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空中相見06-完 【藺蘇】

*DJ與聽眾的AU

*我就想看他們談戀愛XDD

*這篇根本兩篇量XD但是上一篇都說這篇完結了就不分了XD

*應該會再加一篇尾聲來說一些東西,或是開車XD

01 02 03 04 05

*************************

雖然做出決定靠得是一時衝動,但絕非什麼都沒有想。

應該說,就是想得太多了。

梅長蘇四點就起床,這真是一個尷尬的時間。

倒回床睡很可能會讓自己遲到,只好拿出紙筆開始寫一些歌詞。

 

他想著要是見到DJ晨晨,第一件事要是直接就說請不要更改時段,是不是太過突兀,對方要是問起為什麼,就曝露了自己有在收聽的事實。

這樣一來,馬上就被聯想到梅花酥的。

急切總有自己的理由,以及所包含的心情。

「但是對方的心情……」

無意間喃喃出這句,在寂靜的空間顯得特別突兀,連梅長蘇自己都嚇了一跳。

瞄了一下時間才發現快四點半了,收拾東西就去盥洗。

出來時,望見沒被收起來的筆記本,有著方才所寫的滿滿兩頁的歌詞。

和以往所寫得有一點不同,長蘇想了下,決定不撕掉先留著。

不過最下頭的確寫著對方的心情這幾個字。

電話叫來的計程車已在樓下,長蘇決定一邊搭車一邊思考這個問題。

 

也許是凌晨路上還沒有很多車,計程車很快得就開到了大梁商業大樓。

畢竟平時都十分準時,為了聽廣播所以準時起床,沒有遇過遲到必須搭計程車的情形,這速度快讓他驚訝。

拿出手機來看,也不過四點五十而已。

商業大樓大門是很普通的有個警衛和電梯而已,不過好像正值換班時間所以在警衛室內進行交接,所以長蘇本想和警衛聊天到差不多時間才上樓的想法就直接取消,按了電梯決定先到江左貿易坐一下,因為早餐還沒吃,所以決定去江左貿易拿黎綱的零食先墊一下胃。

 

***

「早安,真早耶,才快五點。」

「咦?」長蘇被身旁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一跳,因為聲音很近。

藺晨突然的現身讓長蘇措手不及,腦袋整個都卡住了。

「早安。」

因為腦內空白的關係才讓他沒有突兀的請對方不要換時段的這要求給說出口

,反而是順著對方的話回答。

平時一副沒有顯現太多情感的臉讓此刻的他也掩飾得很好。

「穆霓凰的經紀人有通知我,說今日的節目直播您也會去,這可真是嚇我一跳,阿,電梯來了,先請。」

藺晨很紳士的按住開關讓長蘇進入電梯,自己進去後也站在按鈕前替長蘇服務。

沒有多想他直接按到頂樓。

長蘇本想說他要去江左貿易的,但讓對方知道自己太多事情解釋起來也有些麻煩,就算他是自己所喜歡的DJ晨晨也一樣,只好跟著藺晨一同到琅琊閣電台。

「前一天才告知很不好意思,因為我的工作並不會干涉到他們的行程,很臨時才知曉,也因為對廣播節目有些興趣,才麻煩霓凰讓我一起來。」

因為站在藺晨的後方,所以長蘇是緊緊盯著藺晨的後腦杓。

也是趁機打量一下,但是這樣太失禮了。

很快就到了頂樓,藺晨仍是按住開關讓長蘇先出去。

 

琅琊閣電台整體的裝潢似乎是以古風為主題,與琅琊閣這名字做對應,一進門還飄著一股略甜的桂花香,要不是看見錄音室和一些設備,這絕對是個讓人跳脫自己置身在商業大樓內的空間氛圍。

藺晨一回頭就看見長蘇露出幸福的笑容。

將要回的話吞回口中,到小廚房弄了兩杯咖啡還烤了吐司,他帶長蘇到小陽台上的座位,一同欣賞朝陽共進早餐。

「還讓您費心準備我的份,真是不好意思。」

長蘇根本沒發現藺晨是什麼時候弄好早餐的,長蘇藉由喝咖啡來掩飾自己的失態。

「不會,其實我剛才有看見您從計程車下來,也沒有拿著早餐或是吃完的包裝,所以猜測應該還沒有吃早餐,就擅自做了您那一份。」

「別用您了,我應該比你小一點,叫我長蘇吧。」

今天的藺晨和在吉嬸的廚房那時不同,一舉一動都非常的得體,談吐間完全看不見那天撩妹般的輕挑。

該不會這就是所謂的工作態度?

