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父親

*裏頭的CP是藺蘇,但沒有提到太多XD
*父親節快樂!

****************

弦月高掛,即便不如滿月光亮,型的缺陷在星子伴隨依舊是美。
不如說圓有圓,滿的好。缺倒也多了些空間,呼吸更有活的感覺。

 

夏日夜風舒爽,更不用說再一些時間就入秋了。
藺晨持著酒杯也不飲,只是望著月,月光映在臉上柔和表情。
長蘇悄悄伸手探去,就被藺晨另一隻手抓住。

「那才是你的。」
用下巴頂了下長蘇另一側的湯藥,碗裡褐汁沒有任何減少。
長蘇只好淺淺嘟起嘴的端起藥碗一口飲下。

「不跟你鬧了,怎麼了。」擦過嘴就望向看回彎月的藺晨。
「沒事,什麼怎麼了。」藺晨換上笑盈盈的臉蛋牽起長蘇的髮在嘴邊輕吻。

 

逞強。

長蘇在心裡小聲地罵,是心疼。
「…沒事。」仍是執著一副笑顏。

 

***

不過二更,藺晨有事為由回房了。
走之前還將長蘇押回床上,蓋好棉被叮嚀幾句才走。
神情間總不似平時的專心。
這點長蘇還是察覺得出來的,不過他不說。

不說,藺晨不說,他也不說。

 

「偶爾撒撒嬌也無妨阿。」

 抓了床邊一本書,想想還是披上外衣到外頭看看方才未賞完的月。
風吹的涼爽,月旁的雲飄動快,看了也是有趣。
散了是雲,合了也是雲。
終究會歸來的騎著合著的一大片雲,到家的位置散成雲煙。
安全著陸。

「飛流,老閣主回來了嗎?」

 

***

 

「父親。」
藺晨在老閣主房門邊輕喚,不清楚父親是否就寢了。
他才剛接獲父親回來的消息,不知道梳洗過沒。

「晨兒,來,陪我喝一杯。」
手裡提著一壺,也不曉得是從外頭帶回來,還是自己珍藏的。
酒封一開,香氣溢滿整個琅琊閣。

「父親這次回來要待多久。」
藺晨替老閣主斟酒,語氣裡有著以往少有的溫和。
這讓老閣主淺淺勾著笑容,大口飲酒。

家人的距離難抓,總得分開一陣子才會感受到對方的重要。
藺晨的性子他摸得熟,對事總不上心的他也算是了解「負責」這件事。
不愧是他的兒子,也是能撐起大局了。
「很好,很好!」
老閣主也替藺晨倒了酒,突然要他一同對月乾杯,笑語不斷。
不禁被逗笑的藺晨覺得父親可能累了醉了。
但看著父親身子還如此健朗,即便頭髮花白了,體能仍未衰退。
聚少離多,與以前相比卻是增添不少不捨的心情。

「就三四天吧,接下要往另一個方向去見些老朋友呢。」
突然回到藺晨所問的問題,老閣主放下酒杯突然站起來。
「長蘇睡了嗎?明天我再去替他診診脈。」
「那父親先休息吧,我就不打擾父親休息了。」
老閣主伸手阻止藺晨站起,毫無預警的捏過藺晨兩邊臉頰,痛的藺晨眼角都泛淚了直喊疼。

「父親您做什麼!」
「晨兒,為父知道拋下一下去雲遊是有些不負責任,但琅琊閣你經營的有聲有色,長蘇交給你也照顧得不錯,但是──」
老閣主鬆開雙頰,改在藺晨頭上輕拍幾下。

「你仍是我的孩子。」

 孩子,父母眼中的孩子永遠都是孩子。

 

***

「飛流,今夜你藺晨哥哥應該不會過來。」
長蘇拍了拍飛流的頭頂。
回到床上的長蘇腿上有著疑惑的飛流。
「要聽故事嗎?蘇哥哥沒有很想睡。」
二更、亥時。
飛流點著頭後拿了一本上次沒講完的書籍來。

「對蘇哥哥好,講完,睡。」
飛流將書遞給長蘇後,認真地的說完才坐下。
這讓長蘇笑彎了眼,和外頭的月相同的弧度。

 「好。」

***

藺晨抬頭看著父親,忽然感到有些鼻酸。
在一起久了,讓人麻木地認為存在是理所當然。
他顧著長蘇那把生命的火。
卻忘了最親人的蠟燭也許快燒到盡頭。
有一天,滅掉的火只會殘剩少許的燭心,化為飄散的一縷煙。
 

吸了吸鼻子,藺晨讓老閣主坐回自己身旁。
距離比平時要近些。

「父親,您願意說些雲遊時的趣事嗎?」
老閣主大笑著替兩人的酒杯都斟上酒。
「晨兒可別聽到睡著。」

 再一次舉起酒杯讓杯身輕撞。
「不會的。」

藺晨勾起笑容,和外頭的月相同弧度。


评论(4)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