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x特殊傳說】無妨【黑藺蘇/冰漾】

*這是之前我和瞪羚完雙人問卷時,其中的一個題目
那時候是短打,現在把它補完了XD
*這是我的第三個黑鴿版本XD雖然有點偏向是第一個《往常》的那個

※圖有點小,因為是裁下來的(瞪羚的原檔不知道放去哪了XD)

*******************還是拉個防雷線**********************

他隨意地抓抓睡得蓬亂的頭髮,哈欠一打嘴巴張得老大。

走進冰炎房盥洗完後,想著要下去廚房拿早餐吃,就在大廳看見冰炎和洛安一臉嚴肅也不知道在談些什麼。

本想著要端早餐回房一邊打遊戲,心意一轉就坐到冰炎隔壁。

「學長、洛安早安。」

其實他心裡還是有一點不確定的,這到底是不是個適合他湊過來聽的事情。

也許下一秒他就無聲無息地轉回房間也說不定。

但是四周的大氣精靈在竊笑,應該也不是什麼過於機密的事情。

「漾漾,早安。那麼冰炎,這間事情就麻煩你了,我待會會去公會作任務轉移,晚點你就會收到通知。」

洛安對褚冥漾笑了下,就走出黑館大門。

「褚,土司上的果醬滴到到處都是了,腦子在轉嘴巴也要動。」冰炎一臉看著骯髒物品的厭惡樣,悄悄的往左邊移動了一點。

但還是將衛生紙地給了褚冥漾

「阿,我的草莓醬!」褚冥漾驚慌的將吐司整個塞入嘴,好不容易吞下了才問出方才的疑問。

「洛安將什麼任務交給學長?是太困難嗎?」

將桌面的果醬也擦乾淨後,褚冥漾悠閒地喝著紅茶,一雙大眼眨眨的看著冰炎。

大氣精靈輕拉著冰炎的髮,開心地玩耍,笑聲輕得融入風中。

「洛安有別的事情,所以請我幫忙接任務而已。」

冰炎看著手中的任務報告,隨意地拿起一旁褚冥漾替他倒的紅茶。

 

……梅樹阿。

 

「一開始就交給洛安,想必也是不簡單的事吧,在哪邊?」

大口塞下第二片藍莓吐司,褚冥漾知道大氣精靈們出去了。

「守世界的中國,你今天沒課吧,想要一起去嗎?」

風聲、歌聲驟停。

他沒感受到異樣,只是開心的對冰炎應道:「好!」

「東西收拾一下,等等就出發。」

 

***

也不曉得何時起,他改以一身玄衣。

哀悼、守喪。

梅郎的骨罈安靜地埋在琅琊山,上頭種了一棵梅樹。

他總在樹下,有時是茶一盞,有時是酒一罈。

想起對方總說他恣意快活,何來放不下之事。

握著那雙曾挽過大弓降過烈馬的手,還記得他在耳邊輕言,

「挽不了大弓降不住烈馬又如何?有我在,這雙手只要能牽起我的手就好。」

那一雙眼笑著笑著也就笑出了淚,直到最終一日,也未曾放下。

 

一身酒氣,一身花香。

血紅的眼訴說成魔的事實,走火入魔,也許在梅嶺撿回他時就已經成必然。

風吹騷動樹葉、花落,衣襬輕飛。

他撫著樹身,一臉憐惜的表情也僅有此時,剩下的不過是一雙警備的紅珠。

 

「……長蘇。」

 

和滿是愛意的喃喃。

 

***

在進入移動陣前,冰炎丟了一件羽絨衣給褚冥漾。

「那裏很冷嗎?」

褚冥漾盯著外頭的艷陽,疑惑的偏過頭。

雖然學校有對氣溫進行調節,但不至於氣候顛倒吧?剛才也有說是去中國,所以也不是南半球與北半球的問題?恩,該不會是緯度的問題?