「那好,我正愁怎麼叫你呢長蘇,聽聞大家都稱你蘇先生,我也知道你是蘇哲,但畢竟那一日我們在吉嬸的廚房你告訴我的名字是梅長蘇。」

畢竟不想讓美人被嚇跑,藺晨也覺得用您來稱呼太過生疏,想拉近彼此距離卻苦惱於如何稱呼,藺晨這可算是鬆下一口氣。

勾起一個和當天相同的笑容。

 

長蘇看著藺晨似乎鬆了一口氣,才把自己從想太多的漩渦裡拉出。

他剛才思考著藺晨該不會是想探出為什麼有兩個名字而有些苦惱,看來是自己想太多了。

長蘇也的確是想太多了,畢竟他的事情藺晨都調查過了,該知道的早就知道了。

已經快到五點半,兩人都趕緊解決桌上的早餐。

藺晨收拾碗盤時突然提回之前沒回答的那句話。

「電梯裡長蘇你說前一天才告知覺得不好意思這點,我倒是十分開心,你沒有聽我的節目可能不知道,我最喜歡的作詞人就是你喔。」

 

「咦?」

 

***

霓凰和穆青一進門稍微和長蘇打個招呼就開始和藺晨開始討論流程。

大致上就是問那些問題,預想怎麼回答,再來就是配合節目裡的小環節的問答等等。

長蘇就在一旁靜靜地聽著,當初他會想跟來純粹是想見藺晨的理由,並不打算參語節目。

不過現在想想這個決定真是太對了,可以現場參觀DJ晨晨的節目。

從發現這個節目開始,他已經聽了足足三個月的節目,想想還真是相見恨晚。

聽著DJ晨晨的聲音,講著天氣,講著飛鴿傳書的內容,接著自己也開始寫信過去,期望哪一天能夠被DJ晨晨念到。

就像是已經認識DJ晨晨三個月般。

結果第一次被念就是五個問題,現在居然還在廣播現場。

這一切來的太快太幸福,卻快要結束了……

想到這點就不由得覺得難過,長蘇決定走回陽台去吹吹風。

 

「兄長他,非常喜歡您這個節目喔,每天都有收聽,據說已經三個月了。」

霓凰讓穆青站在門口稍作把風,自己開始偷爆長蘇的料。

畢竟自己還是很在意長蘇的幸福,要是可以當成促成的紅娘就太好了。

「沒想到可以得到長蘇的青睞,真是開心。」

藺晨調整著耳機與麥克風一邊做確認的動作,雖然不是看著對方也是很認真的聽與回答。

「長蘇?沒想到兄長居然會告訴您他另一個名字,看來兄長真的很喜歡你。」

霓凰笑得越來越開心,藺晨果然如他所想,是各方面條件都吻合的人。

「之前在吉嬸的廚房時問的,說不定是我搭訕的太過倉促,他才不是說蘇哲那名字吧,畢竟比較有名。」

藺晨稍微避著霓凰有些犀利的眼神,能被美人喜歡很好,但畢竟這個節目即將改變,也許今天就是最後一次有機會見到美人。

「能問您一個問題嗎?」霓凰收起笑容,直接看向藺晨。

距離正式開始時間還有將近五分鐘,

「能回答的我都會回答。」藺晨也跟著收起笑容。

「能否告訴我調整時段的原因?兄長其實沒有打算要跟來的,是因為您打算調整時段對他來說打擊太大,才不顧一切的將聽您廣播的祕密告訴我們。」

就在節目開始前兩分鐘,已經開始準備播放整點報時了。

穆青向霓凰打了暗號,提醒他們長蘇進來了。

「這不是兩分鐘內說的完的,簡單說的話就是跟林殊有關吧。」

「林殊?」

 

『現在時間早上,早上六點整。』

 

在霓凰還在驚訝中時,整點報時的聲音揭開節目的開始。

「這裡是DJ 晨晨,大家早安,我們今天又在空中相見了。」

藺晨一邊說中開場白,一邊覺得霓凰的反應有點奇怪,該不會是知道林殊這人吧?

還有,她說長蘇聽這個廣播三個月了?不就和梅花酥一樣?

等等,梅長蘇……梅花酥?

 

「今天的特別來賓是穆霓凰,請她來跟大家打個招呼!」

藺晨的腦袋很混亂,但節目仍要進行,他決定等等就先進一首歌加一個廣告。

「大家好,我是穆霓凰。」

藺晨不忘了放出拍手音效。

「那我們就來聽聽新歌,大家也不要忘了吃早餐喔!」

霓凰察覺藺晨進歌進的有些倉促,顯然是想趁放歌時間問些問題。

很好,她也有問題要問。

 

***

外頭的長蘇發光著眼看著裡頭進行的模樣,今天的節目也被他設定好錄音了。

外頭聽不見裏頭說的話,隔著一面玻璃,他相信霓凰和DJ晨晨一定聊了很多專業的東西,說不定還會稍微提到他的詞。

但與長蘇所想的不同,裏頭兩人談話的氛圍可不如他所想的開心。

 

「你想問什麼?」霓凰率先發話。

藺晨欲言又止,卻又想到時間不多只好開口。

「你是不是認識林殊,你剛才的反應太不尋常。」

「你先說為什麼會提到林殊?」霓凰還以為藺晨要問梅花酥的事,既然直切入林殊的事,那她只好先問個清楚。

「我老家行業是做醫療的,也差不多是要回去醫院的時候了,我父親將據說是他老友的兒子林殊交給我,讓我逐漸找回從醫的感覺,昨天也才拿到資料,但並沒有照片也不曉得長得是圓是扁。」

