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七月七 【藺蘇】

*七夕情人節快樂!

************************

七月七。

總會下一場大雨。
不論時間點總會下一場,磅礡大雨卻讓知曉的人能會心一笑。
不過炎炎夏日下場雨著實涼爽不少。

 

看著外頭的大雨,藺晨和長蘇只是輕笑不語。
這可折煞飛流了。
又不能出去屋邊玩雨水,兩位哥哥又不說話,但不是在吵架。

整間屋是充斥著外頭的雨聲。
只好玩著木雕的人偶和小鷹,將人偶放在小鷹上飛時卻不穩的掉下來。
匡噹的物品撞擊聲,突然地劃破寂靜。
藺晨和長蘇同時看向飛流,一句怎麼啦都還沒有問出口,飛流就以為被罵而跑出房間了。

「一定是你凶神惡煞的。」
長蘇指著藺晨笑,怕飛流跑去玩雨還是派甄平去看看。

「是,我凶神惡煞,你和藹可親,但他怎麼沒像平時一樣窩去你那呢。」
藺晨拉拉眼角,讓表情變得可怕又可笑。
「孩子總能看清本質,他一定是看見我骨子裡才是惡鬼吧。」
「怎麼扯到那裏去,你不是惡鬼,若不是比別人心都還要善,怎麼會選擇挫骨削皮來洗雪舊案呢。」藺晨將長蘇拉在懷裡,雨下大涼爽,長蘇的身子比氣溫更涼。
略略皺眉的替長蘇診脈,同時也將人裹緊一點。

 「藺晨,今天是七月七。」
外頭雨逐漸變小,待會要是停了肯定能看見不錯的暮色。
「牛郎織女會面哭得如此傷心,你不來哭一下嗎?」
藺晨放下方才診脈的手撫到腰上,輕搔了下讓懷中人咯咯笑。
「我與你天天都能見面,這還掛著哭臉就太不得體了。」
不甘示弱的搔回去,開始了兩人的搔癢大戰。

笑聲充斥整間房,讓飛流在外頭悄悄地看,發現兩人玩了起來,才想進去一起玩就被甄平帶走。


 他們誰也不提,不願提。
不能見面的日子會不會流淚。

 

***

七月七。

牛郎與織女一年一度見面的日子。
傳聞相見後會流淚,所以當天會下一場大雨。
但雨過天青後,天上彩霞遍布,那就是兩人正開心的在喜鵲橋上會面。

酉時,日落時分。

磅礡大雨宛如洗淨萬物,殘留在枝葉上的水珠反射乾淨清晰的景色搭上橙紅的光,從彩霞映下的是牛郎織女喜悅的神情。

 藺晨牽著長蘇,帶著飛流一同到外頭散步。
也許是難得一件的美景讓飛流看傻了眼,整個人都安靜下來,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欣賞。
兩人也一同在飛流身旁坐下。
長蘇趁著這個機會說著牛郎與織女的故事,讓愛聽故事的飛流開心的拍手。聽完故事後飛流卻起身,仔細地看著天上的彩霞,想是要看牛郎和織女在哪裡般。
長蘇看見飛流這樣的舉動覺得很可愛,也不打算阻止,就讓飛流去找。
藺晨則看著長蘇被暮色照得臉色紅潤,美得令他移不開眼。

「這七月也是鬼魂回來的日子,以後有一段時間你我可能如牛郎織女般,一年才能見一次,不過他們的期限是一天,我們則是一個月。」
長蘇仍笑著,嘴裡卻說出如此殘忍的話。

「你在說什麼,有我在,不會這樣。」
藺晨將牽住長蘇的手緊握到發痛的程度。

嘴角則牽起一抹難看的笑容。
「我倆肯定會一起走到頭髮花白,走過酆都鬼城進入地府,到閻王殿前對閻王說我這一生,人生、鬼生,都會一直膩著梅長蘇。」
長蘇既是鼻酸又是對藺晨這段話逗的發笑,一張臉也不曉得該哭還該笑。
笑容扯到嘴邊成了和藺晨一樣的表情。

藺晨撫上長蘇的臉,輕輕地以拇指拉開長蘇的笑容。
「然後在七夕這天偷一隻他們的喜鵲把我倆載回琅琊山。」
也許是對自己的宏圖大業感到滿意,藺晨也是笑開了。
「一定會因為你太重結果像飛流剛才的玩具那般摔下來。」
想起剛才在屋內的事,不用藺晨長蘇也笑得開心。

 他輕輕的將額頭靠向長蘇,兩人眼裡只有彼此。
牛郎與織女肯定也是如此吧。

「不用擔心,那樣的話我會接住你。」

 

***

 

七月七。

昔日的少年已步入老年。
磅礡大雨如昔日那般,雨後的彩霞也如昔日一般。
琅琊閣的弟子總以為老人看著天上的彩霞找著牛郎織女。
卻無人知曉他看著的是藺晨與梅長蘇。

 

「飛流,你要幫我看你藺晨哥哥在我不在後會不會哭的滿臉都是淚。」
宛如大雨。

「飛流,你才要看你蘇哥哥會不會哭的像小孩一樣。」
止不住的磅礡大雨。

 

但雨過天青後總會有美麗的彩霞。
那一日兩人的笑語是他最珍貴的回憶,不會忘記。

「都哭。」
他朝天笑著,眼眶裡的淚卻只不斷流下。

 

飛流也哭。


评论(3)
热度(23)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