「只有一小部分,為了讓梅花能夠一年四季都開著。」

「梅花?」褚冥漾才剛穿上衣服,下頭的移動陣就開始泛出白光。

 

「是,梅花。」

 

***

 

他拿著長槍,怒視著眼前一棵開得極美的梅樹

「學長,那就是今天的任務目標嗎?」

褚冥漾搔搔頭,他除了覺得梅花開得漂亮外,實在是不覺得哪裡怪。

「對方的功力、換句話說就是道行高你太多了」

沒有等褚冥漾回嘴,冰炎向前走去。

風大了起來,整棵樹搖得厲害,

彷彿在緊告冰炎不能再靠近了。

冰炎怒瞪著樹,也沒有後退,只是放下長槍。

「離開這裡吧。」

 

「我也沒害到人,怎麼就不能待在這?」

風停了,

梅樹下出現一位穿著黑衣紅紋的長髮男子

褚冥漾仔細一看,對方有著和冰炎一樣的紅眼。

「斯人已逝,守著也無用。」冰炎冷冷的說。

而眼前的男子卻勾著笑容,眼裡是說不出的堅定

「何妨,我甘願。」

 

***

「……藺晨」

梅長蘇已沒有多大的力氣說話,比喃喃聲還小的聲音,沒有特別聽根本不會注意到,藺晨守在床邊打著盹,仍是聽見這一絲氣息的呼喚而驚醒。

「怎麼了?哪裡痛嗎?」

藺晨很快的將手搭在長蘇的腕上,越發消逝的脈象讓他不禁垂下臉。

他讓長蘇不要說話,該說的他也知道了。

該交代的,該收尾的一件不差。

嚅著嘴將事情全講過一次得到長蘇滿意的笑容,他仍是執意要開口。

將藺晨喚得在靠近自己一些,唇貼在對方耳垂上,氣息直入耳中,此時藺晨卻開心不起來。

 

「別說了長蘇,多休息。」

藺晨皺起眉頭就起身,將長蘇的棉被重新蓋好後才離開房間。

飛流藉機竄了進來,將頭靠在枕邊,大眼眨巴巴的,讓長蘇憐惜的緩緩抬起手在飛流頭頂摸了幾下。

「飛流……幫我告訴你藺晨哥哥……」

飛流扁著嘴,仍是乖巧的點點頭。

長蘇輕笑。

炭中火芯一動,炭快燒盡,生命也是。

 

「……別想我。」

 

***

其實褚冥漾從頭到尾都覺得這次冰炎的處理方式很奇怪。

也不是沒有遇過類似情形的。

雖說能不動武就不動武,眼前的男子看樣子也是明理人,但立場非常堅定,完全拒絕冰炎提出前往安息之地的要求,但冰炎卻從頭到尾都沒有喚出烽云凋戈。

 

而最後像是達成了什麼協議,兩人互鞠躬就結束了。

風又開始吹動,大量的花香吹來。

褚冥漾還存著疑惑就被轉回黑館了。

 

「學長,結束了嗎?」

褚冥漾很緊張的詢問,他是真的不曉得到底是怎麼結束的?

「本來就只是一個程度上的詢問,像是安全檢測的感覺,沒有驅除的必要,安息之地……算了,究竟是冥府還是安息之地也很模糊。」

冰炎沒有多說,褚冥漾也隱約感覺冰炎心情沒有很好就不多問了。

那一天,他還不曉得冰炎心中有著相同的困擾。

精靈永生,妖師仍有一定的壽命。

褚冥漾會像那位梅長蘇一樣,說出忘了他之類的話語。

他知道會如此,而目前暫且不提吧。

 

***

月夜甚美,樹下人的杯中粼粼波光。

「怎麼可能忘了你,還真是狠心阿。」

酒一罈,花紛落。

藺晨靠在樹上宛如躺在長蘇懷中。

 

他沒錯,無從苛責。

不過是一個癡情,和誰都能落下一聲嘆息。


评论(1)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