看到阿。」
抹去下巴匯集的汗水,他無奈的喊著,反正現在也只有他一個人在這。
撥開已經長到腰的雜草,他想著要是再高一點就真的無法前進了。
皺起眉頭,想休息卻找不到稍微可以坐的地方,只好找了一顆樹,爬上去坐著。
這視野變高了也是新奇,抓起相機又拍了幾張。
「欸?」
剛才因為陽光太大看不清螢幕,現在剛好有樹蔭可以遮著,也才看輕剛才照的照片。
前面的照片都沒有什麼,就是剛才坐上來後拍的幾張。
本以為是過度曝光,沒想到居然淺淺的出現與夢中相同的大宅。
「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不禁對準了相同的位置,在按下時才發現自己按到了連拍。
其實他想要靠近一點,不過那裡其實已經過不去了,就像是被保護著一樣。
驟然的視線變暗讓他發現太陽被雲遮住了,也許是快下雨了。

他可不想被困在這裡,只好趕緊回程。

回到家後,他將照片拉上電腦,準備進行整理。
傳輸的時間跑去沖了澡。
「這是……靈異事件嗎?」
洗好澡的藺晨一回來看照片,就發現在樹上拍的那些照片,原本只有淺淺的出現大宅畫面,此時,卻是一張張清晰的不得了,完全不像是遺址,而是原本的模樣。
門口寫著「蘇宅」兩字。

但最讓他驚訝的是,連拍的畫面中居然有夢裡的那位男子。
雖然心裡有點毛,但又覺得異常的熟悉。
因為剛好是連拍,他便將照片放入軟體中弄成動畫,看見那名男子笑著對他頷首,白雪紛飛,又彷彿聞到一股梅香。
他已經不想思考現在是夏天怎麼拍出冬天的事了。

他下意識的以手背抹去下巴的汗水,抹了之後才想起他明明有開冷氣怎麼會留那麼多汗。

曾有過的那些,存在了也不被相信過。
他不曉得自己該怎麼證實自己的照片是大梁的痕跡。
就像他不曉得為什麼抹去的是不斷流出的淚水。

都不在了。

评论(11)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