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蚊

他醒的時候,是聽見飛流哭聲的。

 

夏日炎炎,對他來倒是略為舒適,再怎樣炎熱總比體內寒疾復發的好。

蟬鳴聲像是在笑話他們,炎日底下汗流浹背的只能不斷搧著風。

吉嬸在廚房內雖熱但不叫苦,只是多弄幾道冰鎮的甜品給大家消消暑。

飛流可吃個狂了,本就嗜甜,遇上冰鎮後更是愛不釋手。

但就是吃的時候狼吞虎嚥的,糖水總是撒了一些在衣著上。

沒感到黏膩的不適,飛流也就沒那麼在意了。

 

只是沒想到這卻釀成了現在這個局面。

 

長蘇趕緊循著哭聲,原來是飛流的房間。

晏大夫及其他人都待在這了,飛流哭得厲害,身上大大小小的紅腫不少。

「別抓了,再抓就破皮了。」

晏大夫斥喝著,此時吉嬸端著一碗湯藥來了。

飛流看見是黑沉沉的湯藥,皺起眉就是一陣狂搖頭。

「這是外用不是內服的。」晏大夫接過湯藥就命黎綱甄平抓住飛流,開始在那些大小不一的紅腫紅斑上擦上吉嬸熬來的藥草。

 

「蘇哥哥!癢、痛!」

飛流發現了長蘇,死命掙脫後到了對方懷中,身上濃烈的藥草會讓長蘇輕笑。

他拉起飛流的手臂一看,可惜那白皙的皮膚上頭全是紅腫。

「這是……蚊子咬?」

晏大夫點點頭,吩咐待會要再多擦幾遍藥就先離去了。

「飛流吃甜湯時沒個吃樣,弄得身上沾染了糖水才招來一堆蚊子。」

黎綱端著藥,打算請長蘇替飛流抹藥。

「飛流乖,抹了就不癢了。」

長蘇接下,飛流也乖乖地露出身上所有被蚊子咬過的地方,居然連整個背都是,這倒是可憐這孩子了。

「黎綱,庭院清理乾淨一點,不要再有那麼多蚊子了。」

長蘇皺眉的下令,黎綱和甄平也就趕緊帶人去清理院子了。

「飛流好一些後去洗個澡,再到蘇哥哥房裡抹第二次藥。」

飛流乖巧的點點頭,吸吸鼻子,沒有再哭了。

 

入夜後天到涼爽了些,不變的是蚊子仍是沒有離去。

飛流不敢坐在廊下,只敢窩在長蘇身邊。

但有些人就是容易被叮,有些則不易。

長蘇就是不容易被蚊子咬的類型。

吉嬸為了飛流找來了曬乾的柚子皮,在宗主房裡點著驅蚊。

柚子香倒是好聞。

「聽說咱們小飛流受了不少苦。」

藺晨端著一碗像是搗碎的藥草進門,飛流原本想跑卻又礙於外頭有蚊子,同時也被長蘇安撫下來。

「你藺晨哥哥替飛流找來了藥草喔。」

飛流才扁扁嘴的停止逃跑的動作。

藺晨一屁股坐在兩人面前,毫不猶豫的抓過飛流的手臂就是一陣擦。

「消腫,再吃那麼多糖阿!可惜這白皙的皮膚。」

「噗哧。」

藺晨難得嚴肅地對飛流說教,一旁的長蘇卻忍不住笑意,偷笑聲之大讓兩人都轉頭過去看他。

「怎麼了?」

藺晨替飛流擦抹另一隻手,然後讓他脫去上衣轉過去,抹抹後背。

長蘇仍是止不住笑意,一會不笑了才有辦法講話。

「沒有我只是也和你有相同想法,雖然沒有說出來,不過也是可惜了飛流這白皙的皮膚,所以聽著你說出那句話我不小心就笑了。」

飛流見藺晨抹完藥後就趕緊著衣,又撲進長蘇的懷中。

飛流身上滿滿的藥草香,長蘇很喜歡,這樣的飛流像是個大大的香囊。

「這正是你和我除了情意相通外,連腦都通了。」

藺晨笑著把長蘇的手抓來也都抹一遍,冷不防的被打了下手。

「還通腦,我又沒被咬怎麼要抹?」

「雖然蚊子可能怕你血裡有毒,但你的血夠少了,吸不得。」

藺晨擺擺手,就端著藥草走出門了。

看似瀟灑,實則中途回頭幾次,就怕被兩人用書砸。

 

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這可都是怎樣的一家子阿。

藺晨笑著走向廚房要碗粉子蛋吃了。

 

 

當天晚上長蘇睡得很穩,可能是藥草香的關係,也可能是燒柚子皮的香氣。

除了氣味好聞外,也真沒有一隻蚊子來擾。

 

月色明亮,廊外藺晨喝著酒,身影映在門上,雖為一人但一點也不淒涼。

而看似清閒也一點都不閒。

『啪!』

他幾乎是很有技巧的在蚊子接近前就打掉蚊子。

「夏天就是這點令人煩躁。」他搧搧扇子,這扇子已經成為蚊子無法接近他的武器之一。

柚子皮燒著的白煙裊裊向上旋繞。

身旁的飛流難得坐在一旁賞著月,和藺晨比著誰打掉較多的蚊子。

 

藺晨輕笑。

「這次輸了可真要給哥哥跳個孔雀舞阿。」

 

『啪!』


评论(13)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