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預謀【藺蘇】


偉哉瞪羚配圖舔舔!

****************************

城裡總是熱鬧,各式攤販與各式的人,扇子一搧帶過的不過來往的談話聲。沒搧掉的是一家人的聲音。
孩子似乎被衣料吸引,母親摸著孩子說的衣料點頭讚嘆。
父親抱起孩子且捏捏對方的頰,笑著說那就做一套衣裳給孩子吧。
孩子歡天喜地,抱了抱父親再抱抱母親。


他愣愣地搧著扇子,放下的髮被微弱的風吹動著。
四周來往的人沒有人特別看著這一家人,或是愣在那裏的藺晨。
而他卻恰巧與孩子對上眼。 
「哥哥也要來做衣服嗎?」
孩子的母親趕緊將孩子拉住,並對著藺晨道歉。
藺晨只是擺擺手,對孩子一笑著進了布坊。

做一套飛流的衣裳的確不錯。

 

***

庭中流螢紛飛,飛流身手敏捷卻不想真的抓到螢火蟲,只想驚擾的牠們在空中閃爍。
長蘇手中握著空杯,看著飛流玩螢而嘴角微彎。
面對長蘇心情好,藺晨是樂見的,動作輕柔的拿過對方手中的杯,倒了一杯茶。
「活動身體好,怎不去和飛流一同撲螢呢?」
滿杯的茶遞回,沒漏出一滴地停在長蘇眼前,藺晨的惡趣味讓他先原先姿勢啜飲一口後才得以接下杯子,再悄悄的捏下對方的腰。
藺晨的哀鳴聲是讓飛流笑得愉快,似是玉盤也被笑出了雲內。
白鴿映著月光飛來,飛流恰巧被流螢抓著注意,才沒有去抓鴿子,讓鴿子穩穩地落在藺晨手上。俐落的拆下信件,藺晨往上一拋鴿子就飛去停在一旁的枝頭打盹了。

「是什麼重要的事情?我總覺得你今晚就在盼這封信。」
長蘇探頭想過去看信,就被藺晨戳腰,直接倒入藺晨懷中,豆腐被吃到了,信沒看著。
「粗俗!」長蘇恨不得將手中的茶潑在藺晨臉上,又想著不要浪費好茶而放棄了。沒有察覺長蘇內心的糾結,藺晨喚來甄平,吩咐他去城中拿些東西。
平時就被使喚去抓藥的甄平不疑有他,長蘇也是一樣的想法,也不打算起身,躺在藺晨懷中讓對方替他搧風。

 

甄平的手腳是快,不到一個時辰就將藺晨吩咐的東西拿回來了,不過不是藥品,而是衣物。
甄平不能多問些什麼,只好將東西放下後摸摸鼻子離去了。
袋上布坊的名字寫的明顯,長蘇不用問也知道裏頭是衣裳。
「你為自己做了套新衣嗎?總算知道自己只有兩套衣服了?」
不是藍的那套就是白的那套,長蘇挑起眉,看著對方有些驚訝的神情。

「本閣主的衣裳款式相同就相同,反正一臉好皮相,怎麼穿都好看。」
藺晨不服的回嘴,手上仍是俐落地將袋子打開。
「是替咱家飛流做衣服,這孩子整天翻來飛去的,衣服磨損嚴重,飛流──」
長蘇也著喚聲,不然藺晨哪叫得過來。

飛流一靠過來藺晨就將衣服塞入他懷裡,讓他換了穿。
突來的大力道讓飛流不滿的做了鬼臉就想將衣服摔到地上,但長蘇輕聲哄哄,才讓飛流乖乖的穿上藺晨替他做的新衣。

 

***

長蘇剛才有摸過,那是上等的料子,輕便通風又不易磨損。
以前他在宮裡,母親總用相似的料子替他做衣,畢竟他也是個四處亂跑亂爬的熊孩子,出去玩一趟總是這麼跌那裏摔的,不時就得麻煩母親補衣。

 回憶起往事,眼眶就不禁紅了起來,藺晨不是沒有注意到,但現在得忍住攬住對方的衝動,眼前的小飛流就快要做出他預料中的反應了。
「太大!壞人!」
長蘇被飛流的聲音拉回現實,看著眼前的飛流正穿著略大件的衣服,也是平時那套勁裝,但垮垮的就是讓人沒有俐落的感覺。
飛流顯然知道現在的自己應該看起來很好笑,所以很生氣的換回原來的衣服,將藺晨做給他那套略大的衣裳大力的摔在地上,重重踏了幾腳就向外離去了。

 
長蘇愣了一下隨即大笑,這也是為什麼飛流沒有向長蘇求救的原因。
笑得眼淚都擠出來了。
「藺晨,你明明熟知飛流的尺寸。」順過氣後,長蘇才向藺晨投出疑問。
藺晨只是輕笑的撿起衣裳,向長蘇身上比了下。
「我到覺得這尺寸和長蘇你頗合的,要不要試穿看看?」
藺晨將衣裳放到長蘇手上,就離開房門嚷著要吃粉子蛋了。

 
長蘇望著手中的衣服,一時湧上的情緒讓眼淚全漫出了眼眶。
胡亂的用手背抹去眼淚,碎念聲藺晨你大爺的就開始換衣。

 

***

也真是呼嚕吃掉一碗粉子蛋的藺晨回房後就是看到一尊大型飛流……不,是長蘇。
聽見藺晨的腳步聲就回頭的長蘇一臉欣喜。

「果然是好看。」藺晨自後往前抱住長蘇,在頸上就是一吻。
「怎麼突然想要做這一套給我?」
握住對方向前抱住他的手掌,長蘇身上出了一層薄汗,藺晨知道長蘇方才可能去追流螢了。
既然兩手交握,他也藉此搭脈,確定長蘇的脈象沒有因為突來的大量運動而紊亂。

「只是尺寸記錯而已。」
確定脈象正常,藺晨享受著對方身上衣料不同而抱起來不同的時刻。
「你唬不了我,這擺明就是預謀,連飛流都搭近來想逗我開心。」
長蘇望著流螢點點,昔日追螢的畫面又浮在眼前。

糊了眼眶的仍是淚。

想再用衣角抹去,卻因為是新衣而猶豫,由藺晨替他擦去。
「本來也可以作一套林殊的衣裳,但我心眼小,不願意見你變回林殊,我又不認識他,所以就拿飛流下手了,一大一小沒良心穿著相同的衣裳也真是賞心悅目。」藺晨表示長蘇透著一股想玩的心情卻又礙於身上衣服厚重,要不是路過布店他也不會心血來潮。

「梅長蘇很好,雖然認識林殊你不會後悔,但長蘇有藺晨愛著,有什麼不好的。」在對方彆扭的側臉吻了下,長蘇站到庭中將飛流喚來。

 見著長蘇穿著和自己相同的衣服,飛流開心地撲進長蘇懷中。
「蘇哥哥,飛流一樣!」
「對、一樣。」摸著飛流的頭頂,長蘇提議要去追螢,飛流開心的應好。

留藺晨一人坐在廊下,望著兩人開心的玩。
拿過方才冰鎮過的酒,一杯下肚,嘴角是彎不下的歡喜。

 

在這夏夜,還有什麼比眼前美景更能配這好酒呢?

评论(7)
热度(2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