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飛鴿情書 【藺蘇】

*寫日常好開心XD
***********

天色甚好,藍得像一片染料潑灑。

白鴿腳繫著信件在天翱翔,風吹順著白羽,不論拍翅還是滑翔時那姿態都十分優美。
偏偏這在飛流眼中就是一副刺眼的景色。
飛流視力極好,手腳也俐落,先不論降落的白鴿,就連飛翔中的也照抓不誤。

手中力道一收,鴿子連掙扎都還來不及就歸西了。
掐死幾隻藺晨心愛的鴿子,下場就是再見到藺晨時被捉弄得變本加厲。

黎綱和甄平總得當鴿子搶救總管。

 

「飛流,那不是藺少閣主的鴿子嗎?」
甄平瞥見飛流手中的一抹白,連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鴿子。

「哼!」氣哼得大,飛流見著甄平來搶鴿子更是收重手上力道。

「別掐別掐,這次的鴿子掐不得!」
黎綱也來了,只好一同出手,奪取飛流手上的鴿子。
他們都知道,對付飛流不能來硬的,要來軟的;
.....總之把宗主給供出來就對了。

爪上的信件以紅繩綑綁。
這次的鴿子真的掐不得阿!

 

「飛流,你忘了上次的小黑屋了嗎?」甄平拿出口袋的糖球吸引飛流注意,一邊讓偷抓不成的黎綱趕緊去叫宗主過來。
「哼!討厭!」飛流一手想奪取糖球,一手又將鴿子握緊了些。
掙扎的鴿子啄著飛流的手,兩爪晃著,更是惹怒了飛流,連糖球都不奪了,收回另一隻手就想掐死鴿子。

 「飛流!」長蘇趕緊喊聲,後頭跟著鬆了一口氣的黎綱。
甄平趁機將鴿子抓過來,將信件取下後交給長蘇後,就將鴿子帶去給晏大夫了,原先晏大夫是醫人不醫禽鳥的,要不是飛流實在太常危害到鴿子安全,上頭又有重要信件,晏大夫才鑽研一些禽鳥相關的醫術。

「你忘了上次的小黑屋了嗎?當心挨罵!」
黎綱見飛流吃鱉的模樣涼涼的補了句,飛流望向長蘇,長蘇只是看著信件然後淺淺的笑著。也真的是怕挨罵,飛流趕緊飛上屋頂跑了。

「欸!」黎綱沒想到人跑了,還沒教訓到阿。
「好了黎綱,鴿子和信件都沒事就好了,飛流以後不掐死鴿子就是很乖了。」後面幾個字還特地加大音量,看來飛流只是躲在屋頂上而已。

「飛流乖!」飛流大聲回答,才真的離開了。
長蘇笑了下,拿著信件走回房也沒說什麼。

 

黎綱本以為會被交代準備回信的鴿子一類的事,卻什麼也沒被交代,愣了下才想通應該是要回來了才不需回信,只好去廚房請吉嬸晚些記得準備一碗粉子蛋。

也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曉得紅繩信件裡頭交代的不是情報而是情話。總見長蘇看了信後耳根紅嘴角彎的,迫不及待就命人磨墨回信,也用上紅繩。

飛流上回會進了小黑屋也是因為紅繩信件的信鴿被飛流藏了起來。
飛流不曉得,比起上好的補藥,那一小卷信件裡的話語才是能讓他蘇哥哥好起來的良藥,心喜,病痛自然少些。

 

當晚,藺晨果然一邊嚷嚷要抓飛流進木桶的進門,也不曉得從哪知曉飛流又想掐死他的鴿子,聲音之大讓蘇宅頓時熱鬧了起來。

飛流丟下吃一半的雞腿落荒而逃,長蘇讓藺晨晚點再去逗弄他,先讓他吃完飯。這可讓飛流了解以後紅繩子的信鴿不可亂抓,連長蘇都不站在他這,真是孤苦無依了。
飛流只好示弱,給了藺晨一隻雞腿,還不情不願的附帶一聲藺晨哥哥才讓長蘇笑著說飛流最乖了藺晨哥哥不欺負。
藺晨也樂得開心。

 

晚膳後兩人一同回房,飛流暫時怕得不敢進房,讓兩人得到獨處的機會。

「長蘇,想我嗎?」
藺晨將對方抱入懷中後,憐惜的撫著長蘇的髮。

 

每每兩人的信件中,藺晨的情話總讓長蘇羞得耳紅,而自己也回應相同程度但收斂一點的情話,唯有在信中,長蘇才能如此坦率。
縱使在藺晨面前再怎麼的毫無保留,情話這種話語仍是很難開口的。

信中就不同。

 

不過若是藺晨傳達自己要回來的那封信,因為無從回信,信中的那份坦率也只好乖乖的表現出來。
將臉埋入對方懷中,不讓藺晨看見自己的表情。
再緩緩的道出那一份情。

「想你。」

 



而代表緣分的紅線總繫著。
信鴿腳上、指頭上、心上。

评论(4)
热度(3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