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琉璃瓶

*藺蘇+飛流

*柴犬生日快樂!

*********************************************

他拿到一精緻的小琉璃瓶。

雨天時裝裝雨水,水滴落的聲音叮鈴叮鈴的好聽。

不過他也喜歡在晴天時,拿起琉璃瓶裝些清水,在艷陽下光線透過琉璃瓶和水折射出漂亮的光暈。

在月光下也是一樣的,渲著一種夜的幽光。

***

「飛流,蟲不可以放在裡面。」

長蘇見一隻黑蝶被飛流關在琉璃瓶內,時而闔翅、時而拍翅。

美歸美,但不太人道。

 

「他也做。」

飛流委屈的將蝶放出後,指著藺晨說。

藺晨開扇搧著輕笑不語,任長蘇輕捶他大腿。

「你看,你做什麼飛流就學什麼。」

「我可是很快就放出來了,更何況,我那時是一大群蝶,哪是那一隻黑蝶可以比擬的。」藺晨闔扇輕輕將停在長蘇肩上的黑蝶引過來,接著向上一拋任蝶飛翔。

飛流扁扁嘴,他知道藺晨在笑他,但原因他不曉得只覺得委屈。

將琉璃瓶放在一邊,就撲向長蘇的腿上撒嬌。

「飛流,不要理你藺晨哥哥,上一次他抓了蝶來給蘇哥哥看,是因為蘇哥哥不方便出去看蝶,你帶來的黑蝶也很漂亮。」

他輕撫著飛流的髮,飛流則點頭後閉上眼休息。

細細聽著兩人的談話。

「藺晨,你看這夏夜若能來點流螢一定很美。」

一手撫髮,一手飲茶。

不似藺晨飲酒的狂,優雅的一舉一動在月光下令人著迷。

「我的夏夜有你就很美了。」

 

***

隔日也是個好天,將兩人談話聽進去的飛流帶著自己的瑠璃瓶。

在剛入夜時到河邊草叢找著點點螢光。

 

蘇哥哥不方便來,飛流帶回去給他看。

抱持著這個想法,逐漸將琉璃瓶裝滿螢火蟲的飛流,在月光完全灑下後,終於將瓶子裝滿螢。

與月光截然不同,微弱綠光在聚集後的強烈綠光,顯得突兀。

由於封蝶那次被長蘇罵過,飛流這次抓螢不敢封蓋。

只敢用手掌蓋住,且留些空隙。

一路飛快地跑回蘇宅,回到院落看著長蘇和藺晨果然坐在廊邊賞月。

雙手扶著東西其實較難跑步,即便是能飛天的飛流也是如此。

居然就在要喊出聲要獻寶的同時不小心跌倒了。

琉璃瓶內的螢火蟲迅速地向外飛,點點螢光充滿整個院落。

讓藺晨和長蘇不禁驚嘆。

「昨日才說到缺幾隻流螢,今日就來這麼一群。」

長蘇原還因為藥苦在跟藺晨討價還價,看到突來的一群螢,整個笑開了也就乖乖的把藥喝下去。

藺晨當然是喜於樂見,但仍是覺得這一群螢不太尋常。

稍微探望一下就看見飛流坐在另一邊,一人難過地抱著小腿縮成一團。

手裡的瑠璃瓶還殘留著幾隻迷惘不肯飛出的小螢。

他偷偷的拍拍長蘇,示意他看看飛流的方向。

這才恍然大悟,一定是這孩子昨天聽見他所說的,所以今日就跑去抓螢了。

 

於是他倆悄悄的靠過去。

一左一右的將飛流輕抱住,而此時瓶中僅剩一隻螢。

三人皆將月光擋住的情況下,最後的螢光也顯得特別明亮。

飛流雖被兩人嚇了一跳,但卻是確實的展開笑臉。

 

「蘇哥哥知道是飛流抓來的,謝謝飛流。」

長蘇撫著飛流的臉,而對方只是將臉埋入胸懷中,小小聲地說。

「夏夜、美。」

 

***

那次後,長蘇教導飛流不能再拿琉璃瓶裝生物了。

於是飛流又再次將琉璃瓶拿來裝雨和清水。

在陽光和月光下看著反射出的光芒,印得地上有著微弱的七彩斑斕,還因為水的晃動而有著細微波動,彷彿有生命力。

 

但是最近他發現一種更好的玩法。

又是將琉璃小瓶裝水看著的那個午後,飛流將眼靠著琉璃瓶仔細看著,藺晨卻突然出現在眼前,整張臉因水和瓶身的折射放大,嚇得飛流望後退。

「你這小沒良心的,你也沒少看我,不必要成這樣吧?」

藺晨搧著扇,不解這小傢伙的反應。

飛流才想跺腳走人就想起瓶子能夠放大這件事,再一次將琉璃瓶放在眼前。

這次只看藺晨的嘴,一張嘴動個不停的,因瓶子而放大。

 

他便不理會藺晨的碎念,拿著瓶子找長蘇去了。

 

***

「蘇哥哥!」

到房間找到長蘇馬上將琉璃瓶遞出去的飛流,讓長蘇將瓶子放到眼前。

自己則在長蘇眼前咧了張笑臉。

 

「飛流這是怎麼了?」他是看見一張大大的笑臉飛流。

但不是很明白飛流的意思。

藺晨尾隨在後也來到長蘇的房間。

向著長蘇拉拉嘴角。

飛流知道藺晨來了,還做出這動作罕見的沒有生氣。

只是也衝著藺晨一笑。

 

「笑、放大。」

笑容放大,開心放大,心胸放大。

 

 

生命放大。

评论(3)
热度(32)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