音樂播到一半了,霓凰倒是換上了笑容,還一邊對外面的長蘇揮著手。

「咦?你得到解答的反應也很奇怪。」

藺晨順勢也對外頭的長蘇揮著手,看見衝著自己笑的DJ晨晨,長蘇覺得心跳快了一拍,也緩緩地向對方揮手。

「長蘇的筆名是梅花酥對吧。」藺晨一邊笑一邊說著。

霓凰也沒什麼覺得驚訝了,昨天聽廣播知道藺晨也喜歡長蘇後,就了解這兩人一定相互好感。

好,看我推他們一把。

 

「節目結束後,兄長借你,勸你們把話說清楚,不然會後悔的。」

 

***

一個小時的節目很快就過去了,長蘇這才想起來不曉得DJ晨晨今天有沒有說出節目變更的重大消息。

在霓凰出來後趕緊上前去詢問。

「霓凰,今天有重大告知嗎?」

「兄長怎麼不直接問呢?」霓凰指著走出錄音室的DJ晨晨,並對穆青使了眼色,很快兩人就已還有工作為名,離開琅琊閣電台了。

 

兩人速度快得自己來不及跟著走,這才知道自己是被霓凰設計了。

他看見藺晨朝自己走了,明明剛才已經盯著看一小時了,那麼滿是笑容的來仍是覺得心臟不夠力。

稍稍做了深呼吸,長蘇也對藺晨勾起笑臉。

「辛苦了。」

「不會,這工作已經習慣了,只是令妹告訴我你有事情要問我。」

這句話讓長蘇下意識的退後一步,該不會霓凰什麼都跟藺晨說了吧?

他是梅花酥這件事。

不對,只要說了他是梅花酥,每天聽他廣播,聽了三個月,每天都寄信之類的事,就全被知道了。

長蘇感受到自己的耳根子開始發熱,稍微冷靜後打算想外頭跑去。

不對,他這一趟來是希望DJ晨晨不要更換時間。

深呼吸。

「請問藺晨有什麼難處得讓節目做重大變更?」

長蘇看著藺晨的表情非常的認真,他真的非常喜歡這個節目。

非常喜歡DJ晨晨。

 

藺晨轉身到小廚房替兩人都倒了一杯茶,接著帶長蘇到電台裡的辦公室。

畢竟電台裡越來越多人來了,接下來會變得比較吵雜。

兩人在辦公室內面對面坐下。

藺晨看著長蘇喝了一口茶才開始說。

「林殊。」

這兩個字一說出來長蘇就差點將茶給噴了。

要不是藺晨確定長蘇將茶嚥下,肯定會嗆到。

剛才就確定他們對林殊有一定的認知,所以藺晨沒有驚訝,只是繼續說下去。

「其實我老家是醫療相關企業,我原本也是學醫的,只是想要當DJ就接管了這棟大梁商業大樓,開了這間琅琊閣電台,不過最近也該收起自己的任性回去幫忙了,然後父親那邊就讓我去當林殊的家庭醫師來逐漸抓回感覺。」

本來想要壓抑差點嗆到的感覺而繼續喝茶,沒想到聽見藺晨說的話後又嗆到一次。

他要有個家庭醫師,怎麼沒有人知會他?

而且對方居然就是DJ晨晨?

藺晨見長蘇嗆得嚴重,趕緊坐到長蘇身邊替他拍背。

「再喝一些,要小口小口喝,才會舒服一點。」

好不容易好一些後,長蘇要道謝才意識對方坐在自己隔壁。

本來要道謝的話卡在喉嚨又吞回去。

「根本不需要為了我而更改時段。」

 

藺晨以為他自己聽錯了。

「等等,長蘇你就是林殊?」

「是。」

「也是梅花酥?」

「是,等等…霓凰果然什麼都跟你說了。」

長蘇覺得自己是梅花酥這件事比自己是林殊這件事還要令人難為情。

現在已經跑不了了,長蘇自暴自棄的摀起臉。

藺晨笑著將長蘇的手拿開,就看見對方泫然欲泣的臉。

心也跳快了一些。

「藺晨,你不用為了我更改時間,我、我希望你能夠維持原本的時段繼續進行節目,不然我可以請父親向令尊推辭。」

藺晨聽了輕笑,撫上長蘇的臉輕輕地以拇指抹去眼角的眼淚。

「不全然是因為你,同時也是為了這個節目,看了你那些信我才發覺,飛鴿傳書已經變質了,本想著可以利用換時段來更改觀眾群,或是利用縮減時間來改變節目內容,藉此找回初心。」

藺晨向長蘇越靠越近,最後將兩額相抵,眼裡只映下對方的臉。

「不過長蘇,是你讓我找回初心。」

藺晨伸手抱住長蘇,將髮撥到一邊後,將臉埋入肩窩中。

「謝謝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聞言,長蘇身子一顫,沒有伸手再去將眼淚抹去,而是也抱緊了懷中的藺晨。

 

「我願意。」


*********************

結婚!最後就是結婚了!((亂吼

越打越純情我都不好意思了XD這種時候尾聲就好想開車來平衡一下XD

先說一下,同居才好照顧,所以同居了((好快XD

评论(4)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